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医疗意见有多重要?超过40%的乳腺癌患者改变了诊断
生物探索 · 2018/10/24
第二医疗意见在欧美国家相当常见。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整形外科医生乔纳森·谢弗(Jonathan Schaffer)说,它们能带来心灵的平静,并鼓励患者参与其中。 “如果你的医生不支持你寻求第二医疗意见,那

    第二医疗意见在欧美国家相当常见。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整形外科医生乔纳森·谢弗(Jonathan Schaffer)说,它们能带来心灵的平静,并鼓励患者参与其中。

    “如果你的医生不支持你寻求第二医疗意见,那你要赶紧闪人。”

    住在纽约州锡拉丘兹(Syracuse)的特丽莎·托里(Trisha Torrey)对此有切身体会。

    2004年7月,托里的腹部被查出有高尔夫球大小的肿块,医生将其诊断为一种罕见的致命肿瘤。外科医生切除了腹部肿块并告诉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托里想要看一看,但肿块已经被送去做病理。

    托里的外科医生对该肿块很困惑,便咨询了另一名医生,他们一致觉得托里患有皮下脂膜炎样的T细胞淋巴瘤。这种疾病预后很差,只能活几个月。他们想尽快对托里进行化疗。接下来,托里有两到三周没有睡觉,她查阅了关于这种疾病的所有信息。与此同时,托里的其他检测结果--包括血液检查和CT扫描--没有显示出癌症的迹象。这是第一个警示信号。

    “我告诉我的医生,‘我需要再听听意见,’”托里说,“医生看着我说,‘你的肿瘤如此罕见,没有人会比我知道的更多。’”

    ▲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托里要了她的病历。通过亲自检查,她发现医生们要求的一项测试--克隆性测试--的一些结果缺失了。她对(最初的医生)说,“没有那些检查结果,你也打算让我接受化疗吗?”

    托里经朋友介绍找到了另一位医生,他把托里的实验室结果寄给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结果显示:托里没有癌症。她患有脂质炎,即脂肪细胞的炎症,她的克隆性测试(她的原始医生没有做的那一项)将会证明这一点,因为癌细胞会自己克隆,而良性细胞不会。事实证明,托里的细胞并没有自我克隆。

    托里松了一口气,但她也很生气,“它不仅让我失去了对这个系统的信任,还花掉了我所有的积蓄以支付我的账单!”

    而这次经历也让托里从一个被动的医疗服务接受者变成了今天的病患维权者。她认为,如果你想要得到另一种意见,不要犹豫。几乎没有人需要当场做出决定。你可以考虑它们,你也应该考虑它们。你完全可以放心地说,“我不确定我需要做什么,但我想我需要另一种意见。”

    ▲新研究,揭示第二医疗意见的价值

    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指定的癌症中心,一项由多学科肿瘤委员会(MTB)进行的复审,改变了43%的乳腺癌患者的诊断,这些人接受了乳腺癌的第二医疗意见。

    在70名寻求第二医疗意见的乳腺癌患者中,有33名患者进行了额外的影像学检查;25名患者接受了进一步活检;16名患者发现了新的癌症;14名患者因第二医疗意见导致病理解释的改变;11名符合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的基因检测指南的患者进行了基因检测,但没有一个患者表现出除了未知意义的变异以外的突变。在全面检查后,70名患者中有30名(42.8%)在MTB复查后,诊断出现了变化。

    这项研究结果表明,转诊获得第二医疗意见可能会对许多病人的诊断产生影响,而且是有益的。

    参考来源:health.usnews、practiceupdate

    乳腺癌最新治疗方案https://www.haoeyou.com/ruxianai/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