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艾滋病不是HIV导致的?为什么不靠谱的论文也能发表?

2017/12/18 来源: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分享: 
导读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并不会引起艾滋病(AIDS),飞机的尾迹其实是粉煤灰...... 这些看起来并不可靠的论文却曾出现在某些科学期刊上。近日,美国媒体Nautilus刊发文章,分析了一些学术期刊发表这些缺乏科学性的论文的原因,并讨论了当严肃学术期刊面对这些论文时可能遭遇的窘境。

本文转载自“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撰文 | ADAMMARCUS & IVAN ORANSKY

编译 | 陈德芊

审校 | 王妍琳

2014年12月,出版商Scientific Research发布了一条撤稿声明,撤回了一篇发表于旗下期刊Health上的论文。这篇论文的标题平淡无奇——《人类生理学的基本原理》。声明指出,该论文被撤稿的原因是“这篇论文中的内容需要更为深入的调查与研究”。

快速浏览一下,你就会发现这篇已被撤稿的奇文实在是错误百出,它努力宣扬的观点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并不会引起艾滋病(AIDS)。论文中写道:“HIV与艾滋病的病因无关,它只是一种许多艾滋病患者感染的逆转录病毒。艾滋病可能与原发性免疫缺陷和获得性免疫缺陷都没有严格的联系。事实上,心力衰竭才是艾滋病和其他很多所谓的‘原发性’免疫缺陷的病因。”

被撤回的论文

撤稿声明的结尾可笑而令人困惑:“Health 力求促进科学研究的传播,为世界提供一个理想的研究出版平台,特别是在涉及伦理、道德和法律方面。对于可能造成的不便,我们谨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公众的一个猜想,那就是被撤稿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一篇典型的伪科学论文。

任何意义上的伪科学都是不应该被纳入科学出版物的。从同行评审,到专家层面上的审查,出版社对这些言之无物的文章设置了重重障碍。然而,事实往往并非如此,同行评审有时也会存在水分,遗漏掉论文中出现的事实错误、方法错误和学术不端。编辑工作中的疏忽也会导致伪科学论文登堂入室,蒙混过关。

图书馆学专家Jeffrey Beall将那些声称是合法的科学出版商,但实际上只是为了从研究人员处敛财的机构称为“掠夺性”出版商,比如Scientific Research就在这一事件中成为了伪科学的商贩。为了收取费用,这些期刊在进行十分草率的同行评审后,­会将收到的论文几乎全部发表。举例来说,Frontier是一家开放获取的数字出版社,旗下有很多期刊,据报道,这家出版商接受了近90%的稿件。2014年,它发表了一篇质疑HIV与AIDS之间的关系的论文,这篇论文是由德州农工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Patricia Goodson撰写的,文章标题就开宗明义地表达了作者的观点:“质疑HIV-AIDS假说:30年的异议”。

面对来自读者的强烈反对,Frontiers重新处理了这篇论文,但它没有妥协。出版商在一份通知中这样解释:

Frontiers收到了一些来自公共卫生专业人员的投诉,他们对“质疑HIV-AIDS假说:30年的异议”这篇文章表达了强烈不满。认识到这些投诉的严重性,我们进行了一项内部调查。在调查过程中,Frontiers寻找了来自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和Frontiers in Immunology 艾滋病毒和艾滋病部门的专业主编。基于专业人士的意见反馈,“质疑HIV-AIDS假说:30年的异议”这一论文分类更改社论类型,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另外,一篇针对这篇论文的评论也以“评论‘质疑HIV-AIDS假说:30年的异议’”的标题发表,讨论了关注的问题,并科学地阐述了原文中的观点。

表面上来看,这项辩解是合理的,毕竟,科学精神就是要给辩解留出空间。但是,“仅代表个人观点”并提供未经验证的假说的这种做法却很不科学。而Goodson的论文就违背了Frontiers做出的“为研究者和各个学科的实践者创造一份高质量期刊”的公开承诺。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似乎并没有从这件事上吸取教训。2016年6月底,该期刊发表了一篇论文,其观点匪夷所思,大意是说飞机的轨迹不是由冰晶组成的,而是由粉煤灰组成的,是一种有害的污染。这是阴谋论者最喜欢的一类文章。愤慨的读者马上进行了反驳,在三周内,编辑发表了文章表示对此事密切关注,不久之后这篇论文就被撤回了。这等于是承认了的读者们的指责,出版社也认为“这篇论文没有达到科学公正的标准”。

