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TOP18!2017年,这些研究“颠覆”阿尔兹海默症认知(免疫疾病、影响全身、记忆未丢失……)

2018/01/07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阿尔兹海默症是老年痴呆最大的“元凶”,是人口老龄化加剧的大背景下不得不重视的一种疾病,因为时至今日近乎于“无药可医”。2017年,科学家们发现,它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很多——18篇研究颠覆传统认知:与肠道微生物有关;不仅仅局限于大脑,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受空气污染影响……


阿尔兹海默症(AD)是一种毁灭性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多发于中老年群体,正影响着全球超5000万人的健康和生命(平均每100位60岁及以上老人中就有5-8名痴呆症患者)。遗憾的是,全球2/3人并不了解或者关注这一疾病,中低下收入国家的患者及时接受诊断的概率不足1/10。就在其他疾病得益于医疗技术进步而死亡率减缓的大背景下,阿尔兹海默症却成为近十年来唯一死亡率一直上升的重大疾病。

有学者认为,AD比癌症更可怕,但是研究步伐却整整晚了25年。回顾2017,AD领域多篇研究“颠覆”已有认知,呈现出不一样的致病因素、病理特征,有望为诊疗提供了新的靶标。

免疫病?!小胶质细胞是关键


1# 8万例的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印证阿尔兹海默症是免疫病

自2016年起,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综合症和精神分裂症均被证明与免疫系统相关。2017年,一个国际合作组织对85000个受试者的DNA进行了分析,在阿尔兹海默病全基因组关联研究中发现了三个新的基因变异,这些基因变异均指向大脑的免疫细胞。这些基因编码的三种蛋白存在于小胶质细胞中。

2# 最新揭秘!Nature:免疫细胞导致阿尔茨海默症恶化!

在一项发表于Nature杂志上的研究中,来自德国的一个科学家小组称,由大脑免疫系统引发的炎症机制驱动了阿尔茨海默症的恶化。他们认为,大脑炎症并不只是一种旁观现象,而是疾病恶化的有力‘促进者’。因此,靶向免疫反应将成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疗法。

3# 大脑“清道夫”过度活跃,加剧老年痴呆 | Neuron

小胶质细胞是大脑中的吞噬细胞,负责清除受损的神经细胞、毒性蛋白等有害物质。然而,最新研究证实,功能紊乱的小胶质细胞在清除β-淀粉样蛋白的同时,还会过度吞噬神经突触。这一作用会导致阿尔兹海默症等神经衰退性疾病发生和恶化。

4# Cell揭示阿尔茨海默病新机制:大脑“清洁工”能量不足,无法清除蛋白斑

TREM2是小胶质细胞表明的一种受体,与阿茨海默病密切相关。携带TREM2特定突变的人患AD的风险高了五倍。近日,一项发表于Cell上的新研究发现,TREM2的高风险突变会导致小胶质细胞能量赤字。当这些细胞在能量亏空情况下工作时,它们无法保护神经元免受蛋白斑的损伤。

全身性疾病?!


5# 不只是大脑,阿尔兹海默症或许是“全身性疾病“!

作为一种多发于老年人的神经衰退性疾病,阿尔兹海默症(AD)长期以来被认为只跟大脑有关。不过中外科学家合作发现,它可能是一种“全身性疾病“——或与癌症一样,其致病蛋白β-淀粉样蛋白会伴随血液在全身内转移。

与微生物有关联?!


6# Nature子刊:阿尔茨海默病竟是肠道微生物在作祟?

肠道微生物能够与大脑相互作用,形成肠-脑轴系统,并在情绪、精神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近日,瑞典隆德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肠道细菌可以加速阿尔茨海默病的发展。

7# 新研究发现: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大脑中存在更多细菌!

近日,来自英国的研究人员使用第二代测序(NGS)检查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尸检大脑中的细菌。他们发现,与健康的大脑相比,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大脑细菌水平和菌种比例存在差异。这意味着细菌感染和大脑炎症可能在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发展中具有一定作用。

新的致病因素?!


