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做实验,得iPhone!

总刷微信是不是一种病?手机成瘾的影响或许没那么简单

2018/02/06 来源: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李晓慧
分享: 
导读
你是不是一刷起微信就根本停不下来?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要注意了,最近有研究人员发现了微信成瘾倾向和参与情绪处理及调节的大脑区域体积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已经有不少研究表明,手机及社交应用程序成瘾倾向与大脑结构、化学物质的改变相关 ,它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工作表现,并可能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本文转载自“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撰文 | 李晓慧

编辑 | 王妍琳

网络成瘾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网络游戏障碍(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IGD)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网络游戏成瘾,已经在2017年年底首次在全球范围内,被列入《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版修改草案(ICD)“精神与行为障碍”章节。这意味着,在明年年中将发布的新版《国际疾病分类》中,游戏障碍将可能与合成毒品、酒精、烟草、咖啡因、非法药物等列入物质使用及成瘾行为障碍。


除了网络游戏障碍,网络通讯障碍(Internet Communication)和智能手机成瘾等其它类型的网络成瘾目前也成为了研究与讨论的热点。2018年1月,苹果公司两个大股东的一封公开信,将智能手机成瘾问题的讨论推向了前台,他们呼吁苹果公司解决日益严重的青少年手机成瘾问题,并列举一系列研究,指明手机成瘾对青少年带来的负面后果。韩国和中国的研究人员,在对手机及其社交应用程序成瘾研究时发现,手机及社交应用程序成瘾倾向与大脑结构、化学物质的改变具有相关性。

在接受《环球科学》采访时,中国电子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Benjamin Becker说:“我们的研究发现,网络通讯应用的过度使用行为可能会伴随着大脑的一些结构性改变,这种改变此前也在物质依赖及其它成瘾障碍患者的大脑中被发现过。”


Benjamin Becker,电子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苹果公司股东的公开信

2018年1月6日,苹果公司的两家大股东——投资公司Jana Partners和加州教师退休系统致信苹果公司,呼吁苹果公司为父母提供更多的选择和工具,以保证青少年用更优化的方式来使用智能手机以及手机中的社交媒介,解决日益严重的青少年手机成瘾问题。他们认为,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介给青少年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一系列研究被他们列举出来以证明这些负面影响的存在。

波士顿儿童医院媒体与儿童健康中心和阿尔伯塔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接受调查的2300多名教师中,67%的教师认为在课堂上被个人电子设备分散注意力的学生人数正在增长,75%的教师称学生专注于教育任务的能力正在下降。在个人电子设备进入教室的3至5年中,90%的教师表示有情绪挑战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86%的教师表示有社交挑战的人数有所增加。一位美国初中老师指出:“我看到,以前很多学生午休时间会到户外、参加体育活动和社交活动,现在,我们的学生午休时间都在坐着玩他们自己的个人电子设备。


图片来自网络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教授、心理学家让•特温吉(Jean M.Twenge)的研究表明,与每天使用电子设备一小时的美国青少年相比,每天使用电子设备超过三小时和超过五小时,有更高的自杀风险因素,可能性分别高出35%和71%。这项研究还显示,八年级的社交媒体重度使用用户的抑郁风险增加了27%,而那些将时间花在运动、与朋友出去玩、写作业上的青少年,抑郁的风险显著降低。在青少年时期经历过抑郁,将增加未来再次抑郁的风险。在电子设备上花费超过5小时的青少年睡眠时间更可能少于7小时(建议睡眠时间为9小时),睡眠不足与体重增加和高血压等长期问题息息相关。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没有电子设备的室外露营5天后,与对照组相比,儿童在同情心测试方面的表现要好的多。

事实上,iPhone用户界面的原设计师以及苹果现任首席设计官,都曾经公开表达了对用户过度使用iPhone的担心。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科技公司虽然没有公开承认他们的电子产品可能会让人上瘾,但一些硅谷内部人士已经开始向媒体透露,电子产品、移动应用程序和社交媒体网站是如何被设计成让人上瘾的,并尽可能长时间地吸引用户的注意力。

