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做实验,得iPhone!

逗我呢?!这货画风如此清奇,竟也能成为论文配图吗?

2018/01/30 来源:解螺旋·医生科研助手/子非鱼
分享: 
导读
常言道,一图胜千言,而为了更加直观、完善的表达科研成果,平日里科研论文配图那妥妥滴走的是正经严肃路线。然而,尽管科研是严肃的,可偏偏科学家却又是分外幽默的,一些胆子大且个性十足的作者,就给论文配上了画风不同的插图,让人哭笑不得。


本文转载自“解螺旋•临床医生科研成长平台”。

漫画派


(Doi:https://doi.org/10.1016/j.chemosphere.2016.12.102)

显然,该文章的作者必然是经典漫画《七龙珠》的真爱粉,他以耳熟能详的漫画人物形象生动地说明了BPO-BHN异质结结构和其高催化性。


期刊Journal of Epidemiology & Community Health (IF=3.6)所收录的文章《A visual comparison of normal and paranormal distributions》通篇只用这一幅漫画来诠释正态分布和超自然分布的区别,除此之外,别无它言!

不过我等凡人就不要在正经论文中作死了,要知道大佬之所以是大佬,那无论做神马都是无比牛叉的,如此才配得上万人敬仰。


(DOI:10.1007/s12274-009-9047-2)

这张漫画出自彭笑刚教授于2009年发表于Nano Research的文章末尾,实验室的搬砖工(自封“合成之王”)在合成了完美的单分散纳米晶后,遭到企业工程师和老板们的质问其用途以及能否挣钱。颇具一些自嘲的意味。

脑洞派


(DOI: 10.1021/jo0349227)

还记得这些造型各异的纳米小人嘛?这些堪称有机合成届卖萌鼻祖的纳米小人是美国Rice大学James M Tour教授的科普计划“纳米小子”一部分。当然,后面陆陆续续还出了“纳米马达”和“纳米汽车”等等。


Nanocar(DOI: 10.1021/nl051915k )


Nanodragster(DOI: 10.1021/ol902312m )


Nanoworm:(DOI: 10.1021/ol703027h )

萌萌哒派

1. 呆萌呆萌的卡通可爱版小鼠



(DOI: 10.1021/nn301633m )

2. 胖乎乎圆滚滚的“二师兄”


手绘派


(DOI: 10.1021/nl303157n)

这篇刊登于权威期刊NANO LETTERS的文章Graphic abstract是手绘的,如果此文历史悠久也就罢了,但偏偏此文发表于计算机已经普及的2012年,且作者只有一人。果然,大佬就是任性,怎么懒怎么来。


(DOI: 10.1098/rsbl.2010.1056 )

这篇发表于Biology Letters(IF=3.348)期刊的文章Blackawton bees发现了,大黄蜂在寻找花朵的时候的确具有观察和学习颜色组合模式的能力。其作者大部分是Blackawton这个镇的小学生,因而论文的插图都是“熊孩子们“手绘的,且文章没有一篇参考文献。


当然,若论经常出没于论文配图的模式动物,实验小鼠可是科研界中实打实的杠把子,自然也就当仁不让地成为研究者们画笔下的核心人物。上图中就不乏小鼠的简笔画、写实画风以及抽象画派,无处不彰显着科研者的灵魂画风。

对此,小鱼表示终于他乡遇知音,私下闲来无事时也是颇为技痒,于是大笔一挥也创作了一幅小鼠画像,见下图。港真,小鱼个人真心觉得画得还是很萌萌哒的,感觉敲可爱!你们觉得呢?


参考文献:

1.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37132

2.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99392

3.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neuroskeptic/2017/10/15/parade-of-scientific-mice/#.WmmiyPmWaM-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