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层面的农林研究解决方案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福乐颂:全基因检测,您的私人健康管理顾问

专访盛世泰科CEO余强:精益求新,做一只自主“划桨”的小舟

2017/05/17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他是留美博士,在新药研发领域有着丰富的科研和实战经验。2010年,他选择回国,创业成立盛世泰科。历时7年,他带领团队研发出让良药“入口即化”的闪释技术,开发出媲美国际先进水平的1类降糖新药,取得了多个里程碑式成果。他就是盛世泰科CEO、“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余强博士。


2009年,余强博士萌生一个想法:回国创业!他希望,能够将在美国学到的技术和成果带回去,在中国落地开花,研发出国内患者负担得起的新药和好药。

2010年,带着在医药研发领域丰富的科研和实战经验,余强博士带领初创团队成立了盛世泰科生物医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并在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BioBAY)落户,致力于小分子创新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经历7年的蛰伏和发展,盛世泰科恪守平衡、持续创新,斩获多个里程碑:研发出让良药“入口即化”的闪释技术;开发可媲美国际先进水平的1类降糖新药;多款3类药物拿下药监局的临床批件,用于治疗癌症、多发性硬化症、抑郁症……

1
回国初心:为国内患者提供更好的药物选择

2008-2009年间,余强博士在美国发现了一款治疗Ⅱ型糖尿病的新药,希望能够将它带回国实现产业化。适逢当时的中国正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大力推进产业升级,国家对于海归创业的政策支持越来越成熟。余强博士相信,这一大环境的土壤有利于他的理想生根发芽。

在接受生物探索的采访时,余强博士表示:“当时回国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能够实现产业化,真正造福于国内患者。我们从最基础的分子出发,研发出能够治疗疾病的药物。最终的目标是为国内的患者提供更好的药物选择,同时减轻国家的医疗负担。”

但是,万事开头难。余强博士回国创业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启动资金!“医药研发周期长,当时国内资本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投资相比于国外较为保守。这无疑增加了我们启动创业的难度。”余强博士回忆道,“万般无奈,我们初创团队只能说服家人,自己给自己当了一回天使投资人。”

幸运的是,国家对于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逐年增大。余强博士相继被评选为“千人计划”创业人才、苏州工业云“科技领军人才”,公司新药也成功入围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被纳入国家重点支持轨道,进一步获得资金支持。

2
7年发展:精益求新,构建多条产品线

余强博士认为,初创公司想要得到持久向上的发展,其灵魂和源泉是创新。经历7年的蜕变,盛世泰科始终奉行创新的主线,已建成1000平米的研发实验场地和完善的新药开发公司管理体系,且已有5款药物拿到临床批件。

从1类新药研发、2类闪释制剂平台到3类药开发梯队,盛世泰科在发展自主研发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囊括了针对癌症、糖尿病、精神类疾病、罕见病等多种适应症的产品线,为公司的爆发式成长打下坚实的根基。

1.1类创新药:填补空白,赶超国际先进水平

中国是糖尿病大国,目前已有超1.1亿患者,其中Ⅱ型糖尿病占主要部分。糖尿病虽然属于慢性疾病,但是它会从头到脚带来很多并发症,糖代谢紊乱会对脏腑器官造成损伤。

2006年,默克公司推出首个DPP-Ⅳ抑制剂西格列汀,并获得业界公认。目前,美国已有5款类似药物上市。但是,中国却迟迟没有同样机理的药物出现。“我们的创新产品在哪里?”余强博士反问自己,盛世泰科有责任肩负起填补空白的挑战。功夫不负有心人,余强博士带领团队成功研发出1.1类降糖创新药——盛格列汀。

作为公司的主打产品之一,盛格列汀属于DPP-Ⅳ抑制剂,适用于Ⅱ型糖尿病。

2012年,盛格列汀入围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2017年4月,盛格列汀获得临床批件。

谈及这款新药的优势,余强博士介绍道:首先,它是一款内源性药物,能够确保机体继续分泌胰岛素,调节血糖浓度。相比于传统降糖药,盛格列汀不会引发低血糖、肥胖两大典型副作用。其次,盛格列汀在药效、安全性指标上都显著赶超默克的西格列汀。

“盛格列汀的开发完全由我们自己的团队独立完成,它有望为国内Ⅱ型糖尿病患者提供一种新型高效、低副作用的新选择。”余强博士表示。他希望,在临床试验的有序开展下,这款药能够在2020、2021年上市。

闪释制剂技术:入口即化,攻克“吃药难”

除了1类新药研发之外,盛世泰科还依据自主研发的闪释制剂技术构建了2类药研发平台,针对已上市、有效药物,通过给药方式和剂型的改变,解决临床应用的痛点。

闪释技术的特色在于“入口即化”,以该技术平台研发的2类药物均处于冷冻干燥状态,在口腔唾液的刺激下,固体片会迅速溶解,通过口腔内膜直接进入血液循环。这类药物无需喝水或者咀嚼,有着起效快、便于服用的优势。而且,它可以避免进入消化道系统,减轻对内脏器官的毒副作用。

通过添加固体水果香精或者人造甜味剂,制剂在唾液中溶解的过程中产生令人愉快的水果香和甜味,由此有望解决“良药苦口”的难题。最重要的是,它适用于吞咽困难、不配合用药的特殊患者,例如老人、小孩,神经类疾病患者等等。据悉,药物闪释制剂技术被应用于3.1类药物阿塞那平,用于治疗抑郁、焦虑症。

这一技术是否适用于所有药物类型?余强博士表示,它只限于能够通过口腔内膜被接受的药物分子,而且用药剂量最多不能超过50mg(满足闪释需求)。

3
创业心得:做一只能够自主“划桨”的小舟

余强博士带领团队不断优化药物研发体系和技术平台,力求缩短新药研发的时间。他以盛格列汀为例表示:“不同于国外企业在几十万个分子中进行大规模筛选,我们针对靶点‘有的放矢’,在20至30多个小分子药物中进行筛选、优化和验证,快速找到理想的药物分子。”

医药开发,特别是创新药的研发,是一个周期长、投入大的过程。如何规避风险?余强博士有自己的心得:

他将企业比喻成河海上的一叶小舟,“我们能够看到成功的彼岸,但是得有机会和能力‘划过去’。除了风险投资公司、政府等多方的资金、政策支持之外,我们需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以便我们有能力自己‘划桨’。”他强调道。

盛世泰科利用自己的平台优势和其他企业合作,为他们提供包括药物中间体生产等在内的一系列技术和工艺服务。同时,他们与国内外高校、科研机构展开紧密合作,合理推进实验室成果的产业转化。

4
挂帆济海,任路漫漫其修远

采访中,余强博士多次强调新药研发是一条漫长的路,而且在这条漫漫长路上,需要做到三点——“耐得住寂寞”、“正视失败”、“严谨的科研态度”。

他说:“中国人很聪明,如何将智慧、学识以及政府、社会各界的支持联合在一起,研发出高水平的创新产品,这是我们需要思考并完成的事情。”

采访最后,他与我们分享了盛世泰科的“八字箴言”:盛德、创新、为实、泽世。余强博士认为,只有保持良好的品质、持续的创新、求真的态度、济世的初心,才能迎击风浪、实现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