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毅博士: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终身教授专访
2013/06/18
潘毅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分布式及云计算,网络技术和生物信息学。在此领域已发表一百五十多篇SCI期刊学术论文,其中五十多篇发表在IEEE Transactions上。生物探索有幸专访到潘毅教授,了解关于生物信息学的发展情况。

潘毅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分布式及云计算,网络技术和生物信息学。在此领域已发表一百五十多篇SCI期刊学术论文,其中五十多篇发表在IEEE Transactions上。生物探索有幸专访到潘毅教授,了解关于生物信息学的发展情况。

潘毅博士生于江苏省。1977年以江苏省应届高中毕业生最好高考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1978年3月入学)。1982年在清华大学获得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1984年在清华大学获得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1987年来美国留学。1991年由美国匹兹堡(Pittsburgh)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同年开始在美国代顿(Dayton)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任教。1996年晋升为副教授。1997年获代顿大学终生教职。目前任乔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系主任,校级杰出教授(Distinguished University Professor),博士生导师;中南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清华大学IV访问讲席教授;并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南大学、西北大学和新疆大学客座教授;中山大学、苏州大学及扬州大学兼职教授。

除了科学研究,潘毅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亚特兰大笔会的成员。他的中文文学作品已发表于《侨报》,《多维时报》,《诗选刊》,《超然诗刊》,《未晚诗刊》,《稻香湖》,《东方女性》等报刊及杂志上。他的中文诗已被诗集《诗行天下 -- 当代海外学子诗词选》录用。

采访语录精选

生物探索:从高考理科状元在到乔治亚洲立大学的终身教授,如何评价自己?

潘毅教授: 我总的来说,性格比较保守,稳扎稳打,不好的就是没有闯劲,失去很多机会。回顾我的人生,我觉得我的性格还是符合稳扎稳打,从出国到最后成为大学教授,我都是选择了比较稳步的位置。当时面临做大学教授还是到公司发展的选择,公司的薪酬很高,但我还是选择成为大学教授,因为我觉得这是我擅长的。

生物探索: 科学研究的理性和文学的感性如何平衡?

潘毅教授: 我的性格里也有感性的部分,但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也许理性的部分更多一点,也就是说对重要的决定我还是要理性。对诗歌的追求,这并不影响人生。我不是文学家,但是写了一些诗歌,很多人对此褒贬不一,我就用科学的方法,投稿到诗歌杂志,后来他们刊登了我的作品,我觉得这是对我作品的认可。人生除了搞科学研究外,应该有一些爱好,也是丰富精神上的追求。有一次一位诗歌杂志主编跟我说,潘教授你应该到理工科大学做诗歌讲座,肯定会受欢迎。因为诗人去做这样的讲座,学生们并不会觉得伟大,因为其本身就是诗人。但是作为科学家,还有这样的情怀做诗歌,理工科的学生会觉得非常了不起。

生物探索: 文学的感性是否会影响科学研究?

潘毅教授: 科学的研究其实有时也是情感的迸发,太理性反而局限你的思维,有些潜意识想到的东西也许对科学也有帮助,所以这两方面结合更好。

生物探索: 为何选择从熟悉的计算机工程转向生物信息学?

潘毅教授: 7年以前,从纯计算机科学向生物信息学的研究进行大的跳跃,当时出于学校系里利益的考量,因为我们新博士系,想要在美国成为知名的系,必须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当时生物信息学就是很好的领域,因为大部分学校计算机专家没有做,主要是生物学家在研究,而生物学家主要用计算机的工具,并不会设计。如果我们投入人力改进这方面,就会取得一定的影响。最终结果也证明我们的决定是对的。

生物探索: 生物医药如何与计算机更好的结合发展?

潘毅教授: 我觉得生物医药有很大的前景,特别是今后有了计算机的分析辅助,很多东西都会个性化,比如说个性化医疗。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时用美国指标去评价亚洲人的病态,我觉得这并不准确,我们的基因不一样,如何结合基因的个性化来对症下药都是主要的研究方向,这对于治疗和预测疾病有很大的帮助。

生物探索: 生物信息学的发展前景如何?

潘毅教授: 为什么说生物信息学的发展前景很好,因为这个新领域已经有一定基础,还需进一步推进,所以有很多研究很做。除了分子学和生物医药学的研究,我们计算机也要处理这些数据量,之前生物学家出了很多数据,我们几分钟完成,我们太快他们太慢。现在他们产生巨大的数据量,我们计算机如何克服这些问题,比如说设计更快的CPU,改进计算机的机理,引入云计算增加储存能力。我很幸运我既是生物信息学,也是云计算的杂志主编。这两者结合我觉得有非常好的前景。

生物探索: 生物信息学发展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如何解决?

潘毅教授: 生物信息学发展至今面临两个主要的挑战。一是东西的精度始终达不到很高。我们的数据里有很多杂音,从两方面来合力解决:生物学家产生的数据能否更加精确,计算机的算法能否更加精确。二是海量的数据,主要是处理的速度不够以及存储量不够,现在炒的比较热的概念是云计算,怎样把很多的计算机构建起来变成大型的机,数据量很高也可以处理,当然技术含量很高。

生物探索: 最后,给现在学生的一些学术和人生的建议?

潘毅教授:对于现在学生的建议是,看准了目标就持之以恒的做下去,我招学生不一定找智商最高的,而是情商比较高而且看得准的学生,这样的学生成才的希望更大。现在很多学生学一点就跳不踏实,其实对人生可能是有影响的,因为人生很短,一直跳来跳去,精力浪费在这个上面并不值得。另外就是要有远见,不要因为近期的一点小利就换方向,并不一定值得。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6/18
    作为元生创投的高级合伙人,李国春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出发,讲述了肿瘤免疫的产业历史和发展,解析了肿瘤免疫的前景和机遇。
  • 2019/06/18
    王俊研究员让大家跟随他的思路先回顾了抗肿瘤免疫研究的发展史——从聚焦肿瘤再到肿瘤局部免疫调节的几经浪潮。随后,他跟大家继续探讨了在抗肿瘤免疫发展过程中不断发现的各种新靶点,以及这些靶点的优势和局限性。
  • 2019/06/18
    百济神州公司生物药部门总监张彤博士在从业的20多年里,取得了十余项发明专利; 尤其在加入百济神州后,参与并共同领导了多个免疫检查点抗体新药的临床前研发项目。他的分享着重围绕 “与FcγR的结合能力显著影响免疫检查点抗体的效果”展开并包含了大量技术层面信息。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