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老人输入年轻血液或能延缓衰老 但伦理问题呢?

2017/10/23 来源:网易科学人
分享: 
导读
有史以来最长寿的人是来自法国的雅娜·卡尔芒(Jeanne Calment),她活了122岁(1875年-1997年)。自那时以来,卫生保健始终在不断改善。然而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个记录至今还没有被打破。

本文转载自“网易科学人”。

几千年来,长生不老始终是人们孜孜以求的目标。在19世纪50年代,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40岁。现在,普通美国人至少可以活到78岁。最近的医学研究有望让我们的寿命进一步延长。但是如果我们能够阻止衰老的过程将会发生什么?这类新的医学应用有什么意义?它将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我不能死》(Logan’s Run)和《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等电影中,都描绘了人口过剩的未来可怕景象,人们不得不采取激进措施来控制这个过度拥挤的世界和稀缺的资源。严格控制人口并非纯粹的幻想。有人可能会认为,寿命较长的社会将会导致人口增长,但现实情况却大不相同。人口增长更多的是由出生率决定的,而不是死亡率。南安普敦大学人口变化中心主任简•法尔金汉(Jane Falkingham)表示:“在短期内,死亡率的下降确实会促使人口增长。但在更长的时期内,出生率才是人口增长的引擎,而不是死亡率。”

最近在老鼠身上进行的临床试验显示,患有糖尿病的老鼠在服用1957年首次引入的药物二甲双胍(metformin)后,比没有服用这种药物的非糖尿病老鼠活得更久。有人认为,二甲双胍本身可以预防基本的衰老,而不仅仅是2型糖尿病。然而,有些可能的药物治疗不仅可以防止衰老,甚至还可以逆转衰老本身的影响。

图2:尽管在健康科学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人类身体能够承受的时间侵蚀依然有其极限

从年轻捐赠者那里得到输血从而延缓衰老的做法,如今已被证实在医学上有一定的可信度。这种对血液生命潜力的迷恋是由德国医生安德烈亚斯•利巴菲乌斯(Andreas Libavius)于1615年首先提出的,他当时考虑将老人的动脉与年轻人的动脉相连。利巴菲乌斯相信这种方法会成功,而2005年的实验结果表明,这个想法有望成为现实。年老的老鼠在获得年轻的血液后变得更健康,而那些注入年老老鼠血液的年轻老鼠则表现得更差。然而,与输血相关的风险也不应被忽视,如肺部损伤和感染。可是,正在开发的治疗方法并不具有争议性,而且在实验室测试中反复被证明是有效的。

带有衰老细胞(即不能再分裂的细胞)的老鼠,通过注射Foxo4-DRI会活得更久。这种化合物实际上干扰了正常的衰老过程,它会告诉细胞停止分裂。这些老鼠现在已经有30个月大了,大约相当于100年的人类寿命,并且依然保持活跃,证明这种效果并非是暂时的。伊拉兹马斯大学医学中心分子遗传学部门教授彼得•科泽尔(Peter de Keizer)解释说:“如果你的目标是所谓的坏衰老细胞,因为它们已经变得衰老和不可修复,那么你就可以延长寿命,甚至可以恢复健康。通过以这些细胞为靶向,衰老不仅会被推迟,而且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被逆转。”

与此同时,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生命科学子公司Calico正打算利用先进技术,以了解控制寿命的生物学原理,并利用这些知识设计干预措施,使人们能够过上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

那么,如果这些技术能够在根本上延长寿命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人类们长寿带来的一个可能问题是将增加人口过剩的影响,它已经是21世纪面临的巨大挑战。2015年,英格兰和威尔士母亲的平均生育率约为1.8个孩子。随着社会的受教育程度和健康水平的提高,家庭不再需要更多的孩子来弥补生存和繁衍需求。此外,女性生育的平均年龄已经增加到30.3岁,而且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希望生孩子。牛津大学老年学教授、英国皇家学会主任萨拉•哈珀(Sarah Harper)说:“许多国家已经或接近更替水平。”

图3:被移除衰老细胞的老鼠活得更久、更健康

还有一个伦理难题,除非对所有人都能提供衰老逆转治疗,否则就会产生“双重社会”的危险,到底哪些人能获得治疗?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巨大社会不平等的世界里。法尔金汉说:“出生在内罗毕贫民窟的孩子与出生在伦敦肯辛顿的孩子,他们的生活肯定截然不同。”

如果延长寿命的治疗方法是平等的,那么它也会让我们面对老年人口增长的后果。

有史以来最长寿的人是来自法国的雅娜•卡尔芒(Jeanne Calment),她活了122岁(1875年-1997年)。自那时以来,卫生保健始终在不断改善。然而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个记录至今还没有被打破。可是,当我们到达特定年龄时,似乎我们的基因倾向于死亡。科泽尔说:“2016年有一篇论文指出,我们可能无法活到120岁以上。”

可是其他人的观点却是不同的。SENS Foundation教授奥布里•德•格里(Aubrey De Grey)认为,人类的寿命可能很快就会大幅提高到1000岁。然而,正如法尔金汉所观察到的那样:“没有多少人同意他的意见。”许多老年人都在与癌症、心脏病、痴呆等疾病作斗争。目前的医学研究大多不是为了活得更久,而是为了活得更健康,并延缓疾病的发生。

再生疗法可以解决衰老带来的生理问题,但它们不能解决精神和神经方面的问题,如老年痴呆症。也就是说,报告的痴呆症病例数量正在减少。哈珀表示:“有一种理论认为,就像我们保持身体活动可以延缓身体机能衰老那样,我们的精神活动越多,就越有可能避免痴呆症。”

图4:年轻捐献者的输血可以对老年患者的健康产生积极影响

另一方面,随着我们活得更长久、更健康,我们的实足年龄( chronological age)在定义生活时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现在有40岁的女性首次生育,也有40岁的女性正成为祖母。尽管她们的年龄相仿,但她们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尽管我们的寿命更长,但20岁和30岁人口比例仍然更高。在这个年龄段,我们还在生孩子,并开始职业生涯。法尔金汉说:“尽管我们延长了预期寿命,但我们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物时钟。女性分娩的时期仍然多数处于20多岁和30多岁之间。”

逆转衰老治疗也十分昂贵。即使Foxo4-DRI治疗在人类中被大规模使用,它的花费大约是每10毫克1000欧元。输血?这种供应也是非常有限的。只有4%的英国人口是献血者,这个比例仅为医学和研究行业所需的1%。而在这4%的人当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逆转衰老而献血。

这种供应短缺也带来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在黑市上,年轻人可能被强迫献血,而无证经销商可能销售假血浆,还有很多不适合输血的人混入献血者行列。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卫生行业如何成为有组织犯罪有利可图的目标。欧洲刑警组织在其最近的“严重和有组织犯罪威胁评估”中表示:“假冒药品在网上的销售尤其危险。”最近的一次行动中,他们没收了价值4500万英镑(5850万美元)的潜在危险药物。

图5:与西方富裕城市出生的孩子相比,出生在肯尼亚贫民窟中的孩子的预期寿命会有很大不同

我们需要在对人类科学的理解上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才能完全防止人类衰老。甚至可以预见的是,延缓衰老可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此外,消除衰老引发的伦理、文化以及社会问题都需要进行充分的讨论。哈珀总结道:“作为人类的一部分,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们也在不断地耗尽自己的生命力。把我们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让每个人都过上健康长寿的生活,而不是让少数人活到遥远的未来,这是更好的选择。”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