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解构朝鲜:金家王朝的动物行为生态学分析

2011/12/22 来源:果壳网
分享: 
导读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在岁末引发了来自各方的议论,科学界也不例外。行为生态学研究者汉博林在《科学美国人》网站博客频道发表文章,从动物行为学的角度,对朝鲜领袖以及领袖治下的朝鲜进行了分析。

很难为这个故事写一个漂亮的开头: 69 岁的金正日死于心脏病。也很难否认这样一个事实:他就像一场惨烈的火车事故般引人瞩目。作为领袖的金将军是如此吸引我,而他身处的社会也无法让人忽视。作为一个国家,朝鲜避世隐居、压抑闭塞,勉强够自给自足,信息无论流入还是流出都只能点滴渗漏。金家的朝鲜,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充斥着对最高领袖的个人崇拜,在一个极权主义者的领导下(过去是,现在也是)经济体制压制重重,社会活动诸多限制。

现在,金正日死了,关于朝鲜,曾经困扰着我的问题又涌上心头:这样一个社会是如何演化出来,又是怎样自我运转的?

这个问题涉及到很多学科,包括(但不仅限于):社会学、心理学、传媒学、政治科学以及经济学。不过,它现在也成了行为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相关的话题。我认为,行为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领域的一些新近成果,尤其是行为生物学中关于动物群体动力学和社群领袖方面的研究所取得的进展,能够在这件事情上给我们以启示。

动物群体动力学和社群领袖方面的研究启示

在一篇论文中,安德鲁 • 金(Andrew King)等人提出了两个我们可以应用于金正日身上的问题:

谁领导群体?是怎样领导的?

有很多原因造成了群体中一些个体成为领导者;在动物的群体中,成为领袖的要素包括:

动力。最饥饿的鱼会选择比较危险的浅滩捕食。

个性。 “胆子大、有魄力” 这样的个性会促使个体极力表现自己,指挥群体前进的方向(基于我个人在读博士时关于群体觅食的研究)。

控制力。很多动物,包括灵长类和狼,都会在它们的群体里划分等级。个体会通过某些方式确定自己在等级系统中的优势,例如恐吓、挑衅乃至战斗,而领导者居于整个等级金字塔的顶端。著名的神经内分泌学家罗伯特 • 萨波斯基(Robert Sapolsky)指出,处于等级系统的顶端会带来很多压力,成为专制社会的独裁领袖会给健康带来负面影响。而金将军罹患心脏病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如此。萨波斯基坚称,动物世界中的这种现象在人类社会里也是存在的,而这正是朝鲜的新领袖金正恩即将付出的代价!

经验。个人的见识对群体也是有用的。知晓掠食者的信息或者找得到食物丰沛的觅食地,能够成为领导者保有地位的天然优势。

安德鲁•金等人还研究了领袖是怎样领导一个群体的。值得注目的是他们将被动的领导和主动的领导区分了开来。前者是群体成为某种状态时自然发生的结构属性,而主动的领导者意图明显,他们会让同伴选择是否跟随。研究者指出,消极的领导者仅仅是凭借他们的日常的行动来施加领导力,而有这样的领袖的群体,其内部个体间的利益冲突很少。

伊恩 • 库辛(Iain Couzin)的团队也研究了这一主题,他们发现,少数经验丰富的个体在群体迁徙过程中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库辛等人还证明了,这一结论也适用于人类。另一方面,主动的领导者会试图控制群体的移动方向,从而激起部分跟随者的主动选择。例如,宽吻海豚会用杂技一般的动作传递信息,试图去影响其群体的迁徙。

胜利者效应与领导人权威的构建

当然,试图去解释金正日对朝鲜人民的统治是很复杂的,事实上他的统治是继承于他的父亲金日成的。许多灵长类动物也有社会地位的继承现象,但据我所知,这种行为更常见于雌性或是在斑鬣狗。但我相信,这些有关动物社群演化的研究对于我们剖析朝鲜的社会体制是有用的。假如不考虑历史中的伟人定律,人类社会中社群构建与领导人权威的建立也会是类似的一个过程。

朝鲜对信息和贸易的管制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有关人类和其它动物使用信息方面的论文实在太多太多,不过还是说一个:有证据显示,对于灵长类来说获取其它个体的信息以及从其它个体那获取社交信息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模型还是实际观察都证实,利用信息,以及保有一个好名声能带来地位上的优势,也就是说所谓的 “胜利者和失败者效应” 看起来在动物王国里也是普遍存在的。

这在人类身上可以称之为 “自信心”,来自于动物在于其他个体的社交活动中所收集到的信息。这个效应不仅能预测动物相互间矛盾冲突的结果,还能使动物社群进化出高度结构化的等级制度。在胜利者效应与对最高领袖的个人崇拜之间寻找共同点很有趣,金将军是胜利者效应再好不过的例子(这也能在逻辑上解释朝鲜政府为啥经常搞出些 “奇葩之事”)。

尽管不少曾困扰着我们的难题已经被解决,但彻底解释清楚动物的领导是如何将个体团结成一个有内聚力的集体为时尚早。近年来,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实际观察都有令人激动的进展,基于这些进展,我们从未如此接近于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讨厌作预言——没有什么比妄言未来更不合适,但我依旧要说,我相信我能够看到动物以及人类的社群研究将对我们的认识产生重大影响。如果能利用我们对动物群体行为演化上的知识增进我们对社会和文化的认识,我们对金正恩的朝鲜的理解将比对金正日的朝鲜的理解要好得多。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