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专访科济生物CEO李宗海:做全球领先的原创性CAR-T疗法,我们定了2个上市目标

2017/09/09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首个产品正式获美国FDA批准、吉利德以119亿美元收购Kite Pharma,8月底的这两个重磅事件将CAR-T疗法的2017年推向了新的高潮。近日,生物探索专访了致力于CAR-T治疗实体瘤开发的科济生物创始人兼CEO李宗海博士。成立不到3年,这家中国公司创造了多个“全球首个”,完成了超过2亿元的融资。李宗海博士说:“科济之所以侧重于开发实体瘤CAR-T疗法,是因为实体瘤占所有肿瘤的90%以上,有更多的患者需求,当然挑战也更大。”
2017年,CAR-T疗法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重要时刻。上半年,美国FDA先后为诺华和Kite Pharma两家公司的CAR-T疗法(前者的CTL019,后者的axicabtagene ciloleucel)颁发了优先审评资格。下半年,CAR-T疗法再次迎来开门红:7月,FDA肿瘤药物咨询委员会以10:0的投票结果一致推荐批准诺华的CTL019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儿童和年轻成人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一“10:0”的投票结果为CAR-T疗法能在今年上市打了一剂“强心针”。而就在8月30日,FDA提前一个多月正式批准了诺华的CAR-T疗法Kymriah(tisagenlecleucel,也就是CTL019)上市。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人类历史上批准的首款CAR-T疗法。

除了在监管上捷报连连,刚刚发生的一起收购也让CAR-T疗法的价值再次得到了认可。8月28日,制药巨头吉利德宣布以119亿美元的高价收购Kite Pharma这一CAR-T疗法领头公司。该交易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根据FDA的审评进度,前文提到的Kite公司的CAR-T疗法axicabtagene ciloleucel也有望在第四季度获批上市 。

CAR-T是热门的癌症免疫疗法中备受瞩目的一种细胞疗法。简单来说,这类疗法是从患者体内分离出T细胞,在体外对T细胞进行改造,为其装上能够特异性识别癌细胞的“导航”——嵌合抗原受体(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CAR)后,再将这类“改装后的CAR-T细胞”进行扩增,回输到患者体内,发挥特异的抗癌作用。

目前,CAR-T疗法在恶性血液学肿瘤的治疗中展现出了很强的实力,包括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非霍奇金淋巴瘤等。不过,全球的科研团队和致力于CAR-T疗法研发的公司并没有满足于CAR-T在血癌中的治疗“业绩”,他们正在全力开发CAR-T用于实体瘤治疗。近日启动全球首个针对Claudin18.2靶点的胃癌、胰腺癌CAR-T临床研究的科济生物便是其中一员。

这家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公司,在短短7个月后就启动了脑胶质瘤CAR-T临床试验,8个月后开展了全球首个针对肝细胞癌的CAR-T临床试验。目前,公司已先后完成总额超过2亿元的A轮和B轮融资。此外,科济生物已在香港及美国设立了子公司,并且于2016年年底正式在美国启动了临床前研究。同时,今年4月,公司按GMP标准建立的CAR-T细胞制备中心正式落成。


科济生物创始人兼CEO李宗海博士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让科济生物有如此快的发展速度?为什么公司在CAR-T治疗实体瘤领域能够做到多个全球领先?如何看待CAR-T疗法未来的发展趋势、支付手段等问题?近日,生物探索就这些问题专访了科济生物创始人兼CEO李宗海博士。他说:“科济之所以侧重于开发实体瘤CAR-T疗法,是因为实体瘤占所有肿瘤的90%以上,有更多的患者需求,当然挑战也更大。”

1

团队:CAR-T研发要有一个“总设计师”

目前,在产业界和学术界身兼数职的李宗海博士长期致力于抗肿瘤生物药的研发。2010年,他带领的团队正式开展CAR-T疗法的研究,然而,李宗海博士发现,CAR-T疗法的特殊性使得实验室的设施和经费远不足以支撑其走向临床研究和产业化。2014年10月,科济生物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采访中,李宗海博士毫不避讳地说:“我们希望,借助科济生物这样一个公司平台,通过融资等方式,更好、更快地推动这类新型抗癌疗法的发展。”

除了资金,人才队伍在新药或新疗法的研发中也非常关键。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上海市肿瘤研究所博士生导师的李宗海博士告诉生物探索,放眼全球,好的研发团队很多是在大的研究所或者小型公司。在高校或科研机构中,研究者们能够更加专注、全面地探索其感兴趣的领域。科济生物的研发团队中很多人已经与李宗海博士一起工作了十几年。

此外,他还强调,一个开发CAR-T疗法的公司或团队,需要一个“总设计师”角色的人物存在。“项目的研发需要有一个人来做顶层设计。在科济,毫不谦虚的说,我担当了这样一个角色。”他说。

