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国,6000+医生新冠肺炎大调查:羟氯喹“最有效”,阿奇霉素排第二
中国生物技术网 · 2020/04/07
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最受好评的药

本文转载自“中国生物技术网”,作者“生物技术君”。


图片来源:美联社

上周五公布的一项针对6000多名医生的国际调查发现,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最受好评的药

上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对氯喹(chloroquine)和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发出了紧急使用授权,允许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

与此同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警告称,磷酸氯喹在未经处方和医务人员监督的情况下使用,可能导致严重的健康后果,包括死亡。临床医生应告知患者和公众,氯喹和相关化合物羟氯喹只能在医疗保健提供者的监督下作为处方药使用


全球医疗调查公司Sermo针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30个国家的6227名专科医生进行了调查。Sermo声称,在3月25日至27日进行的调查中,没有对调查对象提供任何激励措施。

样本中包括的30个国家或地区分别是中国、美国、加拿大,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德国、意大利、英国、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瑞典、土耳其、波兰、俄罗斯、芬兰、爱尔兰、瑞士、奥地利、丹麦、挪威、 希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


调查发现,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生中,有37%的人认为羟氯喹是15种药物中“最有效的”。除此以外,他们最常开具的处方药是止疼药(56%)、阿奇霉素(41%)和羟氯喹(33%)。

阿奇霉素被评为第二有效的治疗药物,占32%;其次是“Nothing(什么药都不吃)”、止痛药(包括对乙酰氨基酚)、抗艾滋病药物和止咳药。


调查发现,在美国以外,羟氯喹适用于诊断为轻至重度症状的患者,而在美国,它最常用于重症患者。↓↓↓


羟氯喹的使用在西班牙最为普遍,72%的受访医生表示他们曾开过羟氯喹处方;其次是意大利,占49%;在日本最不受欢迎,只有7%的医生曾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自从两周前特朗普吹捧羟氯喹是对抗此次大流行的潜在“游戏改变者”以来,关于它的辩论就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批评人士指责他兜售未经证实的药物,用《USA Today》的话讲,特朗普就是在“兜售蛇油”。

现在,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也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此前,他禁止药剂师在医院或治疗室以外开具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特朗普昨日表示,他可能不是医生,但他对羟氯喹作为新冠肺炎的可能疗法感到鼓舞。

Sermo首席执行官Peter Kirk称,该调查结果是为政策制定者提供全球洞见的宝库。他说:“医生应该在我们如何应对这一大流行方面有更多的发言权,能够迅速地与彼此和全世界分享信息。由于一些国家对媒体和医学界的审查,加上有偏见和设计不当的研究,应对大流行的解决方案正在被推迟。

调查还发现,全球83%的医生预计会出现第二波全球疫情,其中包括90%的美国医生。在中国,只有50%的医生认同这一观点。↓↓↓


平均而言,美国新冠病毒检测需要4-5天,而10%的病例需要超过7天。在中国,73%的医生报告在24小时内得到了结果。↓↓↓


在呼吸机短缺的情况下,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国家都表示,最重要的标准应该是康复机会最大的患者(47%),其次是死亡风险最高的患者(21%),然后是急救人员(15%)。

调查显示,在中国,医生优先考虑的是死亡风险最高的患者。↓↓↓


在被问及所在地区什么时候能度过爆发的高峰期时,调查显示,除了中国以外,大多数医生认为疫情的高峰仍在未来。↓↓↓


被问及所在国家或地区卫生部门对新冠病毒传播的控制效果时,中国大多数医生认为是非常有效的。↓↓↓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自己感染上新冠肺炎时,大多数医生都表示担心,在中国少一点。↓↓↓


被问及在家里有没有采取什么特别的预防措施来限制病毒传播给家人。绝大多数医生报告使用了特殊的预防措施,以限制病毒向家庭成员传播。包括洗手、保持距离、换衣服、回家前洗澡、自我隔离、戴口罩、卫生用品、限制接触以及和家人分开居住(睡觉)。↓↓↓


在当前的大流行下,如何评价自己和病人的压力时,大多数医生都报告自己处于极度或中度压力下,他们的病人也是。↓↓↓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