社交媒体与大脑变化

微信是智能手机中最普及的通讯应用程序,目前已经有超过9亿的活跃用户。“尽管以微信为代表的手机应用为日常生活提供了许多便利,但是有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用户在这类通讯工具上花费了过量的时间。”Benjamin Becker说。“这种过度使用有可能进而发展为类似成瘾的行为并影响正常生活,因此我们将微信作为网络通讯工具的一个案例,探讨个体微信成瘾倾向和参与情绪处理及调节的大脑区域体积之间的关系。”

近日,Benjamin Becker及其团队在《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了一项初始研究,在评估了61位被试的磁共振成像数据,并收集了他们自我描述的微信使用频率信息后,他们发现,更强的微信成瘾倾向与前扣带皮层中一个区域更小的灰质体积存在相关,而这个区域在大脑中负责对行为的监控和控制。此外,更高的微信使用频率也与更小的伏隔核体积有关。伏隔核是参与产生动机和奖励反应的一个重要区域。

“与过度使用网络游戏等其它数字媒介一样,对微信或其他应用程序的关注以及过度使用会影响日常生活、工作表现,并可能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Benjamin Becker说。“过度的社交媒介使用越来越多的与情绪过程和情绪调节所涉及的大脑区域的变化相关联。这些变化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在物质依赖等成瘾性疾病中观察到的变化,并且可能促进成瘾行为的发展和维持。”但是在长时间节制使用后,大脑结构是否会正常化,仍需要未来研究来确定。

目前,网络通讯障碍(Internet Communication Disorder)已经成为成瘾研究领域关注的一个热点,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教授Matthias Brand曾经提出,人们对Facebook、Twitter、WhatsApp、Instagram等网络通讯应用的过度使用,是一种特定的网络使用障碍,他将此称为“网络通讯障碍”。同样参与了此次微信成瘾研究的德国乌尔姆大学教授、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协议教授Christian Montag,曾经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论文,对WhatsApp(与微信类似的网络通讯应用程序)的使用情况展开了研究。Christian Montag用定制化的应用程序,跟踪记录了2418名用户的连续四周的WhatsApp使用情况,发现在使用智能手机的行为中,使用WhatsApp的时间占到19.83%,使用其它社交程序如Facebook的时间却仅占9.38%。


Matthias Brand曾经提出,人们对Facebook、Twitter、WhatsApp、Instagram等网络通讯应用的过度使用,是一种特定的网络使用障碍,他将此称为“网络通讯障碍”。

来自韩国首尔大学的科学家也发现了网络或智能手机成瘾与大脑中化学成分之间的关系,他们对19名网络或智能手机上瘾的青少年用磁共振波谱(MRS)进行了脑部扫描,和另外19名没有上瘾的同龄人相比,这些上瘾的青少年大脑前扣带皮层中的γ-氨基丁酸(GABA)和谷氨酰胺(Glx)的比例失衡。同时这些青少年还表现出较高程度的抑郁和焦虑,同时还表现出失眠、烦躁和易怒。

GABA是一种大脑皮质中的神经递质,可以抑制神经元,减缓脑细胞之间的信号传递。GABA参与大脑许多功能的调节,包括视觉和运动控制等。而谷氨酰胺则是另一种神经递质,可以刺激并活化大脑活动。当GABA对谷氨酰胺的比例升高时,人容易出现抑郁和焦虑,并且不容易集中精力。

在这19名手机成瘾的青少年中,有12名接受了9周的认知行为治疗,此后,当再次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的时候,发现他们大脑中GABA和谷氨酰胺的水平趋于正常。

不过,目前并不清楚网络或智能手机过度使用与大脑变化之间的因果关系,“我们希望通过未来持续的研究,寻找到治疗和干预网络通讯障碍的方法。”Benjamin Becker说。“如果出现对微信使用的失控、对其它活动失去兴趣等症状,用户需要考虑限制自己使用微信的时间。”

参考文献:

Montag, C. et al. Smartphone usage in the 21st century: who is active on WhatsApp?

OPEN LETTER FROM JANA PARTNERS AND CALSTRS TO APPLE INC.

Internet Communication Disorder and the structure of the human brain: initial insights on WeChat addiction

Internet-Communication Disorder: It's a Matter of Social Aspects, Coping, and Internet-Use Expectancie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