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出生月份,孕妇所处环境同样影响婴儿健康
2017/11/19
冬季出生的婴儿罹患2型糖尿病的风险大,而秋季出生的婴儿则有更大的抑郁症风险。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奇妙的关系?研究人员发现,怀孕期间女性所处的环境,可能会影响后代一生的疾病风险。


两年前的发现和新研究成果

2015年,当时还是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的Nicholas Tatonetti博士和Mary Regina Boland博士,对比了1985年至2013年间的170万纽约就诊者和1688种疾病的医疗信息,结果发现其中有55种疾病与出生月份存在关联。比如说:


1月份出生者容易有高血压;

3月份出生者易罹患房颤、心衰等9种心脏疾病;

4月份出生者易患心绞痛;

9月份出生者易得哮喘;

10月出生者易患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和性病;

11月出生者有很大机会罹患多动症、病毒感染以及急性细支气管炎。

……

但这项研究并没有揭示母亲们所处的环境与疾病的关系,因为这也可能是她们孩子患病风险增加的原因。

为了进一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工作的Tatonetti博士和Boland博士,开始了一项新的研究,其涵盖了来自美国、韩国和台湾地区的1050万份个人电子健康记录,结果发现,怀孕期间女性所处的环境,可能会影响后代一生的疾病风险。最新研究结果发表在9月28日的《美国医学信息学会》杂志上。

生育过程中环境暴露的重要性

具体来说,研究人员分析后发现:怀孕后长期暴露在低水平阳光下的母亲,生下的孩子有2型糖尿病的终生风险;出生在纽约12月到3月之间(光照最低的时候)的婴儿患糖尿病的风险增加;母亲在怀孕的前三个月中暴露在较多的细颗粒物环境(纽约夏季空气污染最严重)下,婴儿患心房纤颤的风险增加;在孕早期,接受较高剂量的一氧化碳(取决于地点)的母亲所生的婴儿患抑郁和焦虑的风险增加。

“我们所有的研究结果都将生育季节模式与环境暴露的差异联系在一起,这与已知的机制相吻合。” 论文的第一作者Boland博士表示,“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证明了我们的方法的实用性,并进一步强调了生育过程中环境暴露的重要性,以及它们在整个生命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影响。”

论文的主要作者Tatonetti博士进一步解释道,举例来说,母亲暴露在空气中含有微粒的环境下会增加其患高血压的风险,这与后代的高血压相关。而高血压会增加心房颤动的风险。所以我们使用这些数据来连接这些点,通过阐明其中的联系,或可以找到预防疾病的新办法——比如推荐季节性给药作为产前补品。

值得关注的是,该研究还表明,决定一个孩子是否被诊断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最重要因素并不是出生季节。相反,那些入学时年龄小于同龄人的儿童患ADHD的风险更高,最小的和最大的儿童之间的风险差异为18%。虽然这项研究的结果与单一国家研究的结果类似,但这是第一个在多个国家中进行相对年龄和疾病的研究。

“总的来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环境因素,包括相对年龄等社会环境因素对儿童疾病发展的重要性。”Boland博士说道。

Global birth season study links environment with disease risk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Uncovering exposures responsible for birth season – disease effects: a global study

    Objective Birth month and climate impact lifetime disease risk, while the underlying exposures remain largely elusive. We seek to uncover distal risk factors underlying these relationships by prob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lobal exposure variance and disease risk variance by birth season. Material and Methods This study utilizes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 data from 6 sites representing 10.5 million individuals in 3 countries (United States, South Korea, and Taiwan). We obtained birth month–disease risk curves from each site in a case-control manner. Next, we correlated each birth month–disease risk curve with each exposure. A meta-analysis was then performed of correlations across sites. This allowed us to identify the most significant birth month–exposure relationships supported by all 6 sites while adjusting for multiplicity. We also successfully distinguish relative age effects (a cultural effect) from environmental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