8# 控制糖分摄入新理由——高血糖易导致阿尔茨海默病

近日,一项来自巴斯大学和伦敦国王学院的新研究首次揭示了高血糖与阿尔茨海默病之间在分子层面上的关联。研究发现,高血糖或葡萄糖能够损害一种重要的酶,这种酶涉及在阿尔茨海默病早期阶段的免疫应答过程。

9# 被污染的大脑!证据显示“脏”空气或引发阿尔茨海默氏症

吸入超微颗粒污染物已被确定是一种健康风险,因为它能够引发诸如哮喘、肺癌等疾病,最近甚至还发生了引发心脏病的案例。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还能伤害大脑,加速认知老化,甚至可能增加阿尔茨海默氏症及其他痴呆症的患病几率。

意外发现


10#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记忆或许并没有丢失,而是被“封印”了……

最近一项来自于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却发现,阿尔茨海默病模型小鼠失去的记忆能够被重新唤起。这项颠覆传统观点的研究认为,阿尔茨海默病或许并不会损伤记忆本身,而是破坏了我们重新唤起记忆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这些被“封印”的记忆或许能够被人为地唤起。

11# 华人科学家发现阿尔兹海默症的源头或可追溯到出生前

去年2月,来自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宋伟宏教授团队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李廷玉教授团队,在阿尔茨海默病开始的时间这个问题上,有了最新的惊人发现:如果胎儿或新生儿没有获得足够的维生素A,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的生物化学反应可能在婴儿还在子宫内或刚出生后就开始了。(参考自奇点网

12# Nature子刊:加重阿尔茨海默症和帕金森病的竟是同样的酶

阿尔茨海默症和帕金森病是不一样的。它们影响着大脑的不同区域,遗传和环境的危险因素也明显有区别。但是,一篇发表在Nature子刊上的文章却揭示,这两种神经退行性疾病在生化水平上相似的地方:因为同一种酶(天冬酰胺内肽酶或称AEP)造成粘性蛋白累积。

13# Nature颠覆认知!阿尔兹海默症风险基因,远比我们想象的“坏”

ApoE4易感基因是阿尔兹海默症的一个主要遗传风险因素,它的出现甚至于会将这一神经衰退性疾病的发生概率提高12倍!然而,一篇Nature文章揭示这一突变基因与与Tau蛋白之间存在联系——ApoE4会加剧由Tau蛋白引发的神经损伤。而且,它会引发免疫反应,攻击神经细胞。

14# Science新闻:人类,或许不是唯一会患阿尔茨海默病的物种

2017年,科学家们在20只老年黑猩猩大脑中发现了阿尔茨海默病的迹象,这重新引爆了一个长达数十年的争论,即人类是否是唯一可能随着衰老失智的物种。黑猩猩是真患上了阿尔茨海默氏症还是仅仅存在大脑异常但并不具备疾病症状,目前还不得而知。

致病蛋白高清结构首秀!


已有研究表明,阿尔兹海默症的主要病理特征是老年斑(由β-淀粉样蛋白累积造成)和神经元纤维缠结(由Tau蛋白过度磷酸化造成)。

15# Nature:冷冻电镜解析Tau蛋白高清结构

2017年7月,来自于世界顶尖研究学府MRC Labora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的科学家们在《Nature》在线发表最新研究成果:他们使用冷冻电镜获得关于Tau蛋白的高分辨率蛋白结构,这是科学界第一个针对阿尔兹海默症致病蛋白的原子模型。

16# 在发现β-淀粉样蛋白100多年后,科学家终于确定其高清结构!

9月,德国和荷兰的一组研究人员利用冷冻电镜确定了另一种AD相关蛋白——Aβ的高清结构。这一发现再次为AD药物的研发带来了新的希望。

治疗新策略?!


17# “年轻血浆”治疗阿尔兹海默症?!首例临床试验结果并不理想

有动物试验表明,年轻血液可改善机体衰老,提高小鼠的记忆和学习能力。那是否意味着可以帮助人类“返老还童”?遗憾的是,这一奇思妙想并未展现出满意的结果——11月,首例围绕“年轻血浆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临床试验显示:痴呆患者的认知能力并未显著改善,只是轻微好转。

18# 喝这种“营养奶昔”,来对抗阿尔茨海默病,真的有效吗?

“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阶段,每天喝一种营养奶昔能够让大脑重新长出重要的神经连接,延缓认知衰退。” 近日,The Lancet Neurology发表这种营养饮料——“Souvenaid”的最新临床试验结果。虽然麻省理工学院认为“这项研究为有希望的抗老年痴呆症饮品奠定了基础”。但一些专家仍然对此持谨慎态度。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