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提醒:不要吃太胖,这不仅关乎身材,还关乎智商
国际科学 · 2020/11/14
肥胖患者的肠道微生物含量及其代谢产物会影响机体维生素和氨基酸的含量,进而可以影响生物体的认知功能,损害记忆力。

本文转载自“国际科学”微信公众号。

近年来,认知障碍和阿尔兹海默症的发生正在不断加剧。在美国一项对2212名非裔美国居民的调查显示,认知障碍在老年群体中的发病率约为23.4%。而导致认知功能衰退增长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全球肥胖和超重人数的不断增加。

肥胖不仅仅与多种慢性疾病的发生相关,同时也是认知障碍的风险因素。首先受到影响的认知功能就是学习和记忆功能,已有研究表明,体重指数(BMI)与成年后的记忆特征呈负相关。


图片转自Pixabay

近年来,科学界对肥胖和肠道菌群的改变已经有了深入的研究,也有很多证据开始支持微生物可能在认知障碍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动物实验中已经证实,比如食用瑞士乳杆菌(Lactobacillus helveticus)能够缓解西方饮食造成的记忆力损伤,而服用长双歧杆菌也能改善动物的目标识记能力。

2020年10月一篇发表在《Cell metabolism》上的文献说明,人体的肠道微生物可能也是导致肥胖人群认知障碍改变的原因。

文章题目为《Obesity Impairs Short-Term and Working Memory through Gut Microbial Metabolism of Aromatic Amino Acids》,中文可译为《肥胖通过肠道微生物对芳香族氨基酸代谢的影响、损害短期和工作记忆》。


https://doi.org/10.1016/j.cmet.2020.09.002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首先评估了116名中年受试者(65名肥胖、51名体重正常)的记忆状况,包括学习能力、即时记忆、短期记忆、工作记忆等受损情况。

与肥胖受试者(OB)相比,健康体重的受试者(non-OB)的数字广度测验(Total Digit Span,TDS)和加州语言学习短时延迟自由回忆(California Verbal Learning Test Short Delayed Free Recall,CVLT-SDFR)评分更高。


同时研究人员通过分析受试者的肠道菌群结构,发现了厚壁菌门中梭菌属的两种梭菌Clostridium sp. 27_14 和Clostridium sp. CAG:230与语言和学习能力成正相关;而拟杆菌属(脆弱拟杆菌CAG:558, Bacteroides sp. 43_46、粪便拟杆菌CAG:21、Bacteroides sp. HMSC067B03和Bacteroides sp. AR20)以及变形菌门中的几种常见致病菌(弗氏柠檬酸杆菌、阴沟肠杆菌、肠道沙门氏菌和产气克雷伯氏菌)与语言和学习能力呈负相关。


菌群变化同时也与我们熟知的海马区体积有关,厚壁菌门的一些梭菌属,以及一些罗斯氏菌(Roseburia sp,产丁酸盐的重要菌属)与左侧海马区体积呈正相关,和拟杆菌属和之前的评价一致,与左侧海马区体积呈负相关。


人体肠道的微生物同时参与多种维生素的代谢,研究人员发现,核黄素(维生素B2)、维生素B6、叶酸和维生素B12与记忆的区域呈负相关。

之前也有研究发现,微生物参与的维生素B1(硫胺素)也与低记忆评分有关。这有可能是因为体内微生物优先利用硫胺素,而使宿主对硫胺素的吸收减少。

在进一步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检测了两组受试者粪便和血清中的芳香族氨基酸(AAA)(包括色氨酸,络氨酸和苯丙氨酸)及其分解产物,这些氨基酸是两种重要的神经体质——血清素和多巴胺的前体氨基酸。

之前的研究也表明,色氨酸和络氨酸都与记忆评分呈正相关,而这些氨基酸的水平同样在肥胖患者体内有相应的变化。


为了进一步确认肥胖患者是由于体内的微生物导致的一系列变化影响了认知功能,研究人员将肥胖受试者和正常体重受试者的肠道微生物转移至小鼠体内也得到了相似的结果。


总体而言,这篇文章证实了肥胖患者的肠道微生物含量及其代谢产物会影响机体维生素和氨基酸的含量,进而可以影响生物体的认知功能,损害记忆力。

但是,轻度的认知障碍(MCI)并不是完全不可逆转的,先前研究表明,大约20%的MCI患者最终会自行缓解为认知正常的状态,因此改善现在的记忆力,尽可能减少认知障碍的发生,可以先从减肥开始。

参考资料: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550413120304800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