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失败后
健康点healthpoint · 2019/01/21
丑闻发生后,当务之急是厘清学术研究的伦理边界。被主流科学界批判罔顾技术限制,违反伦理法则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有了初步调查结果。

本文转载自“ 健康点healthpoint”。


据新华社消息,广东省“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调查组透露,该事件系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为追逐个人名利,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私自组织有关人员,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

调查组认为,该行为严重违背伦理道德和科研诚信,严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调查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对贺建奎及涉事人员和机构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对已出生婴儿和怀孕志愿者,广东省将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指导下,与相关方面共同做好医学观察和随访等工作。

“基因编辑婴儿”研究相关人员的去向,目前仍不明朗。停薪留职的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最后一次公开场合露面,定格在2018年11月28日的香港大学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会场。处于舆论风暴中的贺建奎手提棕色公文包,并没有像其他嘉宾一样直接从观众席登台,而是从讲台左侧上台。他对舆论的质疑作出回应之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再次露出行踪,已经是一个月之后,被《纽约时报》记者拍到他出现南方科技大学运营的一个用于招待访学学者的宾馆的阳台上。据财新记者了解,这个宾馆楼下有众多保安护卫,记者未能与之对话。

无论是贺建奎团队的几名曾对外发声的成员,还是贺建奎本人,都不再回应媒体的提问。

2018年底,“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接连入选权威期刊《自然》和《科学》的年度事件。《自然》杂志将贺建奎选为年度十大科学人物之一,标题称其为“CRISPR流氓”;《科学》杂志则将此次研究列为2018年三大科学事件崩坏之一。

英国科学家、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组织者之一的Robin Lovell-Badge在2019年1月9日告诉财新记者,据他所知,贺建奎的研究没有明显触犯相关法律或规定。但他提出,除贺建奎以外的其余研究团队成员(如科学家、进行辅助生殖的医院、产科医生等)被说服加入该研究的过程,可能存在问题。他称,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其中存在金钱往来,而据其了解,贪污腐败、收受贿赂等行为在中国最高可面临死刑。此言论被一些媒体讹传为贺建奎或面临死刑。

此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称,目前媒体所报道的有关“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的情况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伦理准则,相关部门和地方正在依法调查,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但截至目前,调查结果仍未公布。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hiCTR)于12月17日发布说明称,贺建奎、覃金洲两位研究者的临床试验“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补注册申请,被该中心驳回。

该注册中心是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一级注册机构。注册中心表示,前述临床试验并不符合注册要求。两位研究者未能在11月28日践约,向注册中心提供原始数据,且未回答涉及该试验伦理审查、知情同意过程、研究设计、试验实施地、经费来源等方面的两次质询。

但驳回试验注册已无法抹去两名基因编辑双胞胎出生的事实。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披露的结果看,此次基因编辑结果并不成功,且对两个孩子影响未知。有专家认为,该研究或把编辑失败的孩子当成“小白鼠”。2018年12月底,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伦理研究中心名誉主任邱仁宗在北京协和医学院举办的一场分享会上指出,该研究问题重重,包括科学上不严谨、缺乏必要性和有效性、知情同意无效、伦理审查无效且可能是伪造、对孩子严重不负责任等等。

但多名法律专家担忧,由于目前法律规定落后,该试验相关人员所能受到的处罚或将非常轻微,“现在几乎很难去对他(贺建奎)进行处罚,也很难再进一步限制这类行为。”北京卓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梁虹告诉财新记者,“如果现在不修法,对他没有处罚,没有警示作用,接下来就很可怕,相当于一个缝开了。”但邱仁宗也对财新记者表示,高新科技很难用法律去作出规定,因为法律总是滞后于科学探索的发展,“科技发展很快,制定修改法律得花多少时间”?

失败的编辑

调查组介绍,2016年6月开始,贺建奎私自组织包括境外人员参加的项目团队,蓄意逃避监管,使用安全性、有效性不确切的技术,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2017年3月至2018年11月,贺建奎通过他人伪造伦理审查书,招募8对夫妇志愿者(艾滋病病毒抗体男方阳性、女方阴性)参与实验。为规避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不得实施辅助生殖的相关规定,策划他人顶替志愿者验血,指使个别从业人员违规在人类胚胎上进行基因编辑并植入母体,最终有2名志愿者怀孕,其中1名已生下双胞胎女婴“露露”“娜娜”,另1名在怀孕中。其余6对志愿者有1对中途退出实验,另外5对均未受孕。

