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康招聘
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威斯腾促销

人与禽流感病毒共处的这些年

2011/12/23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最近,有两件事情让沉寂许久的“禽流感”三个字又出现在大众视野。一是香港爆发出禽流感疫情,第二件事是为了一篇关于“人造禽流感病毒”的论文,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首次要求Nature和Science杂志删去研究中的某些细节,两家期刊选拒绝。

禽流感

最近,有两件事情让沉寂许久的“禽流感”三个字又出现在大众视野。一是香港爆发出禽流感疫情,香港政府工作人员从21日开始就扑杀1.7万多只家禽,停止市场上活鸡供应,导致在这圣诞元旦来临的时候,冰鲜鸡成了宝,市面价格飙升,连小偷也要凑热闹挖空心思偷上几十只。第二件事是为了一篇关于“人造禽流感病毒”的论文,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首次要求Nature和Science杂志删去研究中的某些细节,着实让 Nature和Science犯难。最后几经思虑,两家期刊还是选择了拒绝。其中的原委是什么?禽流感病毒又是何方神圣?且让我们慢慢回顾一下……

禽流感病毒最初是在1878年的意大利发现,当时还不叫“禽流感”,叫做“鸡瘟”,因为它只在家禽中间传播,受害者都是那些鸡鸭等家禽。1983年美国爆发了一次,1700万只家禽死亡,美国损失相当惨重,将近6500万元。也许一直在鸡鸭野鸟等动物身上传来传去很没意思,这些病毒开始转向人了。1997年是一个转折点。当年8月,香港一个3岁的男孩因为感染禽流感病毒而死亡,这是全球首个人类感染禽流感的个案。当年,香港共有18人感染禽流感病毒,6人死亡,130多万只鸡被宰杀。紧接着到了2003年,荷兰爆发禽流感疫情,约900个农场内的1400万只家禽被隔离,1800多万只病鸡被宰杀,80人受到感染,其中1人死亡。就这样,禽流感开始慢慢走向人类,时不时地突然在某一个地区爆发一下,但由于人类已经对此很警觉,所以基本上都控制住了。

禽流感,顾名思义,在禽之间传播的流行性感冒,它只能通过禽传染人,不能通过人传染给人。这是最初的定义。禽流感是由甲型流感病毒引起的。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甲型流感病毒。甲型流感病毒是流感的一种。我们通常所说的流感,是由甲(A)、乙(B)、丙(C)三型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人类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甲型和乙型,特别是甲型可引起人类流感大流行,丙型仅引起散在病例。甲型流感病毒具有血凝素(H)和神经氨酸酶(N)两种表面抗原,H和N又可进一步细分,H可分为H1~H15,N可分为N1~N9。不同的血凝素和不同的神经氨酸酶会组成一个个具有不同抗原性和致病性的流感病毒,专业术语称之为流感病毒亚型。上面所说的造成人类感染的禽流感病毒属于甲型流感病毒H5N1亚型,而只造成鸡鸭鸟大面积感染属于H5N5、H7N7或其他亚型。在所有类型中,H5N1型禽流感病毒是侵犯人类最多的,因此我们想办法对抗的主要也就是H5N1型及其变种。

当家禽不幸感染上禽流感病毒之后,会出现极度沉郁、头部和脸部水肿、脚鳞出血、神经紊乱、腹泻、角膜炎症、失明等症状,最后导致死亡。当人感染之后,情况虽然没有这么严重和突然,但也很让人遭罪:高热、流涕、鼻塞、咳嗽、咽痛、头痛、全身不适、恶心、腹痛、腹泻、眼部感染、胸腔积液等。有些病人免疫力差或者治疗不及时,也会出现更致命的症状,甚至导致死亡。人类换禽流感的病死率可不是一个小数,它高达30%以上!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香港这次在扑杀了1.7万只鸡的同时,严肃地把应变级别由戒备提至严重。

