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特别关注丨祝贺张锋、王萌、张元豪等入选HHMI研究员

2018/05/24 来源:BioArt
分享: 
导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当选的19位HHMI研究员中有3名熟悉的华人面孔,分别是来自MIT/Broad Institute教授张锋、贝勒医学院分子人类遗传学系和Huffington衰老研究中心Robert C. Fyfe副教授王萌以及斯坦福大学教授Howard Y. Chang(中文名张元豪)。

本文转载自“BioArt”。

5月23日下午,在世界生物医学研究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简称HHMI)官网公布了最新一批入选的19位科学家的名单(从675名申请者中筛选,入选率不到3%),每位科学家将在未来7年的聘期(此前HHMI的聘期一般为5年,每年资助约100万美金)里获得约800万美金的资助(总共资助2亿美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当选的19位HHMI研究员中有3名熟悉的华人面孔,分别是来自MIT/Broad Institute教授张锋、贝勒医学院分子人类遗传学系和Huffington衰老研究中心Robert C. Fyfe副教授王萌以及斯坦福大学教授Howard Y. Chang(中文名张元豪)。


图片来源于HHMI官网

1982年出生于河北石家庄的张锋前不久还先后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这次又拿到HHMI可谓梅开三度。张锋博士可谓当今世界科学领域最受关注的华人科学家,也被视为角逐诺贝尔奖的热门人选之一(尽管很多人不看好他在基因编辑上会拿奖,但是他在高度灵敏的核酸检测工具方向上的重大贡献也非常有前景)。张锋于2004年获得哈佛大学化学与物理学学士学位(本科期间在庄小威实验室学习),2009年获得斯坦福大学化学及生物工程博士学位(导师是光遗传学领域的“执牛耳” Karl Deisseroth,博士期间,张锋和Edward Boyden一道发展了光遗传学技术,论文发表在Nature Neuroscience和Nature Methods杂志上,好玩的是它俩如今还一同入选HHMI研究员),2011年加入MIT和Broad Institute,2014年被《自然》杂志评选为2013年年度十大科学人物之一,2016年拿到MIT终身教职,2016年3月获得加拿大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9月入围汤森路透化学领域“引文桂冠奖”,2017年8月获得阿尔伯尼生物医学奖(历史上第二名获得此奖项的华人学者,第一位是哈佛大学谢晓亮教授,他于2015年获得此奖),2018年成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和美国科学院院士。作为基因编辑领域的先锋人物,张锋博士还创立了基因编辑领域的著名公司 Editas Medicine。


图片来源于贝勒医学院

王萌博士现任贝勒医学院分子人类遗传学系和Huffington衰老研究中心Robert C. Fyfe副教授,兼任人类遗传学研究生计划共同主管。于2001年在北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2005年在美国罗彻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05-2010年间在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进行博士后研究,2010年加入美国贝勒医学院至今。王萌研究组着重于个体衰老、生殖衰老以及脂代谢的分子遗传机制,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环境调控之间的关系。他们近期的研究工作系统地揭示了微生物的单个基因和宿主寿命的关系,发现了十多个促长寿细菌突变体不仅可以延长宿主机体的寿命(Cell,2017);第一次揭示了溶酶体到细胞核的反向信号转导通路,以及这条全新信号机制对于机体长寿的调节作用 (Science, 2015);他们也第一次报道了对于生殖衰老遗传调节机制的全基因组研究 (PLoS Genetics, 2014),以及嗅觉对于生殖衰老调控的全新机理 (Current Biology, 2015)。王萌研究组也致力于受激拉曼散射显微镜在脂代谢研究上的应用 (Nature Methods, 2011;PNAS, 2013;JACS, 2014),利用这个新技术,他们首次解析了环境和细菌之间的相互作用对于宿主脂肪代谢的影响以及其全新的分子机理 (Nature Cell Biology, 2016)。王萌教授曾获得Ellison Medical Foundation青年学者奖,美国细胞生物学会Gibco新兴领袖奖,霍华德休斯青年学者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先锋奖,Glenn衰老生物机理奖, Edith and Peter O’Donnell医学研究奖。


Howard Chang(张元豪)出生于台湾,1994年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生物化学专业,1994-2000年期间在哈佛医学院拿到MD(医学博士),在此期间(1996-1998)又在MIT的诺奖得主David Baltimore实验室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2000-2004年期间是斯坦福大学Patrick O. Brown实验室的博后(Patrick O. Brown是PLoS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环状RNA领域里程碑式的人物)。Howard Chang2004年成为斯坦福大学的助理教授,2011年成为正教授。2007年Howard Chang在Cell上一篇题为“Functional demarcation of active and silent chromatin domains in human HOX loci by noncoding RNAs”的论文可谓的是开启了LncRNA火热的十年,谷歌学术显示被引次数超过3000次(这篇文章虽然是经典,但是围绕HOTAIR的工作近年来也遭受了很多质疑)。除了非编码RNA领域之外,Howard Chang实验室的另一个最具代表性的成果是发明了利用转座酶研究染色质可接近性的高通量测序技术ATAC-Seq(Assay for Transposase-Accessible Chromatin with high-throughput sequencing),该技术目前大量用于研究哺乳动物早期胚胎发育染色质动态研究(清华大学颉伟教授实验室使用该技术较多)。值得一提的是,Howard Chang在2009年还拿到了HHMI早期职业科学家项目(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Early Career Scientist),6年获得超过150万美金的经费支持。此外,Howard Chang在今年年初还获得了美国科学院奖章(NAS Award in Molecular Biology)。另据《创鉴汇》微信平台近日报道,由知名华人科学家何川教授与Howard Chang教授等共同创立的Accent Therapeutics公司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A轮融资,以建立靶向RNA修饰蛋白(RMPs)的治疗候选药物发现平台和在研管线,这是癌症精准治疗靶点发现的新领域。

HHMI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非盈利性私立医学研究机构,由著名飞行员,工程师 Howard Hughes于1953年成立。HHMI 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生物医学研究私立基金会之一 , 长期致力于支持生物医学前沿基础研究 , 在美国抑或是世界生物医学研究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入选HHMI有着极为严苛的条件,即便是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或者美国科学院院士也大多无缘入选HHMI。HHMI考核的一个简单标准就是“做减法”,即一个领域如果拿掉某人的工作,那么再看是否对领域产生足够的影响。HHMI的做法在某些方面也很人性化,如果某入选者的HHMI在下一轮没有续上,那么基金会会酌情继续支持100-200万美金以保证一些研究人员不至于立马断了经费来源。所以,HHMI单位做法是“人走了,茶未凉”。


新当选为HHMI研究员的19位科学家。图片来源HHMI官网

附19位科学家的名单:






消息来源:

https://www.hhmi.org/news/hhmi-bets-big-on-19-new-investigator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