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新药有望3月获批,或迎来首个真正意义上新型抗抑郁药物
DeepTech深科技 · 2019/02/19
由美国医药巨头强生旗下杨森(Janssen)研发的一种新药——Esketamine,有望通过 FDA 审批上市,成为几十年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型抗抑郁药物。

本文转载自“DeepTech深科技”。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病,全球估计共有 3.5 亿名患者。抑郁症不同于通常的情绪波动和对日常生活中压力产生的短暂情绪反应。尤其是,长期的中度或重度抑郁症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疾患。患者可能会受极大影响,在工作中以及在学校和家中表现不佳。最严重时,抑郁症可引致自杀,每年自杀死亡人数估计高达 100 万人。世卫组织预计到 2020 年,抑郁症将从社会第三大疾病负担上升为第二位,仅次于冠心病。


图|抑郁患者(图源:pixabay)

抑郁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些人靠酒精来抑制抑郁症,甚至是毒品,英国散文家德·昆西就曾用鸦片麻痹抑郁的痛苦。一些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也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各种副作用,如今,由美国医药巨头强生旗下杨森(Janssen)研发的一种新药——Esketamine,有望通过 FDA 审批上市,成为几十年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型抗抑郁药物。

2 月 12 日,在马里兰州银泉市举行的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会议上,咨询委员会以 14 票赞成、2 票反对,1 票弃权的投票结果,推荐 Esketamine 的药物用于治疗抑郁症

FDA 预计在今年 3 月 4 日之前作出最终决定。这个消息对一些研究人员无疑是个好消息,来自纽约市 Mount Sinai 医院的精神病学家 James Murrough 表示:“对此,我还是感到有点震惊。如果这成为现实,那我们正在完成一件自从抗抑郁药物最初被发现以来我们从来都没做过的事情。”

镜像分子氯胺酮——天使?魔鬼?

目前,大部分抗抑郁药以单胺神经递质系统作为作用靶点,药物见效所需时间长达几周。例如,5-羟色胺受体,也被称为血清素受体或 5-HT 受体,是一种脑内化学物质,在情绪与行为调节中有关键作用。它们可以用来调节兴奋性和抑制性神经传导物质的传递。5-羟色胺被储存在神经元突触末梢被称为囊泡的小囊内,随神经元放电,5-羟色胺被释放进突触,与突触后神经元上受体结合。5-羟色胺被普遍认为是幸福和快乐感觉的贡献者,当信号失衡时通常认为可导致抑郁。而一般抑郁药见效慢有一种潜在的解释:单纯阻断 5-HT 及 NE 再摄取只能发挥间接效应,而重复给药所带来的神经生物学适应性变化则具有更为直接的抗抑郁价值,但目前尚无临床数据可以证实。


图|氯胺酮 (图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氯胺酮是两种互为镜像的分子的混合物,按药理学的分类,氯胺酮是一种分离性麻醉药物。主要是通过静脉或肌肉注射的方式,做为手术切除组织,断骨复位固定手术,以及外科清创等工作的麻醉剂。它可以透过对大脑边缘部的作用,从而影响大脑皮层的选择作用。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氯胺酮具体如何在大脑中工作,但研究人员早在 21 世纪初就发现了氯胺酮同时可以起到抗抑郁作用,相比于存在起效延迟的抗抑郁药而言,单剂氯胺酮可在数小时内迅速改善抑郁症状及自杀想法。

不过,氯胺酮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就在一念之间,氯胺酮滥用已有近 30 年的历史。1971 年 Siegel 首先报告了美国旧金山和洛杉矶市的氯胺酮滥用病例;此后,粉剂、片剂氯胺酮陆续出现在街头毒品黑市中。

高剂量的氯胺酮则可以划分为是一种毒品,又名 K 粉,长期吸食氯胺酮会对脑部造成永久损害。其副作用主要有对药物的依赖性;记忆力及智力衰退;说话含糊、口齿不清;情绪不稳定、躯体行动机能受损;呼吸和心脏机能受损等;还可出现精神异常和情绪障碍,表现为形式思维障碍、语义性记忆损、伤和社交能力的降低等。

