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DC2020】圆桌讨论:线上诊疗与智慧医疗
2020/09/18
圆桌讨论:线上诊疗与智慧医疗。

2020年9月17-18日,由BioBAY联合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共同举办的第十届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DeviceChina2020)于苏州国际博览中心召开。今年,论坛以“拾级而上,器程新征”为主题,持续关注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生态发展、行业政策的最新变化;从政策法规到投资并购,从经验总结到宏观展望,在两天的行业思想盛宴中,多位中国医疗器械行业领军人物带来了最优质的分享、最激情的讨论,以最专业的视角,探讨产业布局新模式、探索后疫情时代行业发展新机遇。

在9月18日的主会场上,在通和毓承合伙人华尔东的主持下,东软熙康科技有限公司CEO兼首席医疗官宗文红,好信晴移动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冠伟,智算科技联合创始人程宏共同参与了“线上诊疗与智慧医疗”的主题讨论。


以下为圆桌讨论概要:

华尔东: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模式,模式也各有特色。我们今天第一个问题就是,定义一下什么是智慧医疗,现在这个行业非常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程总您是如何定义的?

程宏:从支付的角度来讲,智慧医疗更重要的是怎么样去选取合适的点开始医疗服务,然后用更加智慧的方法提供性价比最高的医疗服务,或者说用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好的医疗结果,这是我们支付方最关心的事情。

徐峰:刚才陈总的介绍相当到位,智慧医疗相对于传统医疗最大的改变就是在于生产力的提升,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述,就是生产力的提升。这个生产力的提升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程总也提到了,比如治疗边际成本在不断下降,准确性和效率在不断提升。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相对于传统医疗,我们的智慧医疗会应用更多的先进技术,这种先进的技术无论是在器械方面还是药物方面,还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以及非药物疗法方面,如果它能够很好地解决患者的痛点,能够极大地提升医生的工作效率,我们就认为它是属于智慧医疗的范畴。

宗文红:刚才两位老总都讲了,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从医生的角度,甚至说从院长的角度怎么来看智慧医疗。很多医院常常会把智慧就医看成了智慧医院或者是物联网或者是云计算等等,他认为这就是一个智能化,包括刚才讲到的器械,手术机器人,以及一些CDSS等等,大家认为这就是智慧医疗。我认为,未来智慧医疗跟线上医疗应该是整合起来的,它应该是一个智能的连接。我觉得这才是真正智慧医疗的目标,也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

华尔东:站在患者的角度,这个智慧医疗是怎么样来实现的?各位能不能给我们在座的现场观众分享一下,在您所在的机构公司,从患者角度来讲是怎么样体验智慧医疗的呢?从宗总开始。

宗文红:因为每个人都会跟医疗相关,虽然医疗是低频的,从患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不管我是在上海还是在任何一个城市,当我有问题的时候首先应该让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应该用什么最方便的方式精准地去找到我想要的医疗资源或者是我想要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其次,作为一个患者来说,我希望不管是平台还是医院应该是非常有专业性和安全性的,当诊疗出现问题的时候,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应该有一个保障,这是我希望的智慧医疗和线上医疗的场景,谢谢。

徐峰:刚才我也在思考我过去有没有看过病,发现我的身体还比较好,目前没怎么去医院,但是也确实有陪亲戚或者朋友去医院的感受,其实我个人还是比较害怕去医院的,前一段时间我陪亲戚去看病,他从挂号到后续做B超、验血,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可能这个星期约到号过去做个检查,下个星期可能要做另外一个检查,这样又要等一个星期,最后看完说你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病,可能也就开些普通的药物来进行治疗。

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很多资源的配置问题,比如说很多检查到底是必须的,还是可做可不做的,第二个是我们去医院的成本到底是多少,有很多费用可能有医保支出,那这部分的费用到底是不是应该去支付的。最后,对于个人来说,我花了这么多钱,那我的问题到底有没有得到解决,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

