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半年获批新药中的“首例”
药明康德 · 2019/07/01
根据FDA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CDER)的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FDA总计批准了13款创新药。

本文转载自“药明康德”。

根据FDA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CDER)的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FDA总计批准了13款创新药。这一统计并不包括基因和细胞疗法。而FDA生物制剂评估和研究中心(CBER)的数据表明,2019年上半年,FDA还批准了一款基因疗法和一款疫苗。今年获批的新药中有多个“首例”。今天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将从这些“首例”中,与读者分享药物开发和审评的一些趋势。


▲2019年上半年获批新药和疫苗(数据来源:FDA官网,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制图)

首例通过实时肿瘤学审评(RTOR)获批的新分子实体

2018年FDA创新药获批数目能够创纪录,不但是新药研发企业努力的结果,也是FDA锐意改革,加快新药审评速度的结果。而RTOR,是FDA属下肿瘤学卓越中心推出的,帮助加快肿瘤学药物审评速度的一个重要试点项目。这一项目允许FDA在正式申请递交之前获得关键性数据,让审评团队能够更早开始审评过程并且与申请人进行沟通。

这一试点项目已经用于批准多款抗癌疗法扩展适应症。而今年5月,它第一次被用于批准诺华公司开发的Piqray(alpelisib)。使用RTOR和其它FDA推出的新举措,Piqray的获批时间比预计的PDUFA日提前了接近3个月!

将新药以最快的速度交到患者的手中,离不开监管部门的支持和协助,我们期待FDA继续进行监管流程的现代化,为造福更多患者助力。

首例治疗乳腺癌的PI3K抑制剂和首例治疗膀胱癌的个体化疗法

在癌症治疗领域,精准疗法正在逐渐成为新药研发的一个重要方向。去年,靶向NTRK基因融合的Vitrakvi是精准疗法的范例之一。而今年上半年获批的三款抗肿瘤疗法中,有两款创新疗法靶向携带特定基因突变的癌症患者。上面提到的Piqray是第一款针对携带PIK3CA基因突变的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的PI3K抑制剂。而4月获批的Balversa(erdafitinib)是针对携带致敏性FGFR3或FGFR2基因突变的膀胱癌患者的FGFR激酶抑制剂。这两款创新疗法都需要患者接受FDA批准的伴随检测,确认患者携带致敏性基因突变。


▲美国FDA癌症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 Pazdur博士(图片来源:FDA官网)

美国FDA癌症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 Pazdur博士表示,我们处在一个精准疗法和个体化疗法日益常见的时代。根据患者的特定基因突变或生物标志物来选择靶向疗法将成为未来治疗的新标准。

首例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基因疗法

基因疗法的复兴和蓬勃发展,是近两年来创新疗法开发的主题之一。今年9月17日,是Jesse Gelsinger先生去世20周年,这位年轻的罕见遗传病患者在接受基因疗法治疗的临床试验中,因为对病毒载体的免疫反应而去世。他的去世让基因疗法领域的研发停滞了近10年。曾经,人们以为基因疗法无法从这一悲剧的阴影中走出来。但是在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之下,基因疗法领域不但获得重生,而且近年来获得大型药企广泛关注。

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的Zolgensma为基因疗法的复兴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注释。这款基因疗法的研发过程也受到了Gelsinger先生去世的影响,然而研发人员的坚持,与患者勇敢的支持,让这款挽救SMA患者生命,并且为他们的未来带来无限可能的创新疗法终于获得FDA的批准上市。

首例治疗产后抑郁症的创新疗法

在美国,每9位妇女中就有一位受到产后抑郁症的困扰。这些患者在今年3月终于迎来的第一款专门针对产后抑郁症的创新疗法。这一创新药物研发的起点源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IMH)的基础科学研究。研究人员发现,人体中的黄体酮(progesterone)和去氧皮质酮的代谢产物能够与大脑中的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的受体结合。这些代谢产物能够增强GABA的抑制功能,从而影响神经细胞的兴奋性。

这一发现催生的一系列基础研究发现,这些代谢物的水平随着月经周期起伏。其中名为别孕烯醇酮的代谢物水平在孕期升高,在分娩后快速下降。而这是导致某些女性在分娩后出现抑郁和焦虑的原因之一。

Sage Therapeutics公司根据这些发现,开发出一种别孕烯醇酮配方,能够恢复产后妇女体内的激素水平。这款拥有创新作用机制的新药最终成为今年3月获批的Zulresso,为这一产品从学术研究转为创新疗法的征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Zulresso分子结构式(图片来源:Ed (Edgar181) [Public domain])

治疗抑郁症的新药研发一直是一个重大挑战,以前的抗抑郁药物作用的信号通路多为血清素信号通路。而今年除了Zulresso获得FDA批准以外,杨森(Janssen)公司的Spravato(esketamine)也获得FDA批准治疗严重抑郁症(由于ketamine曾经获批治疗其它适应症,Spravato不被列为新分子实体)。这款疗法同样具有与以往抗抑郁药物不同的作用机制,靶向NMDA信号通路。我们期待具有创新作用机制的抗抑郁药物能够不断涌现,开创治疗抑郁患者的新时代。

结语

虽然上半年获批新药的数目与创纪录的2018年(上半年20款新药获批)相比还有些差距,但是我们看到具有创新机制的新药仍然不断涌现,FDA对药物审评过程的改革和对新药研发的支持仍然不变。在今年的下半年中,我们预计还将看到多款具有创新机制的新药获得FDA批准,其中包括第二款“不限癌种”,靶向NTRK基因融合的精准疗法Rozlytrek(entrectinib)。这款新药已经在日本首先获批上市。

除此之外,新基公司的创新贫血疗法luspatercept,SAREPTA Therapeutics治疗杜兴氏肌营养不良症(DMD)的外显子跳跃疗法golodirsen,Aimmune Therapeutics公司治疗花生过敏的AR101都代表着治疗各自适应症方面的创新机制。我们期待在未来的6个月中,看到更多好药新药上市,为患者造福。

参考资料:

[1] Novel Drug Approvals for 2019. Retrieved June 27, 2019, from https://www.fda.gov/drugs/new-drugs-fda-cders-new-molecular-entities-and-new-therapeutic-biological-products/novel-drug-approvals-2019

[2] 2019 Biological License Application Approvals. Retrieved June 27, 2019, from https://www.fda.gov/vaccines-blood-biologics/development-approval-process-cber/2019-biological-license-application-approvals

[3] Bench-to-bedside: NIMH research leads to brexanolone, first-ever drug specifically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 Retrieved June 28, 2019, from https://www.nih.gov/news-events/news-releases/bench-bedside-nimh-research-leads-brexanolone-first-ever-drug-specifically-postpartum-depression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