2

进展:针对实体瘤的CAR-T临床研究结果

据了解,李宗海博士已经发明了70个左右专利,其中包括了在世界上首次证明GPC3是肿瘤特异性靶点。该靶点正是公司开展的全球首个针对肝细胞癌的CAR-T临床试验所使用的靶点。

在今年的ASCO上,科济生物公布了这一临床试验的研究结果。CAR-GPC3-T临床试验展示出了初步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根据今年6月的数据,在已完成的一期临床试验中,13名接受治疗的难治复发性肝细胞癌患者均耐受良好,未出现剂量限制性毒性或3级以上不良反应。在5名可进行疗效评估的患者中,1名患者部分缓解、2名患者病情稳定、2名患者疾病进展。除一名疾病进展的患者死亡外,其他4名患者都仍然存活着。

在此次的采访中,李宗海博士还透露了公司2015年开展的脑胶质瘤CAR-T临床试验的近况。他说:“尽管在入组的4名患者中,有1名患者的肿瘤明显缩小,但很遗憾的是,去年,受魏则西事件的影响,公司暂时暂停了这一临床试验。”

李宗海博士指出,在目前项目比较多的情况下,公司会做一些权衡,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更有潜力的项目上。他还强调,目前国内开展的CAR-T临床研究并不能作为未来CAR-T上市的依据,只是在探索CAR-T疗法的治疗潜能。CAR-T疗法的研发迟早要按照药物研发的申报流程进行,其制备和生产也必须满足监管标准。

3

观点:谈“安全性、异体CAR-T、支付方式”

关于安全性:

今年7月,李宗海博士以通讯作者的身份在Molecular Therap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A Fusion Receptor as a Safety Switch, Detection, and Purification Biomarker for Adoptive Transferred T Cells”的论文。这一研究找到了可作为CAR-T疗法安全开关以及检测和纯化生物标志物的一个融合受体。

李宗海博士称,安全开关技术对于CAR-T细胞治疗非常重要,它可以控制细胞存活,从而减少T细胞治疗所产生的毒性,提高安全性。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中发现的这一安全开关分子对正常组织基本没有毒性,且本身没有免疫原性,因此,适合在人体中使用。他还强调,安全开发在控制CAR-T疗法安全性方面有一定的价值,但是“最上策”其实是不让毒性事件发生,防患于未然。这些方面还有很多研究值得去做。

关于“异体CAR-T”

异体CAR-T技术的T细胞采自健康供体,理论上一个健康供体的T细胞可制备数百名患者需求的CAR-T细胞,这样一来,不仅能够使制备成本大大降低,还能使生产效率和质控管理等方面得到改善。对于CAR-T疗法是否最终必然会走向“异体CAR-T”的道路,李宗海博士说:“这是大家争议比较大的一点。尽管异体CAR-T可能会解决一些产业化和价格方面的难题,但其实这种技术的开发难度会高得多。比如,它需要敲除很多基因,并且要保证敲除的纯度,使细胞进入体内后不会有异体排斥反应。同时,异体CAR-T在体内的持久性问题也仍待探索。”

关于“支付方式”

除了安全性、产业化,CAR-T疗法数十万美元的高昂价格也一直备受争议。首个获批的CAR-T疗法Kymriah最终定价为47.5万美元。有报道称,诺华正在考虑“按疗效付费”的定价方案,如果确定该方案,只需对治疗有效的患者进行收费。对此,李宗海博士认为:“这是不错的、有一定道理的想法。因为,商品只有有价值,才值得消费者去为它买单。不过,在这种支付策略下,Kymriah的价格肯定也不便宜。但这也是诺华对自己疗法有信心的一个表现。按疗效付费能够体现出产品的价值和过人之处。

4

愿景:公司上市和产品上市“齐步走”

采访接近尾声时,当被问及在中国开发CAR-T疗法的挑战,李宗海博士强调了以下三点:1)总体来说,CAR-T领域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而国内由于同质化程度比较明显,因此竞争更为惨烈;2)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CAR-T领域目前最大的挑战都是攻破实体瘤;3)目前来说,尽管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发展了这么久,但我们对肿瘤的认识依然是冰山一角。因此,抛开政策环境、资金等因素,从本质上来说,肿瘤本身才是我们最大的挑战。如何治愈肿瘤是全球共同面对的难题。

最后,谈及公司发展的愿景,他说:“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我希望,2019年,公司可以在资本市场上市;2020年,我们能有第一个CAR-T产品上市。尽管我们现在有一些项目处于全球领先的状态,但是最终能否转化为治病救人的好药还需要数据和时间的验证。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将这些项目做成好药,将科济生物做成全球CAR-T领域的领先企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