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的手机,找不回的注意力...Nature揭示一脑多用的后果
中国生物技术网 · 2020/10/31
根据一个人的神经活动及其眼睛的瞳孔大小来预测其记忆力

本文转载自“中国生物技术网”微信公众号。

在这个数字媒体当道的时代,对很多人来说,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手机、平板(电脑)和WiFi。但近来,你是否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大不如从前了?对一些事也是时而记起时而忘记?

北京时间10月29日,发表在《Nature》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实现了根据一个人的神经活动及其眼睛的瞳孔大小来预测其记忆力。并给出了针对提高记忆力的相对简单的策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870-z

在我们生活当中,总会有一些沮丧的时期,例如我们无法将脑海中的记忆准确检索,以表达我们所知道的。但有一些人比就会比其他人有更好的检索记忆的能力。

研究通讯作者、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教授Anthony Wagner说:“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工具,可以解释这些问题。”

研究人员认为一种可能是,在记忆处理一个检索目标之前,注意力的转移会导致后续目标编码强度降低,进而影响记忆检索。

为此,他们首先利用检索数据来调查在记忆之前的注意力缺失是否以及如何与目标编码、记忆和行为遗忘的神经信号相关。

研究人员招募了80名年龄在18至26岁之间的参与者(31名男性和49名女性),他们均视力正常或矫正正常,没有神经或心理病史。研究人员测量了他们的瞳孔,然后通过脑电图(EEG)监测他们的大脑活动(特别是α波)在执行任务时的变化。

实验结束后,参与者还完成了一个独立的持续注意力评估任务。研究人员通过让受试者识别目标图像(令人愉快或不愉快;或大或小)逐渐变化的能力来评估其保持注意力的能力。


图像任务

此外,研究人员还让参与者填写了问卷,调查他们在给定的一小时内参与多种媒体任务(如玩手机和看电视)的程度。

然后,研究人员比较了个体之间的记忆表现。

基于实验室的认知(特别是注意力和记忆)实验以及对个人调查报告分析。结果显示,那些持续注意力能力较低和媒体多任务处理量较大的人在记忆任务上的表现均较差。

该研究第一作者、斯坦福记忆实验室的博士后研究员Kevin Madore说:“我们发现,头骨后部的α波增加与注意力缺失、思维不集中、注意力分散等有关。在你做不同任务之前,瞳孔直径的收缩与表现力下降有关,比如反应速度变慢和更多的思维走神。”


研究人员强调,他们的研究证明了一种相关性,而非因果关系。

Madore说:“我们不能肯定地说繁重的媒体多任务处理会导致持续的注意力下降和记忆障碍,尽管我们越来越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根据Wagner的观点,这一领域越来越关注在学习之前或者在记忆发生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是因为记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目标导向的认知,我们基本上需要准备好记忆,集中注意力,在脑海中设定一个记忆目标,以便检索记忆。

Wagner:“虽然注意力对学习和记忆相当重要是合乎逻辑的,但更重要的一点是,甚至在你开始记忆之前发生的事情,将影响到你能否真正重新激活与你当前目标相关的记忆。”

他补充说,一些影响记忆准备的因素已经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因此可以利用这些因素来帮助回忆。例如,有意识地意识到注意力的集中、记忆的准备和限制潜在的干扰因素,可以让个体影响他们的思维模式,改变他们的环境,从而提高他们的记忆表现。

虽然这些相对简单的策略现在可以应用,但研究人员指出,最终可能会有针对性的注意力训练或干预措施,人们可以利用这些练习来帮助自己保持专注。

这些被称为“闭环干预”,是一个热门的研究领域。

Wagner和Madore设想了一种基于瞳孔大小实时检测注意力缺失的可穿戴眼睛传感器。如果佩戴者能够被提示重新将注意力转向手头任务,那么传感器可能会帮助学习或回忆信息。

该研究在测量注意力状态及其对记忆目标影响的进展也为更好地理解影响记忆的疾病或健康问题带来希望。

Wagner说:“我们现在有机会去探索和理解支持注意力的大脑网络之间的相互作用、目标和记忆的使用与老年个体记忆差异的联系,它们既独立于阿尔茨海默症,又与之相关。”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