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人类随意支配思维和行动却不受限于“机械”的大脑

2011/12/27 来源:ECO 中文网
分享: 
导读
圣巴巴拉市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迈克尔•葛詹尼加认为“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已经设定好规则的世界当中,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责任代理人并且应该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自从脑部医学成像技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普及开来之后,人们也开始对一个矛盾现象进行深入推敲。显然,这里说的是人脑的机械本质与人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想法和行为这种自身感觉之间的矛盾。圣巴巴拉市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迈克尔•葛詹尼加认为“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已经设定好规则的世界当中,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责任代理人并且应该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人的思维与身体是各自独立的存在这一理论具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它由笛卡尔在17世纪提出。近些年人们对这一观点发生了的看法发生了转变,开始认同人们的思维是被束缚在了肉身中这一观念。许多学者怀疑人类个体倾向于强迫性地进食或过度饮水,并指出人类其他的多种多样的个性特征则是基于遗传基础。葛詹尼加则认为,这些研究固然有用,但并没有揭开人类真实本质的全貌。

葛詹尼加在新书中运用动物实验来论证大脑(的进化发展)是由它面对的任务决定的。他举出的例子是,美洲新大陆食肉蝙蝠与欧洲食肉蝙蝠之间的相似程度超过了它们与近亲美洲新大陆果蝠的相似程度。但他这个逻辑显然不太站得住脚。(因为)他还反对将研究黑猩猩的大脑结构和功能收集到的理论在人体上对号入座。难以让人完全信服的是,葛詹尼加先生呼吁量子力学和复杂性科学能够提供依据,将研究者们从这样的囹圄中解救出来,那就是:人体是一个生物化学系统,人的所有思维活动都是由身体决定的。

通过介绍和说明他的病人是如何为自己的行为给出因果"解释"的,葛詹尼加提出,人们对自己的脑子所经历的改变根本浑然不觉,他的这一理论得到了颇为广泛的认同。他描述了这样一个病人,其道德推理系统已经在医生对其进行分开两个大脑半球的手术时破坏,此后,这个病人认为一个服务员把芝麻送给那些对芝麻不过敏但是服务员认为他们会对芝麻过敏的人这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就在他的判断力所在的脑半球并不能接收到他刚刚所说的讯息的同时,他努力对自己刚刚的反应提供一个解释:他不假思索的说道,芝麻太小了,所以根本不能伤害到任何人。

为了解开文章开头提到的矛盾,葛詹尼加将个体的责任感独立于大脑之外,作为人类社会中两个甚至更多个体之间的存在社会契约的结果。这么做的话,葛詹尼加就巧妙地将人类好坏行为的生理基础去掉了,但说服力还是不够。”谁做主?“——这是人们在探究科学如何盘问人心的过程中广泛运用且乐在其中的一个命题。喜欢探寻诸如思维的来源的读者们是幸运的,人类是否应该予取予求这样的论题确实为科学家们提供了巨大的发挥空间。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