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长文丨7万个单细胞测序,绘制人类妊娠早期的胎盘图谱
BioArt · 2018/11/15
11月15日,来自英国剑桥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Nature上以长文形式发表了题为Single-cell reconstruction of the early maternal–fetal interface in humans的研究成果,利用妊娠早期胎盘的约7万个细胞进行单细胞测序并绘制了图谱,为理解人类妊娠早期的细胞组织和细胞通讯带来了新见解。这项研究还探索了对妊娠成功至关重要的维持生理环境稳定的机制。

本文转载自“BioArt”。


当前,人类细胞图谱(Human Cell Atlas)等国际研究项目正在尝试鉴定参与发育、健康和疾病的所有细胞类型。在人类妊娠早期,胎儿胎盘植入子宫内膜(蜕膜,decidual)、胎盘滋养细胞与母体细胞混合。这种关系对于妊娠成功至关重要,但是妊娠早期蜕膜内的细胞互作仍不清楚。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描述了人类妊娠早期(6-14周)胎盘的约7万个细胞的转录组以及与之匹配的母血和蜕膜细胞,研究了胎盘-蜕膜界面处的胎儿细胞和母体细胞之间的“交流”,并利用所得数据开发了一种新型统计工具(CellPhone, www.CellPhoneDB.org/),用以预测潜在的特殊的细胞间互作。


单细胞转录组测序的工作流程图

作者发现了个别细胞亚群的特化功能,并鉴定出了可能有助于使有害母体免疫反应最小化的调控互作。此外,作者还鉴定出了蜕膜自然杀伤细胞(dNK,decidual natural killer)的三个主要亚群。他们认为在初次妊娠期间,dNK1亚群细胞与特定的胎盘细胞之间的互作可能使dNK1细胞能够更加有效地应答再次妊娠时的胎盘植入。这些发现为理解早期妊娠提供了重要信息,或许对提高妊娠相关疾病的诊疗具有一定意义。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