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重磅:WHO举全球之力,寻找COVID-19特效药!
2020/03/23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一项名为SOLIDARITY的大型全球性试验,以期通过简单的实验设计,产生研究人员所需的强大数据。

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瑞姆昔韦,治疗疟疾的药物氯喹和羟氯喹,对抗艾滋病的药物组合克力芝(利托那韦/洛匹那韦)以及克力芝和干扰素β的组合,这些前途药里是否存在能够拯救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的特效药?据《Science》最新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正在以史无前例的努力,探索这一问题的答案。

上周五,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一项名为SOLIDARITY的大型全球性试验,以期通过标准化的简单的实验设计,让数十个国家的数千名患者参与到特效药的研发中,从而在大流行期间迅速收集强有力的科学数据,为药物的研发提供依据。


doi:10.1126/science.abb8497

具体而言,当COVID-19确诊患者被认为符合实验条件时,医生可以将其包括潜在疾病在内的数据输入世界卫生组织官网,同时参与者必须签署一份知情同意书,并将其扫描并以电子方式发送给WHO。在医生说明了医院内可获得的药物后,网站将随机为患者匹配一种可用药物或COVID-19的当地标准护理。在这期间,医生将记录患者离开医院或死亡的日期,住院时间以及患者是否需要氧气或通气。

与以往的实验不同,这项研究不再遵循医学研究的金标准“双盲”。因此,如果患者知道他们接受了一种候选药物,可能会产生安慰效果。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免疫、疫苗和生物制品部医学官员Ana Maria Henao-Restrepo说,希望能够在下周建立支持文档和数据管理中心,“我们正在以创纪录的时间做到这一点。”

这项研究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能够让那些尚有余力的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参与到实验中来,记录患者的疾病进展。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生物伦理学家Arthur Caplan说,“没有人想增加那些已经不堪重负、冒着生命危险的一线医护人员的负担。”

据悉,这些药物清单是由一个科研人员小组为世界卫生组织专门编制的,他们自1月份以来一直在评估候选疗法的信息,并选择了4种临床实验最安全、最有可能起作用的药物。如果试验表明它们起作用的话,很可能有足够的药物供应来治疗大量的病人。

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SOLIDARITY实验的两天后,法国国家医学研究所也宣布将协调在欧洲进行的名为“Discovery”的附加试验。该实验将遵循世卫组织的范例,对法国、西班牙、英国等七个国家的3200名患者测试除氯喹以外的3种药物。

Henao-Restrepo说,在暴发期间进行严格的临床研究始终是一个挑战,但“重要的是尽快获得答案,并找出有效的方法和无效的方法。我们认为随机证据是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法。”

以下是SOLIDARITY将测试的治疗方法:

1.Remdesivir

最初,吉利德研发的这款药物是为抗击埃博拉病毒而生。它能够通过抑制一种关键的病毒酶RNA依赖性RNA聚合酶来关闭病毒复制。尽管这一药物在治疗埃博拉的实验中没有显示出任何效果,但是1月份《NEJM》发布的美国首例COVID-19患者治疗过程却揭示了Remdesivir在治疗COVID-19方面的潜力。

2.氯喹和羟氯喹

尽管这两种药物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为“规则改变者”,但实际上直到3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在一次会议上意识到该药物已经在许多国家“受到了重大关注”之后,才将它们纳入测试行列。这两种药物通过降低内体酸性起作用。有研究表明这两种药物能够有效降低COVID-19患者鼻拭子中的病毒载量,但是,还需要更多可靠地数据证明其疗效及对人体的影响。

3.克力芝(利托那韦/洛匹那韦)

2000年,利托那韦/洛匹那韦的药物组合克力芝在美国获准用于治疗HIV感染。随后有研究表明,克力芝不仅可用于抑制HIV的蛋白酶,也能够抑制MERS和SARS等冠状病毒的蛋白酶。不过,3月15日,《NEMJ》发布的一项由中国研究人员带来的报告显示,该药物组合在临床实验中并没显现出疗效,同时可能会与重症患者使用的药物发生相互作用,导致肝脏严重受损。

4.利托那韦/洛匹那韦+干扰素β

干扰素-β是一种调节体内炎症的分子。在一项针对MERS的实验中,利托那韦/洛匹那韦+干扰素β的组合在恒河猴身上显示出了较好的疗效。目前,这三种药物的组合正在沙特阿拉伯的MERS患者中进行首次随机对照试验。如果要使用这种组合治疗COVID-19,德国吉森大学肺部感染专家Susanne Herold表示,最好不要用于重症患者。“如果在疾病晚期给药,可能很容易导致更严重的组织损伤,而不是帮助患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