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治好宫颈癌,我愿意做出改变
生物探索 · 2018/12/19
作者:DeboraBatchelor(2018.4.11) DeboraBatchelor和她的丈夫Jason(图片来源mdanderson) 我不喜欢改变。但有时候为了生存,你需要这样做。 我是一个小镇女孩,一生都住在密西西比南

    作者:DeboraBatchelor(2018.4.11)

    DeboraBatchelor和她的丈夫Jason(图片来源mdanderson)

    我不喜欢改变。但有时候为了生存,你需要这样做。

    我是一个小镇女孩,一生都住在密西西比南部。除了一次去墨西哥的度假胜地外,我没有去过离我小镇超过500英里的地方。

    2016年11月,我来到MD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宫颈癌治疗。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坐过飞机。从我的小镇到全美国第四大城市,没有丈夫的陪伴,真的很可怕。我从没想过我能做这件事。但是我做到了,并且如今我又回到了“无癌”状态。

    ▲子宫颈癌的诊断

    2014年1月,在经历了阴道大出血后我被诊断出患有I期宫颈癌。

    三年前,我做了子宫内膜消融术,它通过破坏子宫内膜,来缓解女性月经期的严重出血。一开始这个治疗很有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月经量减少了很多。

    然而,后来我又开始大量出血。我去看了妇产科医生,安排了子宫切除术。但医生在做盆腔检查时,发现我宫颈有些异常。巴氏涂片检查和活组织检查结果均提示宫颈癌阳性。于是,我没有做子宫切除术,而是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医院接受了7周的化疗和35次放疗。

    那年晚些时候,PET扫描显示我的骨盆区域有一个可疑的淋巴结,所以我又做了一轮化疗。第二年,不正常的淋巴结仍然存在,而且越来越大,我做了第三轮化疗。2016年,当妇产科医生建议我进行第四轮化疗时,我决定给MD安德森癌症中心打个电话。

    ▲前往MD安德森

    我在休斯顿呆了一个星期,和MD安德森的医疗团队讨论进行临床试验的可能性。但在我参加之前,我的淋巴结必须接受活检,我的外科医生桑杰·古普塔(SanjayGupta)博士认为这太冒险了。这个淋巴结太靠近我的主动脉,所在区域有很多静脉,活检针必须穿过我的肠子才能到达。古普塔医生不想冒险割破我的肠子或血管。于是临床试验“黄”了。

    我很担心等到最终能做活检并采取进一步治疗时,癌症已经扩散到其他地方。不过AnnKlopp博士有了另一个计划,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治愈”,我已经三年没听到这个词了,所以我决定按她说的做。

    ▲摆脱宫颈癌

    Klopp博士的计划包括化疗、外部放疗和一种称为近距离放射治疗的内部放疗。为此,我不得不在休斯顿呆8个星期。我收拾好行李,找了一间临时公寓。我很紧张。进城的第一天,我发现我新住处的钥匙坏了。所以,我独自一人在休斯顿,路上带着三袋行李和杂物,不知道如何进入公寓。我差点儿离开,坐上回家的飞机。

    幸运的是,我在MD安德森认识的一位巴士司机主动提出要和我呆在一起,直到公寓经理处理好钥匙的问题。我在MD安德森医院遇到的其他病人也非常鼓舞人心。他们的一些成功故事听起来竟是如此的不真实。很快,我不再把他们看作病人,而是当成了希望。

    我在去年3月完成了治疗。自2017年6月以来,我没有发现任何癌症复发的迹象。今天,我只剩臀部还有一点点骨痛,但这我应付得来。我每天都感谢上帝给了我去MD安德森的机会。刚开始治疗的时候很难受,但忍受几天的不适换来治愈是值得的。

    汉鼎好医友编译整理

    参考来源: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8/04/why-i-braved-the-big-city-for-cervical-cancer-treatment.html

    原文标题:为了治好宫颈癌,我愿意做出改变

    原文链接:https://www.haoeyou.com/cervicalcancerlist/2018121804.html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