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解读脑损伤后获得惊人能力的六个人

2011/12/09 来源:译言网
分享: 
导读
在现实生活中,经历过恼人事件的人(比如被闪电击中或切除部分大脑)不会突然发现自己获得热视觉或飞行之类新的超级能力。然而,确实有人在经历了这类恼人事件之后获得超级绘画的能力。

在现实生活中,经历过恼人事件的人(比如被闪电击中或切除部分大脑)不会突然发现自己获得热视觉或飞行之类新的超级能力。然而,确实有人在经历了这类恼人事件之后获得超级绘画的能力。这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现象,这些人确实也是因祸得福。

1 罹患神秘疾病,获超级记忆力和绘画能力的人

1960年代,30几岁的意大利移民弗朗哥•马格纳尼(Franco Magnani)迁居旧金山后,就患上了一种热病——他烧到有时候会出现精神错乱,发作癫痫。后来,马格纳尼开始疯狂地做一些生动的梦,要么回忆童年时期故乡意大利庞蒂图(Pontito)的情景。马格纳尼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回老家,但是他的梦境非常有趣,充满细节,好像他的癫痫以某种方式从他大脑的硬盘中调出了一组完整无缺的旧图像文档。他开始涂画,最终把回忆的场景画了出来。

诊断结果:医生们表示,他可能得了“颞叶癫痫”,据说这种病有时会使患者产生强迫性个性。

推荐阅读:解读癫痫那些事儿 癫痫患者能否婚育

2  遭到痛打,开始看到并画出分形图的人

2002年,帕吉特应酬结束后,离开餐馆,突然两个家伙无礼地决定要把他的头当皮塔纳打。在医院,医生告诉他,他得了脑震荡,需要休息。可是,帕吉特回家后,立刻出现非药物所致最长时间的恼人幻觉。在阳光明媚的日子,汽车窗户反射的一点点光会突然爆发出一排排三角形。每次有物体移动,都会留下奇怪的图形。云彩和液体的边缘变成螺旋形线条。帕吉特认为自己不是疯了,就是被几何体的鬼附身了。做了两次磁共振成像扫描,脑子里安了两块金属板,帕吉特决定采取行动,开始画出自己看到的形状。渐渐的他知道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被称为分形——指图形内包含许多同样图形的一种形状。我们现在称其为新兴几何学(Inception of geometry)。他还通过自己对那些形状不可思议地重复的直觉理解推进了数学界和物理界的发展。他甚至发现爱因斯坦的E=mc²是一个分形。

诊断结果:从理论上来说,帕吉特头颅受到的打击影响了控制物体边界构造的大脑区域,而这不知为什么开启了他形象数学方面的超级能力。

推荐阅读揭秘啄木鸟为何不患“脑震荡”

3  被闪电击中,突然成为钢琴大师的人

看到天空灰暗,好像雷暴将至的样子,整形外科医生托尼•西科里拉(Tony Cicoria)想给亲爱的老母亲打个电话。于是,他到付费电话旁给她打了电话。没等他说完话,闪电击中了电话机,并从话筒中冲出,正好击中不幸的西科里拉的脸。至少在所有人看来,他好像死了。像大多数曾经被高电压穿身而过的人一样,西科里拉在意外发生后有些微不适。一两个星期内,他一直感觉迟钝,记忆方面也有问题。可是,那些症状消失了,西科里拉突然无休止地渴望听钢琴音乐。于是,尽管实际上不知道该如何弹钢琴,也不知道如何读写乐谱,西科里拉还是给自己买了一台钢琴,并且立即开始弹奏脑子里听到的一切。他甚至在早晨四点钟起来弹琴,一直弹到不得不去做整形外科医生要做的事。被闪电击中之后不久,他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歌,“闪电奏鸣曲”(The Lightning Sonata)。

诊断结果:虽然进行了多次检查,但是操作磁共振的人们始终没有得到有关西科里拉病症的确切医学解释。虽然他们承认,他受到的惊吓以及体外的打击也许导致了某些大脑皮质异常,但是,实际上,他们大都对这种现象感到迷惑。

4  中风后幸存,成为平面艺术家的人

1986年,肯•沃尔特斯在一场事故中伤了背,他痛苦地卧病在床整整一年,再也不能走路。后来,政府把他赶出了自己的新房——当时收费将近8000美元。生活的压力导致他两次心脏病发作。2005年,失业近20年之后,抑郁并且依靠政府生活的现状压垮了他,沃尔特中风了。当时,沃尔特斯并不知道,他头颅里的一个肉质血凝块会改变自己的生活,使它向好的方向转变。每个夜晚,沃尔特斯都在凌晨醒来,脑子里都是美术景像,他会一直画到太阳升起。在学校,他曾经讨厌美术,从来都画不好画。因此,他认为这是一种征兆。他问医生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

诊断结果:中风以后,人的大脑有可能重塑自己,以避开受损区域。这种重塑通常会导致个性改变之类的事情发生。但是,在沃尔特斯的病例中,这种变化让他产生了永不满足的绘画欲望和能力。

推荐阅读:中风成头号“杀手”

5  患动脉瘤,成为画家/诗人/雕刻家的人

50多岁时,英国男子汤米•麦克休(Tommy McHugh)成功地变成英国大混蛋之一。他曾经因吸毒和总是在酒吧随意打人而被捕。后来,上厕所时,他的头剧烈地疼起来,于是住进医院。在医院,他得到一个委婉的坏消息:因为脑动脉瘤破裂,他的大脑两侧开始流血,他必须立刻接受手术,否则会死。手术后,麦克休大脑的内伤都好了,在医生看来一切都很好,至少脑子没问题了。然而,麦克休回家后,开始做一些极为离奇的事情。手术后前三个月,他只能说些押韵的词,在那之后,他的脑子里无休止地出现图像“幻灯片”,他认为有必要把它们写到纸上,或者画到画布上,或者根据它们雕塑成雕像。麦克休利用自己家的墙壁,以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速度画壁画,用自己的艺术作品覆盖了自家房屋的每一寸空白,包括地板和天花板。

诊断结果:不久,一个研究小组对他进行了所有想得到的认知测试,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艺术性创作归因为大脑突然开始流血,从而导致大脑额叶受损。

推荐阅读科学家发明监测动脉瘤的新技术

6  中风后切除部分大脑,成为艺术家的人

35岁时,美国新泽西州男子乔恩•萨金(Jon Sarkin)开始听到耳朵里有铃声。后来证实,那是血管过度生长而产生的那种铃声,需要进行讨厌的脑部手术才能解决。萨金接受了修复血管的开颅手术,但是后来中风,不得不切除部分大脑,而这可能是除死亡之外手术的最坏结果了。显然,中风和脑部手术影响了萨金大脑中“不当艺术家”的部分,因为他出院后就迷上了绘画,他变得对绘画如此着迷,以致在和家人吃饭的时候,只要有了想法,他就会匆匆离开,去画那些素描图案,画物体和简洁的老画,一画就是几个小时。

诊断结果:他的中风重塑了他的大脑,赋予他某种他们称为“突然艺术输出”的东西。那是一种罕见疾病,确诊的病例很少(其中另一位榜上有名的古怪患者就是汤米•麦克休),这种现象仍然令专家们感到困惑,因为它并不真的是某种特定形式的脑伤产生的结果。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