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科学家发现一种可有效阻断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的试验药物!
2020/04/07
hrsACE2可以显著阻断SARS-CoV-2感染的早期阶段。

已有研究表明,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2, ACE2))是SARS-CoV-2的关键受体,抑制这种相互作用或有利于治疗COVID-19患者。而人重组可溶性ACE2(human recombinant soluble ACE2, hrsACE2)是否能阻断SARS-CoV-2的感染尚不得知。

近日,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Josef Penninger教授的课题组通过在细胞、器官、类细胞器上展开试验,发现hrsACE2可以显著阻断SARS-CoV-2感染的早期阶段,该研究结果目前已被《cell》期刊接收。


DOI:10.1016/j.cell.2020.04.004

鉴于早先hrsACE2已通过临床1期和2期测试,且目前正在用于COVID-19的治疗研究。为了证明临床级别的hrsACE2确实可以干扰SARS-CoV-2感染,研究者将不同浓度的SARS-CoV-2——103PFUs(MOI 0.02)、105PFUs(MOI 2)和106PFUs(MOI 20)与hrsACE2混合30min,然后加入Vero-E6细胞,1小时后清洗细胞,并与新鲜培养基孵育,15小时后用qPCR检测细胞中的病毒RNA。


hrsACE2可阻断SARS-CoV-2感染

细胞试验结果表明,hrsACE2可以抑制新冠病毒,载量的倍数为1000~5000倍,但相同的mrsACE2却没有抑制作用。SARS-CoV-2可以直接感染工程化人体的血管和肾脏器官,且它们可以被hrsACE2抑制。这为疾病发展以及COVID-19严重病例存在多器官功能衰竭和心血管损害提供了重要证据。

资深作者Penninger补充说,导致COVID-19的病毒与第一种非典病毒密切相关,已有研究证实了ACE2是SARS-CoV-2的侵染入口,而这种可将病毒带走的可溶性ACE2,确实是一种非常合理的治疗方法,能为当下的COVID-19大流行的治疗带来希望。

参考资料:

1.Trial drug can significantly block early stages of COVID-19 in engineered human tissues.

2.Inhibition of SARS-CoV-2 infections in engineered human tissues using clinical-grade soluble human ACE2.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