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法规下,如何重新定义医药创新和投资机会?
2019/09/24
新版《药品管理法》实施在即,创新与投资又将如何随之转变?2019:新法规下的医药创新与投资机会展望现场,专家学者、创新药企业、投资人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近年来,得益于国家创新驱动战略和健康中国建设的实施以及药品监管体制改革的提速,中国医药创新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新版《药品管理法》也将于2019年12月1日起正式实施。中国医药产业正在努力从跟随模仿走向自主创新。而生物医药高投入、高风险、高产出、高技术壁垒的特点,使得股权融资成为助力企业快速成长的最重要融资方式。


作为一年一度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的重要一环,今年,由元明资本、元禾原点、倚锋资本和亚盛医药主办第四届卫星会——2019:新法规下的医药创新与投资机会展望于9月20日晚成功召开。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会长宋瑞霖

现场,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会长宋瑞霖对于卫星会的召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每年这个卫星会都成为了药促会当中的一支鲜花,不仅仅是点缀,而是给我们带来了真才实料。国家为企业创造了多少机会,企业又给社会带来了多少价值,这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我们说中国药促会取得了一点成绩,因为有这么多有价值的公司、有价值的思想在我们这个平台上得以发扬光大。在这里要感谢我们药促会的会员单位,这里面包含了一份信任。我们内心感恩,感谢各位对中国药促会的支持,也感谢大家对中国医药创新的积极参与。


亚盛医药董事长杨大俊

作为卫星会主办方之一,亚盛医药董事长杨大俊表示,药促会就是我们的平台,它做事情不是为了一个公司、一个企业或者说一个CRO,它是为整个行业的创新发声。这个平台非常重要,过去五年我们看到在中国做生物医药尤其是创新药有这么多好的政策,离不开药促会平台的努力与贡献。我希望我们这个卫星会未来可以做成中国医药生物界的奥斯卡,每年这个时间就来苏州相聚,来谈谈我们的故事、分享我们的快乐。做创新药很苦、很累、有很多压力,这个会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个放松的机会,分享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对我们的创新药事业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从改革中点亮机遇,从变革中谱写生机

新版《药品管理法》实施在即,创新与投资又将如何随之转变,现场专家学者、创新药企业、投资人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蒋华良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蒋华良指出,中国医药创新目前非常艰难,但我们在曲折中螺旋式上升。资本和创新的力量是无穷的,不管有多少艰难困苦我们都可以克服。我们创新是为了做中国老百姓吃得起的好药,这是我们历来的宗旨。

作为投资人也好,作为创新者也好,第一个目标就是为了中国的老百姓。第二个目标是为了我们产业的发展。重大专项实施以前,1类新药只有5个,实施以后有40个,其中大部分是模仿性创新。以后我们要做原创,我们有潜力做First-in-class药物。现在美欧日是第一方针,我们是第二方针的前列,到2035年,我们要进入第一方针。这需要我们各方面的努力,创业者、创新者、投资者,以及高校、研究院所包括政府各方面政策的支持。


缔脉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谭凌实

缔脉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谭凌实看来,创新与合作并行,新药研发需要国际化。他进一步表示,创新是中国现在发展的必由之路,然而在创新药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真正走好这条路,还是要提高创新医药的含金量,原始创新是真正的创新。做创新药风险是非常高的,所以每一步都要非常严谨,对自己要求严谨才可以最终走得出去。做新药一定要走得出去,因为新药开发在临床阶段不应该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全球开发才高效。新药研发近几年在中国迅猛发展,同时也确实感受到一些不太容易克服的障碍,最明显的瓶颈就在临床开发环节,能力不足,规模不够,效率不高。我们一定要把临床研究的问题处理好,以前没办法,现在完全有条件做好,中国把这方面的潜能释放出来才可以发挥本应该有的巨大作用,推动新药的发展,对全球的新药研发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不管是哪个国家,药价高永远是人们希望克服的困难。能在什么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要看药物开发的全球性程度有多高,所以能不能以国际水平、国际化地来做临床开发将是关键所在。

另外一点,除了创新,合作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新药研发需要很多学科不同领域的合作。中国医药创新历史不长积累不够。一家药企具备所有能力而且样样都做得好,短期不太现实,也不必追求。聪明的做法是找人帮忙,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当然合作有它困难的地方,困难的地方就是相互的信任。如果拥有信任,合作一定会比自己单打独斗高效得多。


元禾原点合伙人赵群

新政之下,资本对于创新有了新的理解,同时也看到新的投资机会。

元禾原点合伙人赵群以“4+7”政策具体分析道:“4+7”政策推行速度极快,对市场价格影响很大。产品迭代和更新的需求将加快,这意味着创新将成为硬需求。投资方和企业对创新和专利的关注点会有所不同。“4+7”重新定义了创新,技术壁垒和时间壁垒将成为保证市场价值的关键因素。专利也不仅仅局限于差异化,而在于有没有防守性,有没有市场价值。我们发现很多疾病领域“4+7”中标的企业的市场量很有可能超过50%,但有可能出现有量无利的情况。如何把流量变现?一定要搭载上新品。要做好研发、生产、销售这些的协同,保持在赛道的优势,不可能只卖一个或少数品种。我们认为未来的五年是中国的并购大年,上市公司或某些希望在这条赛道上有所作为的药企会形成以协同为主的趋势,将很多Biotech公司的资源和新品拿过来变成其赛道上的项目。

在投资方面,赵群认为,觉得创新性靶标仍然可以考虑,它确实可以带来时间上的壁垒甚至一些技术上的壁垒,这个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另一个是技术迭代,近三五年正好赶上制药领域一个大的迭代时间。第三,Biotech公司的定义未来会越分越清晰,因为市场也没有机会再去发展那么大的销售网络了,大公司一定会通过并购使其产品线一直保持优势。这点其实对投资界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新药投资人,原来并购太少,导致我们现金回流慢,现在Biotech公司的模式出来之后,很多品种可能在二期进行并购,这有可能会更促进创新药投资退出产生一些改善,这是有利的趋势。


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克纯

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克纯对赵群的观点表示赞同。他说道,“4+7”将会很大影响着中国医药行业未来的发展,所以我们的投资逻辑一个是要投创新的东西,第二个是要投全球化的东西。科学家要成为企业家,投资者怎么发觉有潜在的企业家,我们要有不同的思维,要动态的去观察。除情怀之外,资本的驱动也对创新起到很大作用。但是我相信,不忘初心、坚持初心,坚持为患者解决问题就一定会成功。


倚锋资本董事长朱晋桥

倚锋资本董事长朱晋桥也指出,全球药物创新格局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方兴未艾。“知本经济”来临,对于生物医药这种博大精深且细分赛道庞杂的学科而言,只有做到术业有专攻,有耐心,才能有好的收获。投资机构除了必备的专业技能,最重要的是能够帮助项目方,弯下腰来为企业做服务,为产业赋能,用资本助力生物医药科技进步。这点也需要我们投资人和科学家有共同的情怀与愿景。科创板是国内创新企业的一次历史性的机遇,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创新药发展性上现实与长远的关系。倚锋长期投资微芯生物等初创企业,帮助他们实现上市,未来也会坚持这一方向,致力于帮助优秀的企业在生物科技领域做更多事情。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