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George Church等6名科学家质疑美国首批基因编辑人类胚胎:这不科学

2017/09/04 来源:澎湃新闻/王盈颖
分享: 
导读
8月初,首批“美国制造”的基因编辑人类胚胎诞生的消息在生物界引起一番热议。除去在伦理层面上讨论“设计婴儿”,8月28日,6位生物学家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公开发文,质疑该实验可能并没有用基因编辑技术成功修复致病基因。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原标题为“6名生物学家质疑美国首批基因编辑人类胚胎:这不科学”。

8月初,首批“美国制造”的基因编辑人类胚胎诞生的消息在生物界引起一番热议。(详细)除去在伦理层面上讨论“设计婴儿”,8月28日,6位生物学家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公开发文,质疑该实验可能并没有用基因编辑技术成功修复致病基因。

质疑者包括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发育生物学家Mari Jasin、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等。


原论文称通过基因编辑修复了突变基因

身处热议旋涡中的,是美国俄勒冈州健康和科学大学的俄裔研究员舒赫拉特•米塔利波夫(Shoukhrat Mitalipov)。

当地时间8月2日,米塔利波夫领导的研究团队在《自然》(Nature)发表文章,称使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成功修复了人类胚胎细胞中突变异常的MYBPC3基因。该基因突变和40%的基因缺陷型肥厚性心肌病有关。

MYBPC3突变几乎都是杂合突变,米塔利波夫基于此选择受精胚胎,其中精子的捐献者均患有由MYBPC3突变引起的遗传性疾病,卵子的捐献者均健康。在实验中,米塔利波夫团队将CRISPR/Cas9注入减数分裂II期的卵母细胞,并几乎在同时使其受精。

实验结果表明, 58个受试胚胎中,有42个胚胎没有携带MYBPC3基因突变,占比74.2%,提高了24.2%的正常率。而且,实验结果在涉及安全性的脱靶问题和嵌合现象上,也表现良好。

质疑者:这有悖既有认知

令质疑者感到惊讶的是,米塔利波夫团队在论文中指出,他们在用基因编辑技术“剪去”致病基因片段后,观察到,残缺的部分并没有被实验人员添入的正常序列所填充,而是以健康卵母细胞的基因作为模本进行了修复。

这在质疑者看来是不可能的,挑战了对胚胎发育的既有认知。他们表示,科学家认为,在受精后的数小时内,来自精子的DNA和来自卵子的DNA离得较远,而且各自藏于一层隔膜之内,是无法相互作用的。这意味着,米塔利波夫团队的结论与这一认知相悖。

继而,质疑者在预印本论文中阐述了,造成米塔利波夫团队“误以为”基因编辑技术修复了致病基因的可能情况。

一种可能是,胚胎没有继承来自精子的基因,那么,精子所携带的MYBPC3突变也就不会遗传至胚胎。这并非是天方夜谭,在一些体外受精试验中,胚胎被发现有时可以仅依赖卵子的DNA来发育。

质疑者认为,一种无法排除的可能是,米塔利波夫团队所操作的一些胚胎有出现这种状况,使得经编辑的胚胎不再携带突变基因,而这可能不是基因编辑的功劳。

按照上述的既有认知,质疑者认为,如果不是上述可能,那么另一种可能是,被“剪下”的突变基因片段或许实际上没有被一段正常基因所修补,断裂的DNA片段只是随意地进行了“缝补”。

质疑者表示,他们已经将该预印本文章提交给《自然》杂志。

针对上述质疑,米塔利波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坚持自己在原论文中的结论。“我们鼓励其他科学家通过他们的人体胚胎实验来重复我们的实验结果,并公开他们的结果。”米塔利波夫表示他们将在数周后在期刊上正式回应质疑。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