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推崇的抗衰老研究,离真正奏效还有多远?
环球科学 · 2020/09/10
假如抗衰老的研究成果真的奏效了,人类会走向何方?

本文转载自“环球科学”


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的生育能力会逐渐下降,身体机能开始走下坡路。这些自然的变化就是所谓的衰老。近几十年来,我们在治疗和预防一些在全球主要影响人类寿命的疾病,如冠心病、痴呆症和阿尔茨海默病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然而,一些研究对科学在减轻衰老的作用上,具有完全独特的态度。他们把研究重点放在试图预防或彻底减缓衰老上,这似乎本是怪诞和科幻小说作家的创作灵感。

无数的科学研究致力于阻止或缓解衰老带来的影响。去年,一些科学家实现对秀丽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常见的研究衰老的模式生物)的生化代谢途径的有效调控。这也导致这些线虫的寿命比正常寿命(20天)增长了4倍。

此外,科学家也对端粒的长度产生了极大兴趣。端粒是细胞内防止染色体退化的一种微小结构。一项研究发现,端粒缩短的速度越快,包括人类在内许多物种的寿命就越短。


《青春泉》,1546年由老卢卡斯·克拉纳克创作。这个著名的喷泉是一种神秘的泉水,据说在里面沐浴或饮用它的水的人都会重生。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能保护这一结构,将能大大延长自身的寿命。然而,保护端粒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此外,在人体内的不同位置,细胞中端粒缩短的速度并不相同。

一些研究发现,通常用于治疗Ⅱ型糖尿病的药物二甲双胍,可以延迟一系列和衰老相关的疾病,从而增加人类的“健康寿命”(人类保持健康的时间)。

艾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衰老研究所的主任Nir Barzilai正请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首个利用二甲双胍治疗衰老的临床试验。但其他一些研究人员对此表示担忧,因为二甲双胍的摄入极有可能导致人体缺乏B族维生素。一些研究表明,这会导致认知功能障碍。

201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二甲双胍会降低人的有氧运动能力,抵消锻炼带来的有益物质,而这些物质正有助于对抗衰老。二甲双胍对衰老的影响很不稳定,效果的好坏常取决于试验中使用的模式生物(如老鼠、苍蝇或蠕虫)。这引起了一些怀疑,即二甲双胍的抗衰老能力是否适用于人类。

另一种受到关注的化合物是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这种自然的化合物对大多数动物(包括人类、植物、细菌甚至酵母)的能量代谢至关重要。在小鼠和人类体内,NAD的水平似乎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一些研究已经证实,NAD和白藜芦醇(从葡萄酒中分离出来的一种化合物)等可以共同维持细胞内线粒体的功能,能帮助小鼠对抗衰老,但是这项研究还缺乏必需的人体试验。

演化生物学家认为,衰老是一个高度“可塑”的过程,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饮食、气候、基因,甚至是我们的祖父母生育的年龄。研究表明,有一些物种似乎没有在变老。例如,“不朽”的灯塔水母(Turritopsis dohrnii)可以回到生命的幼年阶段,似乎逃脱了衰老过程。

为了弄清楚为什么有些物种比人类更不易衰老,我们也必须理解“表观遗传改变”,它能在整个衰老过程中改变基因的表达。表观遗传改变是一种可以决定后代身上哪些基因会被开启或关闭的机制。它们对一个物种的进化过程有着巨大的影响。理解这些机制也可以帮助我们首先理解为什么人类和其他动物演化出了衰老机制。

虽然,对抗衰老的概念早已融入到人类的故事中。但是强行延长人类寿命,哪怕仅仅10年,也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难题,而这会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一无所知。富人是否会滥用治疗老龄化的“秘方”?如果我们还可以活得更久,我们生活的动力会不会减少?也许我们不会很快跳入青春之泉是一件好事——如果它存在的话。

参考资料:

[1] Can ageing really be 'treated' or 'cured'? An evolutionary biologist explains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