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糖丸”的人走了,我国维持无脊灰状态还有哪些挑战?
科技日报 · 2019/01/07
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这一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中,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本文转载自“科技日报”。

顾方舟 新华网 资料图

1月2日,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这一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中,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世纪五十年代,顾方舟与合作者一起在国内首先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部“脊灰活疫苗制造及检定规程”,指导了我国后来20多年数十亿份疫苗的生产与鉴定。2000年10月,经中国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消灭“脊灰”证实委员会证实,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无脊灰国家。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介绍,上世纪50-60年代,我国脊髓灰质炎每年发病数在2万-4万例,90%-95%的患者有后遗症,而且由于有大量的漏报病例,实际发病人数远不止这些。1988年,在推行计划免疫的基础上,我国开展了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工作,通过疫苗的广泛使用,大大降低了全国脊髓灰质炎发病率,目前我国已处于“无脊髓灰质炎”状态。

我国实现了无脊灰目标

什么是脊灰?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是由脊灰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多发生于儿童,故俗称为‘小儿麻痹症’。感染者可能出现肢体麻痹,出现麻痹的病例多数留下跛行等终生致残。脊灰病毒按其抗原性不同,分为Ⅰ型、Ⅱ型、Ⅲ型共3个血清型。”湖南省儿童医院儿童保健所主任医师刘康香说。

脊灰可防难治,一旦引起肢体麻痹易成为终生残疾,甚至危及生命。接种脊灰疫苗是预防脊灰主要而有效的措施,全程接种脊灰疫苗后能产生持久免疫力。

我国自1965年起开始全国范围内接种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OPV),脊灰病例数开始下降,1965-1977年间,每年脊灰病例报告数在4500-29000例之间。1978年开始实施扩大免疫后,与实施扩大免疫前相比,脊灰病例数下降了70%。

至1988年,随着脊灰疫苗接种率的提高,脊灰病例报告数下降至667例。1989-1990年间,我国脊灰疫情出现反弹,随后部分省份开始实施OPV强化免疫活动,1993年起强化免疫活动扩展到全国范围,有效的阻断了脊灰野病毒的传播。

自1994年以来已无本土野病毒引起的脊灰病例,并于2000年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认证,实现了无脊灰目标。

糖丸是疫苗的一种

全球使用的脊灰疫苗种类有哪些?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王华庆说,目前使用的脊灰疫苗主要有两种: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OPV)和注射脊灰病毒灭活疫苗(inactivated polio vaccine, IPV)。

1952年,美国科学家Jonas Edward Salk发明了脊灰病毒灭活疫苗。在随后的几年中,两种类型的疫苗相继得到生产,一种是利用毒性较强的脊灰野病毒毒株生产的灭活疫苗。其中的脊灰病毒被杀死而不具有生物活性,但仍可在受种者体内引发免疫反应。

另一种是美国科学家Albert Sabin研发的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它所使用的是具有生物活性的脊灰病毒的减毒株,通称Sabin株。作为一种减毒株,与IPV相比,可以通过在受种者中建立肠道免疫,有效的阻断脊灰野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是实现消灭脊灰的重要手段。

糖丸,又称为“三价脊灰减毒活疫苗”,服用后可预防3种类型的脊髓灰质炎病毒。作为疫苗的一种,糖丸疫苗需用奶粉、奶油、葡萄糖等材料作辅剂,将液体疫苗滚入糖中。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倡导使用Sabin株生产的IPV,日本已于2012年引入Sabin株生产的IPV。我国研发的Sabin株IPV疫苗也已经上市使用。

脊灰口服糖丸tOPV已全面停用

IPV和OPV的主要区别有哪些?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介绍,OPV是用脊灰野病毒株经过细胞传代复制后致使病毒毒力减弱后筛选得到的疫苗株制成的,含有减毒脊灰活病毒。IPV通常由遴选的脊灰野病毒株或者脊灰疫苗株经甲醛灭活制成。其次,接种途径不同,IPV为注射接种,OPV为口服。OPV分固体(糖丸)和液体两种。 IPV现阶段没有发现有严重的不良反应,OPV在极罕见情况下可能发生疫苗相关脊灰型麻痹。但OPV在建立肠道免疫方面比IPV效果好。

2016年5月,国家卫计委发明电,全面停用脊灰口服糖丸tOPV,改用风险更小的脊灰口服滴剂bOPV(《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停用三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的通知 国卫发明电【2016】34号》),同时将首针的脊灰灭活疫苗IPV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文件还指出,首次接种应该在宝宝2个月时,使用灭活疫苗(IPV针剂),后续三针使用二价减毒活疫苗bOPV。

“一类疫苗是由政府出钱、百姓免费接种的疫苗。二类疫苗是群众自愿、自费接种的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有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糖丸属于一类疫苗,灭活疫苗在一些地区是二类疫苗。但是,二类疫苗与一类疫苗一样,在上市前经过严格的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在生产过程中经过严格的质控管理,成品经过严格的质量检验,因此是安全的。二类疫苗是对一类疫苗的重要补充。”王华庆说。

全球还未消灭脊灰

我国已无脊灰病例,为什么还要接种脊灰疫苗?

国内外的实践证明,保持高水平的脊灰疫苗接种率,能有效阻断脊灰病毒传播。中国脊灰的预防控制始于20世纪60年代推广口服OPV,脊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通过加强常规免疫和开展脊灰疫苗补充免疫活动,1995年以来无本土脊灰野病毒引起的病例,2000年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被证实无脊灰。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樊春祥说,尽管我国已无本土脊灰野病毒病例,但全球还未消灭脊灰,脊灰野病毒病例还在一些国家发生,我国与世界上2个有脊灰本土流行国家——阿富汗及巴基斯坦接壤,与非洲贸易往来也日益增加,因此我国始终面临脊灰野病毒输入的风险,我国儿童仍有感染脊灰的风险。如果停止脊灰疫苗接种,会导致人群免疫水平下降,造成输入脊灰野病毒在我国的传播,去脊灰流行国家旅行也会增加个人感染风险。因此,在全球消灭脊灰之前,我国不能停止脊灰疫苗的接种。

1988年,全球消灭脊灰行动启动,此后,全球范围内脊灰病例减少了99%以上,但近几年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地方性传播仍在继续。2014年,全球仍有9个国家有脊灰野病毒病例,共报告359例,有3个国家呈本土流行;2015年全球共发生74例脊灰野病毒病例,只有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仍有本土流行病例。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介绍,由于全球仍有国家脊灰流行,我国1995年、1996年在云南省发生过输入脊灰野病毒病例,1999年在青海省监测到由印度输入脊灰野病毒引起的病例,2011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了由巴基斯坦输入的脊灰野病毒引起的疫情。通过采取一系列应急免疫措施,均及时阻断输入脊灰野病毒在我国的传播。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1/04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月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 2017/08/17
    科学家通过“劫持”植物,使脊髓灰质炎疫苗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制作了一种病毒类粒子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具备训练免疫系统所需的所有功能,但没有一种武器能引起感染,这有可能改变疫苗生产。
  • 2017/05/10
    浙江宁波人,病毒学家、教授。顾方舟研究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及控制42年,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1958年他在我国首次分离出“脊灰”病毒,为免疫方案的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上世纪60年代初,他研制成功液体和糖丸两种活疫苗,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同时提出采用活疫苗技术消灭“脊灰”的建议及适合于我国地域条件的免疫方案和免疫策略。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