“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由贺建奎牵头。据其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陈述,双胞胎父母中的父亲为HIV阳性,母亲为阴性。他们先对父亲进行了“洗精”操作,即将精子从精液中分离洗出,由于HIV病毒仅存在于精液中,洗过的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可避免病毒传播。

随后,“洗出”的精子与卵子结合,并逐渐发育成胚胎,在此过程中,贺建奎及其团队通过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进行编辑。CRISPR是一类重复DNA序列片段,广泛存在于不同类型的细菌中,用于识别和抵御病毒侵袭。2013年初,多个实验室相继证明,CRISPR/Cas9可作为新一代基因编辑工具,高效编辑人类基因组。这一技术的专利权最终归属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张锋,但至今仍有争议。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在《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一书中写道,CRISPR/Cas9是一种简洁高效的基因编辑技术。该技术主要分为两部分,其中,CRISPR为一类DNA序列,Cas9蛋白则被称为“分子剪刀”,后者所携带的向导RNA可与前述DNA序列配对,一旦发现该序列,“分子剪刀”就会将其切割。

但王立铭指出,该技术存在难以克服的“脱靶效应”,目前无法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完美应用……

仍然出生的孩子

贺建奎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指出,他曾对胚胎采用移植前基因诊断和全基因组测序技术,结果显示,当时并未检测到脱靶。

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告诉财新记者,根据贺建奎在峰会上披露的试验过程,其对胚胎的标记方法、基因编辑结果的显现方法等,都存在问题。“我觉得他并不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科学家,而且这次研究主要还是伦理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

魏文胜指出,即使贺建奎选择了合适的测序技术,也难以证实编辑成功,因为......

(以上为内容节选,全文请访问财新网阅读更多)

更多相关文章:

贺建奎去哪了?他入选《自然》2018十大人物,被称CRISPR流氓 [2018-12-20]

12月20日,最新一期《自然》杂志刊登了2018年影响世界的十大科学人物。贺建奎作为“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主角入选,另一位华人科学家是发现石墨烯超导角度的曹原。

《自然》关于贺建奎的介绍文章用“CRISPRrogue”(CRISPR流氓)作为标题。CRISPR是一种基因编辑技术。上个月,贺建奎宣称创造出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运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获得艾滋病免疫,此试验因技术、伦理、透明度等问题引得全球舆论一片哗然。(参见“美国批准全球首个CRISPR基因编辑药物临床试验”) 

多个试验相关方与此事撇清关系,目前并无进一步解释。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注册信息,南方科技大学为此试验的研究实施负责单位。贺建奎曾在香港学术峰会上透露实验经费主要来自大学和他自己出资。财新记者曾多次致电南方科技大学询问相关情况,均未得到回复。财新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贺建奎本人,也未得到回复。

“基因编辑婴儿”试验被指失败 贺建奎注册申请遭驳回 [2018-12-17]

日前,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hineseClinical Trial Register,ChiCTR,下称注册中心)发布最新说明称,贺建奎、覃金洲两位研究者的临床试验“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补注册申请,已被该中心驳回。从2018年11月30日起,该试验的进行状态更新为“中止或暂停”。

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被曝已在中国“横空出世”,引发科学界伦理争议。“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牵头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停薪留职),与多家与试验相关的机构,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此前,财新记者从注册中心网站上了解到,前述临床试验"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即为"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的注册题目,研究课题的正式科学名称为《基因编辑人类胚胎CCR5基因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注册号为ChiCTR1800019378。登记的研究实施时间为2017年3月7日至2019年3月7日,试验主办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和深圳和美妇儿医院,研究实施负责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经费或物资来源”一栏登记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

贺建奎获3亿元投资 投资人包括“莆田系”和美医疗股东 [2018-11-30]

“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发各界关注和专业人士的指责。11月26日,人民网报道称,经过基因编辑的一对双胞胎婴儿已经出生,项目由34岁的贺建奎负责。引发争议后,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和美妇儿医院、深圳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等机构相继称未参与试验,与贺建奎撇清关系。

11月28日,贺建奎现身香港大学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问及此次试验的资金来源,他表示试验始于三年前,那时他是大学教授,用自己的工资支付试验所需的医疗费用,少部分的基因测序费用由学校的科研资金支付。他强调,任何自己名下的公司都没有为本次试验提供资金、场地、人以及设备。

贺建奎在从事基因编辑研究之外,创立了两家公司,根据公开信息,一共获得私募融资2.95亿元,以及4000万元政府补贴。谁在资助贺建奎的公司?贺建奎的公司是否真的完全在局外呢?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