这本是适可而止的好时机,但是Frontiers却允许作者发表了最后的观点。这篇粉煤灰“化学轨迹”论文的作者J.Marvin Herndon,认为“撤稿行为是毫无根据的”,因此他并不同意这份声明。

科学的守门人,任重道远

尽管人们可能认为,在面对垃圾论文时,期刊会掌握主动权,但事实并非如此。2011年,爱思唯尔(Elsevier)旗下的Applied Mathematics Letters 撤回了一篇Granville Sewell写的论文。这位来自德克萨斯大学埃尔帕索分校的学者在他的论文中质疑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正确性。


期刊编辑Ervin Rodin,谴责了“轻率地”出版这篇论文的行为,并承认这篇论文不应该得到出版。面对批评,Rodin这样回应:“请接受我们的道歉,我们做出了错误判断,以至于竟然接收了这种文章。”而Sewell的这篇论文之后也被撤回。

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Sewell随后立即起诉了爱思唯尔。这家世界最大的学术出版商不仅被要求支付Sewell高达1万美元的诉讼费用,还要向他道歉(尽管并没有要求期刊恢复这篇论文)。根据声明,这篇论文被撤回了,但这是由于“主编后来认为,这篇论文的内容比数学更具哲学性,是不适合发表在Applied Mathematics Letters 这种关于技术和数学的期刊上的”。

在经济赔偿之外,Sewell的真正诉求是,他能够理直气壮地说,他的论文并不是因为错误而被撤回的。事实上,这种来自官方的认可,才是研究伪科学的人想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原因。

数字化阅读的趋势让学术文献更多地进入读者的视野,其造成的影响也不可同日而语,这意味着,充当科学守门人的评审同行、期刊编辑以及出版商,都需要对这种“甚至连错误都算不上”的伪科学成果时刻保持警惕。

原文链接

http://nautil.us/issue/55/trust/why-garbage-science-gets-published

参考文献

1. Health editors.Announcement from Editorial Board. Health 6,1816–1821 (2014).

2.Pavel, D. Basic principles underlying human physiology. Health 6,1816–1821 (2014).

3.Beall, J. Beall’s List of Predatory Publishers 2016. ScholarlyOpen Access. (2016). Retrievedfromhttps://scholarlyoa.com/2016/01/05/bealls-list-of-predatory-publishers-2016/

4.Oransky, I. Why did Beall’s list of potential predatorypublishers go dark? Retraction Watch (2017).

5.Crawford, W. Ethics and access 1: The sad case of JeffreyBeall. Cites& Insights 14,1–14 (2014).

6.Goodson, P. Questioning the HIV-AIDS hypothesis: 30 years ofdissent.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2,1–12 (2014).

7.Frontiers publishers. Publisher Statement on “Questioning theHIV-AIDS Hypothesis: 30 Years of Dissent.”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3 (2015).

8.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editors.About [Journal].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Retrievedfrom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journal/public-health#about (2016).

9.Herndon, J.M. Human and environmental dangers posed by ongoing globaltropospheric aerosolized particulates for weathermodification.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4,1–16 (2016).

10.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editors.Retraction: Human and environmental dangers posed by ongoing globaltropospheric aerosolized particulates for weathermodification. Frontiersin Public Health 4 (2016).

11.Sokal, A., & Bricmont, J. FashionableNonsense: Postmodern Intellectuals’ Abuse of SciencePicador,New York, NY (1999).

12.Sewell, G. A second look at the second law. AppliedMathematics Letters (2011).

13.Oransky, I. More on Applied Mathematics Letters: Journal retractedpaper questioning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Retraction Watch(2011).

14.Oransky, I. Elsevier apologizes for Applied Mathematics Lettersretraction, pays author’s legal fees. Retraction Watch (2011).

15. AppliedMathematics Letters editors.A second look at the second law. AppliedMathematics Letters 24,1968 (2011).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