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试验给予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幸存者希望
症状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20岁的大学生。。2005年11月初,我开始出现头痛和头晕的情况,我的耳朵对声音很敏感。当地医生给我做了核磁共振和心电图。

症状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20岁的大学生。。2005年11月初,我开始出现头痛和头晕的情况,我的耳朵对声音很敏感。当地医生给我做了核磁共振和心电图。


 

12月16日,我和一个神经科医生见了面。他告诉我,我得了脑瘤,需要手术切除。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我见了外科医生,他详细说明了一切情况,似乎并不担心。我们安排了下个星期的随访预约。

 

但就在几天后,我癫痫大发作,被送去了急诊室。病情稍稍稳定时,我就马不停蹄乘飞机去更大的医院。遗憾的是,当时我是昏迷着的——我觉得坐直升飞机肯定是件很有趣的事!

 

诊断脑瘤和第二意见

 

之后的一周我做了第一次脑瘤手术。我被诊断出患有少突神经胶质瘤,这是一种脑癌。我遇见的第一位肿瘤医生告诉我,病情很严重,我只有2到5年的寿命。当时我只有20岁,我的生命几乎还未开始!我拒绝接受这一意见,所以我们去了MD安德森寻求第二意见。在安德森的初诊,我了解到我实际上得的是另一种类型的脑瘤——一种再生的星形细胞瘤。

 

我完成了6周的放疗,紧随其后的是一种新型的名叫替莫唑胺的化疗,目前常用于脑瘤。2006年5月,我开始服用替莫唑胺药片,每月一次,每次5天。我病了整整一年,但至少我的头发长回来了!2007年5月,我完成了化疗,并正式开始了缓解期。

 

在那之后,我在2008年获得副学士学位,嫁给了我的丈夫蒂姆,开始了一份全职工作。

 

肿瘤复发后保持积极

但在2014年3月的一次随访中,我的肿瘤医生在大脑磁共振时发现了一个新的斑块。我的缓解期长达7年,这不是我所寻求的结果。但我必须积极,记住:我曾经击败过它。我可以击败一次。

 

2014年4月,神经外科医生Ganesh Rao医学博士主持我第二次脑部手术。手术活检结果显示癌症已经发展到IV级,之后又被诊断为胶质母细胞瘤,这是一种最具侵略性的脑癌。我开始了5周的质子治疗,还有一年的化疗。

 

11个月后,核磁共振成像显示我大脑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斑块。我失望至极。我想:“化疗起作用吗?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吗?”

 

神经胶质母细胞瘤的免疫治疗临床试验

 

我的神经肿瘤医生Barbara O'Brien医学博士,她告诉我有一个派姆单抗的临床试验,这是一种治疗黑色素瘤的免疫疗法,并正在接受胶质母细胞瘤的测试。我有资格参加临床试验,于是在2015年6月开始接受免疫治疗。

 

在我接受了两剂免疫疗法后,Rao医生切除了我的肿瘤,以此研究我的肿瘤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我在手术前告诉Rao医生,我不想再见到他了——三次脑外科手术就足够了!

 

从那时起,我每三周继续接受一次免疫治疗。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我将在5月底进行临床试验。我焦急地等待着每一次核磁共振,当我听到结果对我非常有利的时候,我兴奋不已。继续祈祷这种疗法能战胜癌症,我希望这种药能治愈脑瘤。

 

我想让其他病人知道,要相信肿瘤不会毁掉你的未来,这非常重要。你必须相信自己,相信你会战胜癌症。到目前为止,这对我来说很有效。

赴美就医:www.handsomecare.com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