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做实验,得iPhone!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Nature重要发现:人类感染乙肝病毒至少已有数千年

2018/05/15 来源:澎湃新闻/贺梨萍
分享: 
导读
北京时间5月10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剑桥大学进化遗传学家Eske Willerslev及其同事在《自然》(Nature)期刊上同时发表2篇论文,其中一篇即是他们在200-4500年前的欧亚古人类基因中发现了HBV存在的证据,表明人类感染HBV至少已有数千年历史。


ISTOCK, SARATHSASIDHARAN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原标题:人类感染乙肝史仅400年?古人类基因组揭示至少有数千年!

现代医学对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B virus, HBV)的认识始于1960年代,病毒发现者Baruch Samuel Blumberg和其他人共享了1976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然而,全球仍有约2.57亿人口长期感染乙型肝炎病毒,2015年约有88.7万人死于相关的并发症,例如肝硬化、肝癌等疾病。

病毒的起源和演化是科学家在追求扼杀HBV途中的重要方向。北京时间5月10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剑桥大学进化遗传学家Eske Willerslev及其同事在《自然》(Nature)期刊上同时发表2篇论文,其中一篇即是他们在200-4500年前的欧亚古人类基因中发现了HBV存在的证据,表明人类感染HBV至少已有数千年历史。

“我们一直认为HBV是一种古老的人类病毒,但之前的证据可以证明的它们最悠久的历史也不过只有400年,但这次研究把历史推到了400年之前。”没有参与此项研究的澳大利亚多尔蒂研究所维多利亚传染病参考实验室高级医学科学家Margaret Littlejohn如此点评,“这无疑是该领域的一次飞跃。


样本和现代基因型的地理分布。

“废弃”DNA中隐藏线索

该研究始于Eske Willerslev及其同事的一项调查,他们最初想要阐明欧亚大草原上的人类历史。欧亚大草原是西起匈牙利,东至中国东北的一片长约8000公里的广阔区域。

研究团队采用鸟枪法测序。“我们发现得到的绝大部分DNA实际上并非是人类的。”Willerslev表示,“一开始,这些并不是我们重视的东西,它就相当于是我们研究中的某种副产物,但后来我们开始调查这些废弃产物或许是某种病原体。”

研究团队随后意识到这些“废弃”DNA或许能对HBV的起源提供新线索。他们从本次调查研究基因组中采集了137例,及另外167名青铜器时代人类的基因组(Willerslev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上的成果),来着重研究HBV起源。

Willerslev及其同事分析了上述304名来自欧亚中部及西部的古人类的DNA序列,这些人约生活在200-7000年前。最后,研究团队在25个人的体内发现了HBV感染证据,时间跨度近4000年(生活在800-4500年前),其中一些骨头来源于蒙古国一处乱葬岗中的一名战士。

随后,他们恢复了12个完整或部分的HBV基因组,其中一种基因型目前已经灭绝。

研究团队还把它们和当代人类及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HBV基因组放在一起加以分析。结果发现,其中有3个古老HBV基因组和现代的大猩猩和黑猩猩的HBV基因组最接近。

HBV起源仍旧是个迷

尽管Willerslev及其同事此番将人类HBV的历史往前推进了数千年,但真正起源仍成迷。

Willerslev测序的HBV基因组提供了病毒有重组的证据,以及有一些目前已经灭绝,暗示人类HBV至少存在于4500年前。然而,病毒需要时间来经受这样的进化改变,所有的新发现都指向:HBV起源于更早时候。

维多利亚传染病参考实验室另一名高级医学科学家Lilly Yuen表示,“当科学家试图推断HBV的历史时,最早的数据一般都是倾向于几百年或者几年前以前”。但其他的一些研究已经在古老的鸟类基因组中发现鸟类HBV版本,这表明HBV可能起源于数百万年之前。

实际上,就在5月7日,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PI)进化遗传学家Johannes Krause及其同事在预印本在线期刊 BioRxiv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他们在人类牙齿样本中发现了3个古老的HBV基因组,其中一个有近7000年历史。

Krause对Willerslev等人的最新成果点评,“我们都很兴奋,我们可以将HBV的历史拉回到如此久远的时代。”但Krause同时表示,根据他们自己的工作及Willerslev 团队的研究成果,HBV的历史仍旧是个迷,“它可能会古老很多。”

论文的第一作者、剑桥大学研究生Barbara Mühlemann提到,他们对人类HBV病毒历史研究的下一步将更深入地研究它们的变异情况,以此判断病毒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Willerslev及其同事还同时在《科学》(Science)上发表了另一篇相关论文,他们用古老的基因组来分析横跨欧亚大陆的古人类活动对马驯化的影响。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