Esketamine

尽管氯胺酮已被批准用作麻醉剂,但并不能申请专利。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更侧重于研究一些可申请专利的化合物,试图模仿氯胺酮的结构来达到相同的治疗效率。Esketamine 就是其中一种,它只含有一种构成氯胺酮的分子。


图|一种基于药物氯胺酮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图源:Credit: Kevin Link/SPL)

Esketamine 是一种 N-甲基-D-天冬氨酸(NMDA)受体的非竞争性拮抗剂,是一种见效迅速的抗抑郁药,具有全新的药物作用机理。它的作用方式与目前治疗严重抑郁症的药物不同,通过调节谷氨酸受体活性,esketamine 能够调节抵抗性抑郁症患者大脑细胞之间的神经突触的可塑性,从而迅速并且持久地改善患者症状。而且 Esketamine 是鼻内用药,可以在专业医护人员的监督下,由患者自己使用。Esketamine 曾获得美国 FDA 授予的两项突破性疗法认定,包括治疗耐药性抑郁症(2013 年 11 月)和即将发生自杀风险的重度抑郁症(2016 年 8 月)。

在 FDA 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强生公司展示了五项 III 期临床试验和几项小药试验的数据,这些试验共包括 1700 多人。在五项 III 期试验中,只有两项显示阳性结果,接受 Esketamine 治疗的患者仅比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略有改善。

但长期安全性表明,与短期 (4 周) 研究的数据相比,esketamine 总体上是可以耐受的,在给药时间长达 52 周内,并没有出现新的安全信号。由 Esketamine 相关不良反应引起的停药率也很低,通常发生在最初几周。大多数治疗中出现的副作用,包括解离性症状、头晕/眩晕、血压升高和镇静,都是在给药后不久发生的,患者可以在卫生保健专业人员的监督下,快速地在给药当天内解决。除了全面的临床研究项目,强生公司还提出了一份很有说服力的风险评估和缓解策略 (REMS)。

投票反对批准 Esketamine 的两名 FDA 小组成员提到了对药物的种种担忧:如 Esketamine 只能起到轻微的改善作用、Esketamine 的副作用 (包括类似于氯胺酮的致幻效应),以及药物可能被滥用的可能性

但大多数小组成员还是对 Esketamine 投了赞成票,这些小组成员也指出了他们的观点,他们表示至少有一些人可能会从 Esketamine 中受益。


图|强生公司(图源:路透社)

强生公司对其受试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试者愿意冒着致幻效应和其他副作用的风险去尝试新药,因为抑郁症让人难以忍受。咨询委员会成员 Steven Meisel 是明尼苏达州伍德伯里 Fairview 卫生服务公司药物安全系统主任。他表示他被这项调查报告的结果说服了,“尽管氯胺酮是一种令人十分讨厌的药物,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尽可能多地考虑病人的声音。”

谨慎前行

一些官员也提出了他们的建议,表示如果 FDA 批准了 Esketamine,他们有可能会提出患者需要在指定的治疗场所接受药物治疗的需求,在这些治疗场所里,患者将接受大约两个小时的监控。同时,他们可能还会要求强生公司对使用药物的患者进行登记存档,并跟踪他们多年,用来长期追踪这些患者的健康状况,并确保没有人非法转售这种药物。


(图源:pixabay)

由于人们对氯胺酮抗抑郁症的机制及其会产生的长期影响还知之甚少,因此要将其作为首选治疗药物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耶鲁大学纽的精神病学家 Gerard Sanacora 表示,“这不是下一个百忧解”。但他也认为对于一些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

如果 Esketamine 可以成功过审,对于全球的抑郁症患者,特别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或许可以为他们暗无天日的生活打开一扇窗户。而至于药物滥用问题,我们不能因为狮子会吃人就不让它存在,我们不能因为锋利的刀会划伤人就放弃利用,正确认识,谨慎使用,明确规范才是我们更应该考虑的事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