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还在妈妈肚子里就得了肿瘤,医生:“你命有我,不由天!”
很多孕妇到了快生的时候,都会感到紧张——辛苦怀胎这么久,心里都盼着临产前可别再出什么事情了。今年31岁、来自杭州萧山的小徐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实却没那么遂人心愿。

本文转载自“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

就在怀孕37周的时候,小徐的产检B超显示,她的宝宝可能得了个“肿瘤 ”。

成年人得肿瘤不算稀奇,但是宝宝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得肿瘤,是怎么回事?

经过再次产前诊断B超检查和MRI检查,又经过浙大儿童医院的专家会诊,医生得出的诊断结果是:小徐的宝宝患有“颌下肿瘤”,也就是在下巴附近长了一个肿块。这个肿块的性质尚不能确定,但是由于孩子太小,这个肿块将很可能在孩子出生后压迫呼吸道,导致孩子无法正常呼吸,从而出现窒息,导致最坏的结果。

怎么办?

孩子已经在妈妈肚子里呆了37周,眼看就快要出生,而且除了这个颌下肿瘤之外,其他发育都没问题,医生和家属都一定是不愿意放弃这个孩子的。

经过产前诊断会诊和讨论,医生们认为小徐可以继续妊娠,只是孩子的出生需要用剖宫产的方式,并且需要一露头之后马上采取治疗,才能让孩子有存活的希望。

给产妇治疗,给新生儿治疗,本来是浙大妇院医生的日常工作,但是给小徐的宝宝治疗,却是医生们很少遇到的。就像我们之前说的,这个宝宝需要“一露头”就马上治疗,通过外界力量才能进行呼吸,这就需要在剖宫产手术中给宝宝进行产时宫外治疗(EXIT)。

产时宫外治疗(ex-utero intrapartum treatment,EXIT)是一种新型的产科手术方式,最初应用于严重先天性膈疝阻塞气道的胎儿,保证胎儿在剖宫产术中的安全。EXIT的基本原理是维持母胎循环(维持子宫胎盘灌注)直到胎儿气道稳定或相关胎儿手术结束。它的最大特点之一是,胎儿在接受手术时,身体的下半部分仍在子宫内。因此,EXIT是一个需要高度协调、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多学科团队合作的高级别手术。

EXIT手术对小徐的宝宝来说,是一个最佳方案,但是这种高级别的手术需要多学科专家的支持。所以,浙大妇院产三科主任罗琼副主任医师和何赛男主任医师、赵柏惠副主任医师等团队成员,一起认真研究了小徐宝宝的治疗方案。罗琼还专门请来浙大儿院麻醉科、五官科、肿瘤外科等的专家们,制定术前术中术后准备方案。

因为宝宝的肿瘤情况还不能确定,所以医生们制定了两套手术方案。

小徐的剖宫产手术当天,浙大妇院产三科、麻醉科、手术室,联合浙大儿院五官科、麻醉科、肿瘤外科,组成了力量庞大的专家团队。儿科医生们都在旁边等待,一旦有情况马上抢救。

但是,留给医生们的时间依然不多了。

宝宝露头之后,断脐之前,是靠胎盘提供氧气,但是这种氧气可以支撑宝宝的时间却是一个未知数。“最多一个小时,也可能是几分钟。”所以,在宝宝出来之后,需要马上插管。

幸运的是,10分钟后,小徐的宝宝插管成功,等在一旁的NICU马上进行转运,为下一步宝宝自主呼吸的治疗进行准备。

这个在妈妈肚子里就长了肿瘤的宝宝,有惊无险地闯过了出生第一关。

“像小徐宝宝这样的案例是非常罕见的,也是难度非常大的。”EXIT手术为这样的宝宝打开了生命之路。如今的一句幸运,背后是多科室多专家的共同努力。

自然的选择,给人类生育以困难和挑战;医学的发展,则让生命的延续有了新的可能。

当危险来临,我们用实力证明:

“你命有我,不由天!”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12/12
    日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显示,礼来的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Verzenio)和安进的双特异性抗体注射用倍林妥莫双抗(blinatumomab,商品名:Blincyto)拟被纳入优先审评审批品种。
  • 2019/12/12
    生物探索有幸在礼来·学到临床研究人才培养项目一周年庆典上采访到了礼来中国高级副总裁,药物发展和医学事务中心负责人王莉博士、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医师罗飞宏教授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办公室曹国英主任。
  • 2019/12/12
    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且艰辛的过程,日本作为全球第二大创新药研发国家,仅次于美国,在1996年至2019年11月,累计批准新药406个。10年内仅在日本上市的新药也被日本公司所包揽。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