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打架”:《Nature》封面文章引质疑,第一作者回应“最小恐龙是‘乌龙’”观点
2020/03/16
最小恐龙?还是乌龙?

3月12日,顶级期刊《Nature》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表了一项由中外科学家合作发现的迄今最小恐龙的研究。


但不到24小时,便有多名学术同行联合发文提出质疑,认为该这篇《Nature》断定“最小恐龙”的证据不充分,很可能是蜥蜴。

最小恐龙长什么样?

据《Nature》封面文章介绍,这只最小恐龙发现于缅甸白垩纪的一枚琥珀中,头骨只有14.25毫米。另外,它有着尖锐的喙部、密集的牙齿和巨大的眼眶,喙后长度仅7.1毫米,表明这种生物的大小与世界上现存最小的鸟类蜂鸟相似。

不过,这只类鸟生物的颚上有一排长长的牙齿。尽管牙齿在早期的化石鸟类中很常见,但是这只类鸟生物的牙齿比该时期的其他鸟类更多,并且异常地向远处延伸到下颌,直到眼睛下方。这些情况表明,它应该是一种主要由无脊椎动物组成的食肉动物。

不仅仅是体型小,这篇文章中还介绍了标本所具有的一系列解剖特征,在已知恐龙/鸟中很难找到。论文通讯作者、中科院古脊椎所外籍研究员邹晶梅在介绍这项研究成果时曾说:“这是我有幸研究过的、最奇怪的化石。”

多名同行质疑最小恐龙为“乌龙”

这个“奇怪”的化石也引起了其他学者们的注意,多名科学家联合发表了一篇题为《琥珀中的“史上最小恐龙”,也许是史上最大乌龙》的文章,对《Nature》封面文章报道的“世界最小恐龙”这一成果提出了质疑。

这篇质疑文章对“世界最小恐龙”提出了十点疑问:

1. 讨论标本为什么被归到鸟/恐龙的篇幅极其有限,与其重要性并不相符。

2. 在进行分析之前,作者就已经认定这件标本是鸟。这是不合理的。

3. 从这件标本没有眶前孔来看,它不太可能是恐龙或鸟,反而可能是蜥蜴。

4. 根据论文的图及描述,这件化石中,上颌骨的牙齿显然是侧生齿,这种着生方式在蜥蜴中常见,但在恐龙和鸟类中是史无前例的。

5. 方轭骨的存在与否对标本的分类归属至关重要,因此,论文不提方轭骨的做法简直是不可思议。

6. 在这件琥珀头骨中,每片巩膜骨中段缩窄,整体呈勺状——这种形状相当有鉴别性,只在蜥蜴中发现过,在恐龙和鸟类中从没有过。

7. 这件琥珀头骨上的牙齿异常多(仅上颌右侧就有23颗),超过了目前已知所有的鸟类。

8. 论文的主要“卖点”之一是琥珀头骨的大小,这恰恰说明标本的大小对恐龙或鸟来说不合常理,或至少是极为罕见的。

9. 目前报道的所有含有鸟类或者恐龙的缅甸琥珀里,都不同程度保存了羽毛。但这枚“鸟头”上却找不到丝毫羽毛的痕迹。

10. 目前的科学证据远不足以将这件标本归到鸟或恐龙中。而且,标本反而拥有一系列蜥蜴的鉴定特征,或叫共有衍征。

文章最后提到,化石发现是古生物学的魅力之一。正因如此,当新的化石材料带来奇特的新形态时,需要“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谨慎地进行比较鉴别,尽可能全面地考虑各种解释的可能性及相应的意义。

多名网友展开争论,第一作者回应质疑

这篇文章刊发后,多名网友在评论区对此展开了讨论。

有网友认为,这篇文章的“火力”太强:


也有网友认为,《Nature》封面文章还是值得肯定的:


还有网友认为,《Nature》封面文章本就存在诸多疑点:


对于质疑的声音,《Nature》文章的第一作者、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副教授回应称,眼齿鸟是鸟是龙是蜥蜴,非常欢迎大家提出质疑,一起讨论,促进对古生物认识的推进。“我们期待在讨论中进步”

另外,邢立达还表示,学术问题有自己的规范和流程,建议有兴趣参与讨论的学者,按学术流程来讨论。由于保存的因素,大部分化石标本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原始数据的提供也有成熟的通路可以索取。


这场学术争议可以说是“神仙打架”。在科学工作中,正是因为研究者们敢于质疑,不断发现,才能够不断进步。至于这一发现究竟是最小恐龙还是蜥蜴,还需要更多信息进行判定。

参考资料:

[1] Tiny bird fossil might be the world’s smallest dinosaur

[3] "迄今最小恐龙"其实是蜥蜴?第一作者邢立达回应

[4] 琥珀中的“史上最小恐龙”,也许是史上最大乌龙

[5] 登Nature封面24小时,便遭十大质疑!“最小恐龙”成最大乌龙?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