程宏:对于健康的人群来说,怎么能够通过掌握的这些健康风险预测模型去找到这些值得干预的人群,尽早去做干预,包括肿瘤,以及一些规律比较清晰的,早期干预有价值的病种,都能够从这个角度去介入,用智慧的方法,在循证医学的指引下找到值得干预的人群,把他抽出来,主动去提供价值医疗的服务。对于已经诊断成为疾病的患者,帮助他去找到最佳的治疗方案跟手段,做出性价比最好的判断,这个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最值得为这些患者提供的服务。

华尔东:从您的角度来讲,现在监管方面还有哪些不太尽如人意的地方?如果有新的政策的话,您觉得应该推动哪些方面?这些政策出来会对我们行业有什么影响?从宗总开始。

宗文红:说到医疗行业的监管,我认为真正的转变是从这几年开始的,特别是从去年开始,国家开始在推互联网监管平台,大力建设互联网医院,我认为监管的力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政策的开放会越来越严格。在开放有序的同时首先是严格,其次就是包容,这两个应该是并行的,未来两三年以后会越来越细,这对于我们每个患者和医疗的行医者来说反而是一个更好的保护。

徐峰:互联网医疗发展到今天,国家也出台了很多法律法规,互联网医院的诊疗办法在19年就公布了,但是在此之前互联网确实是一片野蛮生长的情况,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可以去适用,所以很多人都游走在所谓合法和非法的边缘。有了一些明确的法律法规之后,我觉得这个行业可以更加健康的发展,但是同时任何一种监管也必然会影响到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创新,第二个就是我们所谓的成本。互联网上的医疗应该比线下医疗更加容易监管,因为在互联网上你所有的行动,你的每个文字、每一句话、每个视频都是留痕的,但是监管过程中如何保护好患者的隐私,又能够看好病,这需要一个平衡,并且还不能阻碍创新的发展,因为有很多新的技术,可能一开始并没有法律法规可以适用。

程宏:监管确实对于行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尤其是这样的,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从医疗的支付这个角度来讲更是这样,因为中国在医疗的服务提供上是由卫健委来负责监管政策的,支付是由银保监会在负责监管的,所以从我们运营角度来讲,可能两方面的监管都要求我们去满足,这个监管其实对于行业发展确实非常重要。

华尔东:我们在拥抱智慧医疗、线上医疗的过程中,每一个患者都非常关心我们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这个方面也想请各位嘉宾分享一下,怎么对智慧医疗的便利性和我们的个人隐私保护、健康数据进行平衡。

程宏:监管能够帮助行业边做边提高,而不是说等到所有的问题都想清楚了再去做,如果监管能在老百姓去医院之前,就能在线上完成相当一部分的首诊,然后引导患者到合适的机构进行调整,这样就会鼓励整个行业的发展,并且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咱们中国在这个方面是最有体会的。支付方向我们也希望是这样的一个做法。

徐峰:提到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我觉得这个话题特别大,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特别是互联网医院来说,我们一直是以用户的数据为生命,因为如果没有数据,那么这家互联网公司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们要积极保护用户隐私以及相关数据。现在国家也出台了个人隐私保护办法,相应的法律法规也更加完善。

宗文红:我觉得个人隐私是最重要的,现在有一个叫个人电子健康数据档案的数据库,我觉得所有诊疗跟健康相关的信息,隐私权都应该在个人手里,不属于政府,也不属于医疗机构。比如说精神疾病患者,谢谢。

备注:以上演讲摘要,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嘉宾审核。

关于BioBAY

作为本届大会的主办方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BioBAY),经过十余年来的深耕和培育,已聚集430余家生物医药高科技创新企业、近15000名高层次科技人才,形成创新药研发、高端医疗器械、生物技术三大重点产业集群,全力构建世界一流的生物产业生态圈。在医疗器械领域,目前园内9家医疗器械企业的11个产品已经进入国家医疗器械创新产品审批“绿色通道”。在三类高端植介入医疗器械领域,园内企业已获102张产品注册证,23张产品生产许可证。目前园内已有10家上市企业,而作为国内过敏原诊断领军企业浩欧博已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员会的审议,即将成为园内首家医疗器械科创板上市企业;预计随着研发投入的不断增加、临床试验的加快推进和新品的逐步上市销售,企业经济效益将实现持续提升,近年园区医疗器械行业将呈现爆发式成长态势。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