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
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慢性创伤性疾病或为赛场硬汉头号杀手

2011/12/26 来源:New Scientist
分享: 
导读
Boogaard是大脑进行研究的最年轻的职业运动员之一。研究人员对他受伤的程度表示惊讶。“通常慢性创伤性疾病(CTE)出现在30到40岁,但是Boogaard的案例告诉我们早在发病之前就出现了生理学上的改变。”

冰球是考验敏捷性和攻击性的运动项目,而Derek Boogaard则是两项技能兼具。他效力于纽约游骑兵队并担任执行者,执行者是很有攻击性的角色,通常负责与对方球员打架。他今年5月去世,上周他大脑的分析报告公布于众。研究人员表示Boogaard患有退化性疾病,而这种疾病被认为是多次敲击头部所致。但是这种疾病和Boogaard比赛中受到的撞击之间的联系远没有看上去简单。

位于贝德福德退伍军人事务部CSTE的神经疾病专家检查Boogaard的大脑时,找到了慢性创伤性疾病的证据,这是一种渐进的退化性疾病。他是第三位死后前两年被诊断患有慢性创伤性疾病的执行者,第一位去世的时候仍是职业运动员。

其他运动的运动员也受此影响,Dave Duerson是美国足球运动员,曾在80—90年代参加职业比赛,他也有此症状。50岁自杀死亡,他的大脑也在CSTE进行分析。

Boogaard是大脑进行研究的最年轻的职业运动员之一。研究人员对他受伤的程度表示惊讶。CSTE的神经疾病专家Robert Stern说:“年仅28岁,他却有很多创伤。”“通常慢性创伤性疾病(CTE)出现在30到40岁,但是Boogaard的案例告诉我们早在发病之前就出现了生理学上的改变。”

Stem补充道,当大脑额叶出现创伤时就像Boogaard,这些创伤会有一些症状比如侵略性增强和抑制降低。虽然这些症状对日常生活来说不是件好事,但是在运动上比如冰球项目上,它们是受欢迎的。这就导致一种不安的可能性:如果像Boogaard的运动员这么年轻就出现脑损伤,这会促进他们运动上的成功,在更多的负面影响出现之前。

在俄勒冈州尤金的教学研究所研究大脑损伤复原的Bonnie Todis表示这可能是事实。但是尽管这些脑损伤导致了心理或给运动员竞争优势的攻击性变化,这并不代表全部。她说:“你必须对整个大脑受伤情况进行全局考虑”,这就包括对新材料学习的损伤和记忆力差,这些对学习比赛都有问题。

不管Boogaard的比赛如何改变,他大脑的损伤是来自冰球的撞击还是他比赛期间的行为,这不是很清楚。他长期依赖于止痛药,一直他到去世。

Stern说在他最后的两年时间里,Boogaard出现了一些可能和CTE症状一致的改变,但这有可能是因为麻醉药上瘾的缘故。现在没有办法解释哪个先出现或者谁是导火索。

为了准确地确定哪种类型的伤害与这种损伤有关,Stern and colleagues比较一些比赛项目包括冰球的运动员所受到的撞击。他们发现,拳击运动员受到更强的旋转力撞击,而美国橄榄球运动员更多的是线性撞击。

CTE是死后才能诊断出的疾病,Stern和他同事的研究成果有助于了解哪种伤害会导致这种脑损伤。如果研究结果证明某项运动项目和CTE有联系,那么体育主管部分需要重新考虑游戏的规则了。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