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做实验,得iPhone!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中国医改进入高潮 中美医药上市差距仍明显

2017/10/20 来源:健康界
分享: 
导读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这条重磅新闻引起了医药圈内外的热烈关注,同时也让我们再次聚焦中美医药研发和上市的差距。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这条重磅新闻引起了医药圈内外的热烈关注,同时也让我们再次聚焦中美医药研发和上市的差距。


▲(图片来源:央视)


《意见》关键:加快上市审评审批

《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中强调,要“加快临床急需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鼓励新药和创新医疗器械研发,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支持以及由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开展临床试验并经中心管理部门认可的新药和创新医疗器械,给予优先审评审批”。同时,在新药的审评审批过程中,境外的临床试验数据也能被用于申报注册申请。


这利国利民,务实与前瞻并举的重大国策有望进一步加快新药上市流程,满足中国广大老百姓的用药需求。

众所周知,缺医少药是中国老百姓面临的严峻事实。


2004-2014年内的数据表明,全球创新药物进入中国面临了严重的滞后问题。这段时间内,美国获批的291个新分子实体(NME)只有79个成功进入中国,比例不到30%。即便获批,这些新药也往往需要经历漫长的审批过程。以抗癌新药为例,中国患者往往需要等待超过5年,才能用上这些疗法。

▲译自《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中国癌症患者“无药可用”?!

报告指出,自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去年启动改革以来,积压的临床申请和注册申请数量已经从22000个锐减到8000个左右。高效之下,迎来的是诸多创新药物的加速上市。最近,诺华(Novartis)治疗心衰的创新药诺欣妥(Entresto)与Gilead的重磅丙肝新药索磷布韦片(Sovaldi)进入中国,将世界一流的创新药带到了患者身边。值得一提的是,前者距离欧美上市仅隔两年。


中国医改带来的种种喜讯传来,但是过程是漫长的。中美在癌症新药的研发上市时间上仍然有不可逾越的鸿沟。统计数据显示,在2010-2014年上市的49种癌症新药中,只有6种在中国上市供患者使用。同时,在中国进行的与癌症相关的临床实验研究项目数量不到美国的1/5。


中美肺癌新药研发上市的差距?

以癌症靶向药为例,据统计,美国近年陆续上市的癌症靶向药中,仅有26%在中国上市,余下74%还遥遥无期。其中,美国上市的12个肺癌靶向药和免疫药物,中国只上市了4个;中国目前上市的最新肺癌靶向药“赛可瑞”,还是美国2011年获批的。


以肺癌为例,在所有癌症中,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肺癌都是致死率最高的癌症。2013年美国癌症协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肺癌五年整体存活率仅为16%。然而,由于早期筛查在美国的开展,早期肺癌5年生存率已达到70%到90%。中国肺癌整体存活率没有准确的报告数据,但一般认为五年存活率为8%-10%。我国每年新发病的肺癌患者超过73万人,其中非小细胞肺癌占80%~85%,死亡人数超过61万,是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肺癌。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对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以铂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是常规治疗方案,但各方案的有效率仅在20%~30%不等。在后来靶向药物问世之后,开启了肺癌精准化治疗的新纪元,大大改善了患者的生存率。如今,一些晚期肺癌通过靶向类药物治愈率可达70%-80%,平均生存期达到2-3年,一些患者甚至达到了5年以上。


目前,肺癌的标准治疗方法有四种,分别是手术治疗、化学治疗、放射治疗和靶向治疗。另外,免疫治疗作为一种新型的疗法也在肺癌的治疗上大放光彩。靶向治疗指肿瘤的生长依赖于基因突变,如果找到这些突变,针对这些突变进行定向治疗,就可以阻止肿瘤生长,这就是靶向治疗,基因突变点就是靶点,影响该靶点的药物就是靶向药物。肺癌中常见的突变包括EGFR突变、KRAS突变、EML4-ALK重排、ROS1重排、MET扩增、HER2突变、RET重排、BRAF突变等。


1997年,史上首个癌症靶向药Rituximab(利妥昔单抗)获得美国FDA批准,此后,癌症靶向药物陆陆续续在美国批准上市。靶向治疗药问世以来深受肺癌患者和医生的欢迎,因为它不仅大幅度延长了患者的生命,并且治疗靶点精确,副作用小。中国的癌症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上市比美国要滞后数年,对于癌症患者来说生命时间有限,根本等不到国内新药上市就已经死亡了。此外,国外的医疗技术和设备也是国内无法比拟的。下图介绍了中美两国现有的肺癌靶向类药物以及上市时间,从中不难看出中国目前药物的局限性和滞后性。美国的肺癌靶向药物已经发展到第二代、第三代,而中国仍停留在第一代,且截止到目前药物数量仅有6个。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自2013年到2016年共批准了7个肺癌新药,其中3个EGFR抑制剂、2个ALK抑制剂和2个PD-1/PD-L1抑制剂。而这7个肺癌新药截止到2016年底,均未在中国上市。一旦发生耐药,患者将面临无药可用的困境,这也算困扰中国肺癌患者的一大难题。


虽然差距依然很大,但近一两年来中国的药物引进也有一些进展。2017年3月24日,阿斯利康宣布旗下靶向T790M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新药奥希替尼(AZD9291)通过审批并在中国上市,成为了一个重磅的消息。这个在中美两国都创下审批记录的新药,距离它在我国正式申请注册居然不超过2年半的时间,比美国FDA加速批准晚了15个月,基本上可以说是创下了进口药物在国内上市的记录了。其原因就在于,奥希替尼(也就是AZD9291)作为肿瘤界的“网红”,疗效好,目标人群精准,副作用不大,并且特别适合亚洲人群。预计未来1/3的销量都会来自于亚洲国家。快速获批有内外两大因素:内因是泰瑞沙非常优秀,行业、学术界都高度认可;外因是肺癌是中国第一大癌症,有着巨大临床需求。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