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诺菲“挖角”诺华,吉利德瞄准BMS,AZ全球老大被传将离任?MNC高管又㕛叒生变,下一位是?
E药经理人 · 2019/06/11
赛诺菲新CEO、诺华新总裁、吉利德新首席商务官相继公布,外媒透露阿斯利康董事长、CEO或将离任。

本文转载自“E药经理人”。

01赛诺菲新掌门人确定


Paul Hudson

6月7日,赛诺菲新CEO人选终于浮出水面。自2019年9月1日起,韩保罗(Paul Hudson)将接替即将退休的白理惟(Olivier Brandicourt),担任赛诺菲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韩保罗此前担任诺华制药首席执行官以及诺华执委会成员,现年51岁的他在制药领域已积攒了28年的丰富经验。他先后在GSK、先灵葆雅、阿斯利康、诺华等知名跨国药企工作,并且在美国、日本和欧洲市场均有领导和管理经验。2016年5月,诺华的制药业务进行重组,拆分成为“诺华制药”和“诺华肿瘤”两大业务单元,原阿斯利康原美国区总裁及北美地区执行副总裁韩保罗出任诺华制药全球CEO。

赛诺菲管理层表示,韩保罗将助力公司应对新的战略挑战,尤其在研发和数字化领域。

白理惟于2015年4月加入赛诺菲,此前担任拜耳首席执行官。彼时的赛诺菲正处于困境中,糖尿病业务面临着价格压力,并且还有一批新的候选药物等待开发。他加入后进行了架构重组、削减成本等工作,将业务重心专注在普药和新兴市场、专科护理、糖尿病和心血管、疫苗、动物保健5个业务部门,并强化健赞罕见病业务,以此来逐渐改善赛诺菲业绩。

2018年赛诺菲业绩出现下滑,且披露已将白理惟的薪酬减少了25%。在这种情况下,即将在9月上任的韩保罗能否为赛诺菲业绩带来新的转变也是外界所期待的。

02诺华宣布新总裁


Marie France Tschudin

在韩保罗确认为新CEO的同时,诺华也随之宣布了新总裁,任命Marie France Tschudin为诺华制药总裁,并加入诺华公司执委会。

Tschudin曾在杨森制药、先灵葆雅、新基公司任职。在生物制药领域,Tschudin从强生子公司Janssen-Cilag的销售代表做起,在加入诺华之前在新基公司工作了长达10年之久。在新基期间,她领导了新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的血液领域业务。

2017年1月,她加入诺华担任欧洲地区负责人,管理一个创造了超80亿美元销售额的多元团队。目前她担任诺华于2017年收购的法国肿瘤药公司Advanced Accelerator Applications(AAA)的总裁。

对于这位新任总裁来说,接下来她在诺华的新品上市和内部管理等方面也将肩负重担。

上个月,诺华CEO万思瀚(Vas Narasimhan)提及了诺华将在未来几年推出25款药品上市的计划,其中包括10款潜在重磅药。并且随着诺华的产品线越来越多元,例如CAR-T细胞疗法Kymriah,被称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药物、针对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开发的一次型基因疗法“Zolgensma”,多发性硬化症药物Mayzent等新疗法的上市,如何快速扩展这些新品的市场很重要。此外,诺华CEO万思瀚目前战略方向在数字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发力,Tschudin 将承担其中部分工作。

03阿斯利康董事长、CEO将离任?


Pascal Soriot

近日,根据英国天空新闻报道,阿斯利康董事长Leif Johansson或将离任,阿斯利康正在寻找董事长的继任人选。

Leif Johansson自2012年起担任这家英国制药巨头的董事长。根据英国独立董事制度,独立董事需遵守带条件的任期限制,对于独立董事任期采取“遵守或解释”原则,超过9年任期的需进行独立性说明,只要董事会或股东大会认为独立董事具有独立性,则可继续任职。而此时距离Leif Johansson就任阿斯利康董事长已有7年时间,离决定是否连任以及需进行独立性说明还有不足2年的时间。

另有英国媒体报道,熟知此事的相关人士透露,阿斯利康还没有给换任定下明确的时间表, 但公司的提名及管治委员会正在密切关注该事项。

外媒表示,对于上述报道内容阿斯利康拒绝做出回应。与此同时,阿斯利康全球CEO苏博科(Pascal Soriot) 也面临着相似情况,他同样也在2012年的时间点加入阿斯利康任职全球CEO。

Leif Johansson和Pascal Soriot在任职至今帮助阿斯利康度过了一系列药品专利到期的考验,尤其是帮助公司度过被并购危机。此前在2014年,辉瑞曾计划以694亿英镑(约7300亿元)收购阿斯利康,一旦成功将成为彼时医药行业史上最大收购案,一时间轰动业界。而最终阿斯利康得以渡过被收购的危机,这就不得不提到董事长Leif Johansson和CEO Pascal Soriot在其中做出的努力。

为防止被收购,Soriot甚至做出了公司到2023年实现400亿美元业绩的承诺。2018年,阿斯利康实现了210亿美元的销售额,虽然离目标还有不小差距,但Soriot公开表示预期仍在可实现的范围。

此前,Leif Johansson在接受某瑞典媒体采访时曾提及到英国的独立董事制度规则。他也进一步表示:“我清楚这个规则,但关于是否继任我和Pascal对此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一位投资者认为,Leif Johansson将在18个月内离职,并且继任者将寻找接替Soriot的人选。

阿斯利康并不是英国唯一一个在寻找新董事长的制药巨头。GSK在今年一月也正式宣布,其董事长菲利普·汉普顿(Philip Hampton)已告知董事会将卸任,董事会已开始寻找继任者。他表示,辉瑞正剥离其消费者健康业务,“我认为这是离任的正确时机,让新主席在未来几年内监督这一过程,并领导GSK进入新阶段”。

04吉利德将收入新首席商务官


Johanna Mercier

5月底,吉利德也宣布了新的领导班子成员。Johanna Mercier 自7月1日起将担任吉利德科学首席商务官。

此前,Johanna Mercier负责领导BMS在美国、德国、法国和日本市场的业务。2017年8月,Johanna Mercier 成为BMS美国商业运营负责人,一年后同时负责德国、法国和日本市场的商业运营。

虽然即将注入Johanna Mercier这样的新力量,高管层的人事变动和工作交接似乎是接下来吉利德需要解决的的重点问题之一。

2018年12月9日,吉利德科学宣布自2019年3月1日起 由Daniel O'Day 担任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掌舵后,他很快开始整合自己的团队,不过显然接下里将面临人员变动带来的运营压力。长期担任吉利德首席财务官的Robin Washington已对外宣布了明年3月退休的计划,而公司执行副总裁、肿瘤治疗学和细胞治疗中心负责人Alessandro Riva也已于3月跳槽离职。

顺应医药产业发展趋势,顺应政策走向,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或正在探索向创新研发生物医药企业转型。创新是未来唯一的出路!那么如何转型?如何在现有基础上布局研发?自研还是海外扫货?海外引进项目该注意哪些风险?中国目前的市场环境下,研发创新有哪些“雷”要避免?

6月21日,由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主办,上海医药集团作为发起与战略合作单位,E药经理人杂志承办的2019浦江医药健康产融创新发展峰会将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会议主题为“大变革下的企业选择及创新投资机会”,届时将会有国内创新药领域大佬分享创新经验,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药明康德执行副总裁、首席商务官杨青,恒瑞医药全球研发总裁张连山以及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洪坦将共同探讨“中国新药研发从第三梯队跃进第二梯队的进阶要素是什么?”。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