禽流感病毒的抵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它可以在低温、较为恶劣的环境下自在生存。例如它可以在0℃水中存活超过30天;在冷冻的禽肉和骨髓中,可存活10个月;在干燥的尘土中,可存活14天;在较低温度下,可在污染的粪便中存活至少3个月。但是所谓“丑恶的事情总见不得光”,禽流感病毒非常怕阳光,也怕热。把它拎出来,放在直射阳光下,40—48小时它就会被灭活。而稍稍加热(60℃30分种,100℃1分钟),或者用普通的消毒剂(福尔马林、碘复合物等)喷一下,就可以把它们杀灭。

但是,我们并不能总是等到禽流感来了以后,拼命用阳光去照射,往我们体内体外喷洒消毒剂,同时还追杀那些可怜又无辜的家禽,把它们也搅得不得安生。这样太被动了,我们要防患于未然。于是,全球各国都开始关注人用禽流感疫苗的研发。2007年4月,美国FDA首次批准了法国赛诺菲•安万特以越南患者体内分离的A/Vietnam/1203/2004株禽流感病毒生产的灭活疫苗。葛兰素史克开发了含佐剂的H5N1灭活疫苗,临床证实效果不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的人用禽流感研发情况。在这方面,我国并不比发达国家落后。2009年2月,我国科兴公司开发了H5N1人用禽流感灭活疫苗,临床试验证明,它是安全和有效的。现在它已获得国家批准,能够大批量生产。目前所有针对H5N1型开发的人用禽流感疫苗仅仅是用作战略储备的,只在可能发生H5N1大流行时由政府统一发放,并不会在市场上出售。

但是,有了疫苗就万事大吉了吗?事实不是这样的。禽流感病毒并非一直不变,在多年和家禽及人类对峙的过程中,它们也会产生变种,加强自身威力,这时原有的疫苗就失去了作用。实际上,这些未知的变种才是人类的威胁所在。因此,有一个美好的设想就出现了:在这个变种出现之前,人类何不自己培育出一些变种试试?人们可以就此研究出禽流感病毒在人之间的传播模式。这样,等到真的疫情爆发时,人类早就做好准备,只等给那时候的禽流感病毒一个迎头痛击了。

这时候,荷兰病毒学家Ron Fouchier带着自己人造的H5N1禽流感病毒出现了。他就是据此用意,利用基因技术,在实验室里培育出了这种高致命性病毒。Fouchier的初衷是很好的,但是没想到,这个病毒一出现,就把科学界搅得沸沸扬扬。一些媒体宣称,这种病毒能够轻易在雪豹之间快速传播,那么它也可能在数以百万计的人群之间快速传播。这让诸多人们在担心2012世界末日的基础上,又多了一层深深的担忧:这些病毒从实验室外泄怎么办?假如在新一轮更强势的禽流感疫情来临之前,这些病毒落入了恶人之手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着人们又要面临新的更致命的生化武器?人们似乎可以想象:高致命性禽流感四处蔓延,世界一片肃杀,地上满是人和鸡鸭禽兽的尸体,幸存的人们蒙头遮脸,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假如有上帝的话,相信上帝看到这个场景也要掩面叹息。

正是基于此考虑,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NSABB)找到权威学术期刊 Science 和Nature ,向他们提出“非强制性建议”,要求两家杂志只笼统概括一下这次禽流感研究的成果,将实验室培育病毒变种方法的关键细节隐去,不要被外人看到。结果很无情地遭到了两家期刊的拒绝。两家期刊认为,NSABB的这一要求限制了公众获取可能推进公共健康进程的信息,很多相关研究领域的科学家需要知道研究细节。

这个事情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它留给人们的争议还没有停止。有科学家说,这个病毒真是我在实验室里见过的最厉害的病毒,它甚至都有可能改变历史。当然,这不排除炒作嫌疑。有的科学家则用一种人类特有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病毒算什么?人类怎么可能会被区区一个小病毒毁灭呢?从人类进化的角度来说,病毒毁灭人类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那它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当然,这是他们的看法,我们谁也不能准确预测病毒或者人类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我们能确知的就是,自从人类出现以来,我们与病毒的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战胜病毒,在过去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在现在和将来,即使我们有着高速发展的生物技术和科学,它依然显得任重而道远。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