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专访|美国NIH 研究所Felipe Sierra博士分享衰老生物学“干货”

6 天前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Felipe Sierra博士是美国NIH 衰老研究所衰老生物学的主任。近期,生物探索有幸对他进行了专访。

2017年11月6-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Stem Cells, Aging &Rejuvenation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美国NIH 衰老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衰老生物学主任的Felipe Sierra博士作为嘉宾在会议上做了主题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Felipe Sierra博士长期致力于衰老生物学的研究,是NIH老龄学兴趣小组的创建者和组织者。基于衰老是很多年龄相关的慢性疾病(阿尔兹海默症、心血管疾病、癌症等等)的主要风险因素,这个小组正是集中NIH的研究力量解决这些疾病。

1

老龄学的研究

对于Felipe Sierra博士组织的NIH老龄学兴趣小组,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如何研究衰老和年龄相关不同慢性疾病的关系?年龄相关的老年疾病是否有共性?等问题。

Felipe Sierra博士告诉我们,其实在这些年龄相关的疾病中没有那么多共同性,重要的是它们会在人年纪大的时候出现,但这不只意味着这些疾病是由于年龄增加而出现的疾病。

衰老的过程确实加速了这些疾病的产生,是起因所在。比如阿尔兹海默症出现在人的暮年,并不仅仅是因为蛋白聚集体引起疾病,而是因为衰老的过程,机体无法处理这些聚集体而引起的。

研究年龄相关疾病,确实需要不同的模型。比如在癌症研究中使用小鼠来诱导癌症,一般用的都是年轻的小鼠。目前人们所做的是在年轻动物中研究癌症,然后试图治疗患癌的老年人。在生理状况完全不同的背景下,在年轻动物中起作用的方法在老人身上往往无效。比如免疫系统随着年龄而衰减,免疫疗法在年轻的研究对象上能获得强有力的反应,而老年的则就没有。

另外FelipeSierra博士肯定了将动物模型的结果转化到人类身上是有困难存在的。比如生命的时间跨度上,没有办法做贯穿八十年的研究,而是集中在能否处于健康的状态。另外,在副作用研究上,动物模型处理的是个健康对象,而衰老是很多疾病的综合。比如如果你患有高血脂,医生会开他汀类的降脂药,但他汀类是有很多副作用的药物。而高血脂并不是疾病,只是疾病的反应形式,如果你还年轻则还是需要接受降脂药治疗的。

再回到之前谈的问题,除了在研究模型设置上的不同,重要的是找到这些疾病是否有共性。这些共性不是随着时间流逝而积累的情况,而是衰老的过程如何驱动疾病的发生。这样才能让我们能够有效治疗这些年龄相关的慢性疾病。

2

展望衰老研究

人口老龄化如今已成为一个社会性问题,大家都对衰老研究将来会是什么样应该也很感兴趣,Felipe Sierra博士也对我们展望了一下衰老研究。

Felipe Sierra博士笑着说,自己也不确定将来在衰老研究中最有可能突破的是什么。现在很多二十年前认为是不可能的发明与发现出现了。不同的研究组应用不同的方法在研究,他们用的还是非常基础的方法来研究衰老的过程由什么驱动。其中包括用药物或其他干扰的方法如何影响这个过程。比如现在发现可以用药物特异地杀死那些衰老的细胞而不损害健康的那些,这是这几年刚出现的新领域。

但FelipeSierra博士也说,有一点肯定的是,衰老将成为越来越简单的事物。虽然在不同状况的人中,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

Felipe Sierra博士认为,即使是现在抗衰老治疗已经是真正的科学,当他们开始这个研究的时候还有很多局限性,但在二十年之后人们对衰老的了解多了很多。所以我们可以设想干预衰老过程,很多研究已经进入临床了,抗衰老治疗现在就已经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