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贺建奎获刑三年,已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该如何面对?
生物探索 · 2019/12/31
昨日,备受关注的“基因编辑婴儿”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等3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依法判处被告人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
​昨日,备受关注的“基因编辑婴儿”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3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新华社报道:​

根据3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判处被告人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判处广东省某医疗机构张仁礼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判处深圳市某医疗机构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事件回顾​

事件初公布 2018年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百名中国学者联合署名抵制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酵数小时之后,上百名中国学者联合署名发表声明,直指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该事件对于中国科学,尤其是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

入选Nature“2018年度十大人物”榜单 2018年12月19日,Nature发布了“2018年度十大人物”榜单,入围的10位大咖都是对科学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士。其中,有三位生物医学领域的3位科学家入围,包括此前因为“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在整个学界乃至全球掀起争议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

基因编辑论文被撤稿 2019年2月21日,《The CRISPR Journal》期刊官网发表了“撤回公告”。2018年11月贺建奎在线发表的题为“DraftEthical Principles for Therapeutic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的文章被撤稿。​

论文手稿意外曝光 2019年12月初,贺建奎投给NatureJAMA 的部分论文手稿,被 MIT科技评论曝光,贺建奎的试验并不如他所宣传的那样成功,其中充满了谎言和无耻:包括试验并没有完全成功地对基因进行编辑;试验结束后也并没有进行HIV抗性检测;甚至参与其中的医生可能并不知情。​

事件之外​

俄罗斯版“贺建奎”计划制造更多基因编辑婴儿。今年 6 月 10 日《Nature》官网报道称,俄罗斯科学家丹尼斯瑞布里科夫 (Denis Rebrikov),计划制造更多的基因编辑婴儿,如果一切顺利将会在2019 年年底完成这一计划。​

杭州肿瘤医院进行CRISPR临床试验20人已死亡。2018年6月份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Oncology》杂志的临床试验报告显示,杭州市肿瘤医院院长吴式琇团队对21名食管鳞状细胞癌晚期患者进行了CRISPR基因编辑临床试验,在这21名患者中20名已经死亡。​

事件背后的思考​

基因魔剪​

基因编辑是新世纪的宝物,CRISPR技术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被发现并于7年后首次用于生物化学实验后,迅速成为了生物学、农业和微生物学等领域最流行的基因编辑工具。但CRISPR技术应用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作为对DNA进行“手术”的基因魔剪,基因编辑势必会带来许多伦理问题和对未来的担忧。贺建奎宣称进行编辑的CCR5虽然被证实不会影响寿命,但CCR5基因的其他功能尚不清楚。目前如何更有效地使用这种革命性技术,以及可能减缓或阻止这些技术发挥其全部潜能的障碍仍然在研究当中。​

规则​

人有别于其他物种,有很大因素在于人类是社会种群,具有社会性,伦理与道德是维护我们的世界正常运转的规则,随着人类技术的进一步推进,科技的发达势必会对这道界线发起冲击,但是科学的发展不应该凌驾于人伦道德之上,更不应该破坏这一准则。​

受害者​

那一对夫妻与一对“不会被艾滋病感染”的双胞胎女儿是主要受害者,事件的恶劣之处不光光是贺建奎违反伦理道德在人类胎儿直接进行基因编辑,而是他用谎言换来了这次试验的成功进行,受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靠现有的阻断技术完全可以生个健康的孩子,可他们的孩子却沦为了试验品,他们的未来目前我们无从得知。试想未来如果基因编辑应用泛滥,高贵的基因成为了世界上的奢侈品,世界上再也不会存在人人生而平等,不光是家庭条件,更是你的所有属性。人类若是在未来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定制”乃至“量产”优秀人种,那会是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存在。而在到达这样一个“贫富基因社会”之前会有多少牺牲者,更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发生,凸显出中国基因编辑治理架构尚存缺陷,未来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主刀“基因手术”的科研人们也应引以为戒。贺建奎虽然被判刑,但世界范围内已有“贺建奎们”蠢蠢欲动或紧随其后,贺建奎可能只是风暴的一角,未来,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再看。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