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国新病例还在暴增,Science:韩国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他们的秘诀是什么?
中国生物技术网 · 2020/03/20
除了我国以外,韩国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而且死亡率也异常低,他们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可以让其他国家借鉴吗?《Science》对此进行了报道。

本文转载自“中国生物技术网”。

目前,我国境内新冠肺炎疫情暂时得到了有效控制。今晨,我们又迎来了好消息——“湖北零新增”。然而,我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疫情仍在蔓延。据世卫组织统计数据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17日16时(北京时间17日23时),已报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达159个。

在这些国家中,除了我国以外,韩国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而且死亡率也异常低,他们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可以让其他国家借鉴吗?《Science》对此进行了报道。

欧洲现在已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每天都在激增,许多国家已经实施了封锁和关闭边境。与此同时,受检测试剂盒延误和缺陷导致的影响,美国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仍在“缓慢”增长中,但专家认为它与欧洲国家处于相同的情况。

在这些可怕的趋势中,韩国成了希望的象征和可效仿的典范。这个拥有五千万人口的国家似乎已显著降低了疫情扩散的速度。他们昨天只报告了74个新增病例(但今天的新增病例数再次破百),显著低于2月29日高峰时的909例。而且韩国没有封锁整个城市,也没有采取一些强制措施。韩国的暂时成功或能为其他国家提供些借鉴,同时也提出了警告:即使确诊病例数减少,国家也需要为疫情复发做好准备。

迄今为止,韩国取得暂时成功的背后原因是他们采取了世界上最广泛和组织最完善的检测工作,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来隔离感染的患者,并对密切接触者进行跟踪和隔离。根据Worldometer网站消息,韩国已经对超过270000人进行了检测,这相当于每百万居民中就有超过5200人进行了检测,比除小国巴林以外的任何其他国家都多。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美国每百万居民仅74人进行了检测。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新兴传染病学者Raina MacIntyre说:“韩国的经验表明,大规模的诊断能力是控制疫情的关键。追踪接触者与病例隔离在流行病控制方面都非常重要。”

然而,韩国的成功能否持续尚不清楚。新病例的数量正在下降,这主要是因为韩国对与新天地教会相关的5000多起病例(占全国病例总数的60%)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首尔国立大学传染病学家Oh Myoung-Don说:“由于在这方面花费过多的精力,我们并没有对韩国其他地方投入过多关注。”

现在出现了新疫情聚集。自上周以来,韩国当局报告了许多新感染病例,其中129例与首尔一家呼叫中心有关。Kim说,“这可能是疫情在首尔及其周边的京畿道发生社区传播的开始,该地区有2300万人。”

来自MERS的教训

韩国以惨痛的教训认识到为流行病做好准备的重要性。2015年,一名韩国商人访问了三个中东国家回国后患上了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在确诊MERS并被隔离之前,他在韩国的三家医疗机构接受了治疗。那时,他已经触发了传播链,感染了186人,导致36人死亡,其中包括许多因其他疾病而住院的患者、访客和医院工作人员。韩国对将近17000人进行了追踪、测试和隔离,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平息了疫情。当年那一场失控的流行病惊动了整个国家,并使经济衰退。


2015年,为预防MERS感染,首尔民众戴口罩出行

Kim说:“那次的经验表明,实验室检测能力对于控制一种新出现的传染病至关重要。”

Oh说:“MERS的经验无疑帮助了我们改善医院的感染预防和控制。到目前为止,尚无韩国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的报告。”

自那以后,韩国政府颁布了一项新法案,授权政府收集检测结果呈阳性患者的手机、信用卡和其他数据,以追踪他们的近期行程。去掉了个人标识的信息将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上共享,从而使其他人可以确定他们是否与受感染的人产生了交集。

新冠病毒在中国出现后,由于中国科学家以最快速度与全世界共享了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KCDC)得以迅速开发了检测方法,并与诊断设备制造商合作开发了商业检测试剂盒。第一批核酸盒于2月7日获得批准并已分发到各区域卫生中心,当时韩国只有少数病例。仅11天后,一名61岁的女性(被称为31号病例)检测呈阳性。她参加了2月9日至16日在首尔东南约240公里处大邱的新天地教会活动。据当地新闻报道,在2小时的活动期间,多达500名与会者并肩坐在教堂的地板上。

在接下来的12天,该国就确诊了2900多个新病例,其中绝大多数是新天地教会成员。仅在2月29日,KCDC就报告了900多起新病例,使累计病例总数达到3150例,是迄今为止中国大陆以外最大的疫情暴发地区。Kim说,最初的激增使检测能力不堪重负,KCDC的130名疾病检测人员无法应付。接触者追踪工作主要集中在新天地教会的成员,其中80%报告呼吸道症状的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而其他人群中只有10%。

韩国大学的流行病学家Chun Byung-Chul说,患有基础疾病的高危患者优先住院。症状较轻的患者被送往公共机构提供的经过改造的公司培训场所,他们在那里获得基本的医疗服务和观察。那些恢复并两次测试结果呈阴性的人将解除隔离。家人无慢性病且可自行测量体温的密切接触者和症状轻微者被要求在家自我隔离两周。当地的一个监测小组每天打电话两次,以确保被隔离人留在原地,并询问症状。违反隔离规定者将面临最高300万韩元(合2500美元)的罚款。如果最近的一项法案成为法律,则将处以最高1000万韩元的罚款和长达一年的监禁。

虽然做出了这些努力,但大邱-京畿道地区却没有能力为重症患者提供足够的床位。据当地媒体报道,四名被隔离在家中等待病床的人在病情恶化时被紧急送往急诊室,但最后死在了急诊室。

尽管如此,在大邱-京畿道地区乃至全国,由于自愿的社会隔离,新病例的数量在过去两周内有所下降。政府建议人们戴口罩、洗手、避开人群和聚会、进行远程工作,参加在线宗教服务,并敦促发烧或有呼吸系统疾病的患者留在家中,观察症状3至4天。Chun说:“人们对新天地教会的做法感到震惊。在31号病例出现后不到1个月,疫情聚集已得到控制。”

然而,新的聚集正在出现,有20%的确诊病例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如何被感染的,这表明仍有未被发现的社区传播。Chun说:“只要不确定性仍然存在,我们就不能说疫情已经达到峰值。”

需要更多的数据

韩国政府希望以与应对新天地教会相同的方式控制新的疫情聚集。韩国国家的检测能力目前已能达到每天15000个测试。全韩国有43个直通检测站(免下车),现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都在效仿这种做法。在三月的第一周,韩国内政部还推出了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可以跟踪隔离者并收集症状相关的数据。

Chul说:“科学家们期望看到更多的流行病学数据。我们其实非常着急。KCDC发布了患者的数量、年龄、性别以及其中与聚集相关的人数。但这还是不够的。”

他和其他人希望研究详细的患者个人数据,这将使流行病学家能够对疫情进行建模,并确定每起病例引发的新感染数(也称为基本再生数或R0)、从感染到症状发作的时间,以及早期诊断是否可以改善患者的预后。

到目前为止,韩国有75人死亡,死亡率异常低,但这可能是因为新天地教会成员大多比较年轻。

Chun表示,一些流行病学家和科学家建议与KCDC合作,以收集和共享这些信息。Chun说“我们正在等待他们的回应。”

Kim说:“医生们还计划发表韩国新冠肺炎病例临床特征的详细数据。我们希望我们的经验能够帮助其他国家控制这次疫情的爆发。”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