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特朗普!柳叶刀: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COVID-19无益,反会增加死亡率和心律失常
2020/05/25
由于缺乏针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的有效治疗药物及方法,一直以来临床医生只能使用已知对其他医学病症有效的药物用于治疗COVID-19。

由于缺乏针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的有效治疗药物及方法,一直以来临床医生只能使用已知对其他医学病症有效的药物用于治疗COVID-19。在瑞德西韦治疗COVID-19疗效不佳的情况下,氯喹/羟氯喹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热点,该药在实验室条件下显示具有抗病毒特性以及免疫调节作用,常被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

但将这类药物用于COVID-19治疗是基于少数轶事经验,且有关的小型随机试验在很大程度上尚无法定论,因此迫切需要大样本的严谨研究来了解其潜在风险,以提供准确的临床指导。


近日,来自美国哈弗医学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的研究人员对氯喹或羟氯喹在COVID-19中的治疗效果和潜在风险进行研究,发现无论是否联用大环内酯类药物,羟氯喹或氯喹的应用对COVID-19的治疗无明显益处,且其会降低COVID-19患者的住院生存率,并增加室性心律失常的发生频率。相关研究成果于当地时间5月22日发表在顶级医学杂志《THE LANCET》上。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1180-6

研究人员对六大洲671家医院中SARS-CoV-2检测呈阳性的96032例患者(平均年龄53.8岁,女性占比为46.3%)的整个住院治疗周期进行调查研究。根据治疗中单独使用氯喹,使用大环内酯的氯喹,单独使用羟基氯喹或使用大环内酯的羟基氯喹将患者分为4个治疗组(共14888例患者),未接受上述任何治疗的81144例患者为对照组。


研究概要

使用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统计数据,发现高龄、肥胖、男性,黑人或西班牙裔,吸烟、患有糖尿病,高血脂症,冠状动脉疾病,及心律不齐等的患者有着更高的死亡风险。而女性,亚裔,使用ACE抑制剂和他汀类药物这些因素则与死亡率风险降低相关。而具有冠状动脉疾病,充血性心力衰竭,心律不齐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病史会增加患者在住院期间出现新发性心律失常的风险。

在控制了多种其他因素(年龄,性别,种族,BMI,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肺部疾病,吸烟等)之后,与对照组中9.3%的死亡率相比,仅使用羟氯喹组的死亡率为18%,风险比为1.335;羟氯喹与大环内酯类药物组的死亡率为23.8%,风险比为1.447;仅氯喹组的死亡率为16.4%,风险比达1.365;氯喹与大环内酯类药物组的死亡率为22.2%,风险比为1.368。这表明,单独服用羟氯喹或氯喹,或与大环内酯类药物联用,均会导致COVID-19患者的死亡风险增加。


住院死亡率的独立预测因子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发现,与对照组0.3%的新发性室性心律失常发生率相比,羟氯喹组的发生率为6.1%,风险比达2.369;羟氯喹和大环内酯组的发生率为8.1%,风险比达5.106;单独使用氯喹组的发生率为4.3%,风险比为3.561;和含大环内酯的氯喹组发生率为6.5%,风险比为4.011。结果表明,羟氯喹或氯喹的使用与住院期间发生新发性室性心律失常的风险增加显著且独立相关,且与大环内酯类药物联用更会加大这一风险。


住院期间室性心律失常的独立预测因素

这一大样本多中心的对照研究结果,无疑又浇灭了人们对于使用该类药物治疗并预防COVID-19的希望,也打脸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羟氯喹药物的热衷推广!

参考资料:

[1] Hydroxychloroquine or 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 macrolid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 multinational registry analysis.

[2] Cardiovascular disease, drug therapy, and mortality in COVID-19.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