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如果动物吃了药,它们的肉还能吃吗?

2017/08/29 来源:新浪科技
分享: 
导读
据gizmodo网站报道:在现代牲畜饲养过程中,很多时候会喂给它们吃一些药物。这些药物的安全性长久以来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就在上个月,彭博社报道美国一家“桑德森农场”刚刚因为给饲养的鸡喂食氯胺酮(俗称K粉,一种管制类精神药物)而遭到起诉。


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

据gizmodo网站报道:在现代牲畜饲养过程中,很多时候会喂给它们吃一些药物。这些药物的安全性长久以来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就在上个月,彭博社报道美国一家“桑德森农场”刚刚因为给饲养的鸡喂食氯胺酮(俗称K粉,一种管制类精神药物)而遭到起诉。

被喂食了抗生素等药物的动物,如果人们食用这些动物产品,在安全方面有保障吗?多位专家对此问题发表了看法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家吃从菜场里卖的鸡肉会让你染上毒瘾——一般认为,即便是使用了大量K粉的牛肉或者鸡肉,在它们被宰杀之后上市销售时,它们的肉也应该会是干净的。问题是:这种说法科学吗?有没有可能被喂食了违禁药物的动物肉在上市后仍然通过被消费者食用的途径将这些药物传递给人体并对人体造成负面影响?

对此,一些在食品安全与化学领域工作的专家发表了专业看法:

一)里奇·萨勒本(Rich Sachleben)

身份:化学与制药专家,美国化学学会成员,在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工作超过13年

里奇·萨勒本博士的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讨论的药物究竟是哪种。如果这里说的是某种对人体特别敏感的药物,那么只要有一定的量残留在动物体内,对人体造成影响就是完全可能的。这种情况并非假设,而是非常实际存在的风险:一些牲畜会被有意无意地喂食某些药物,而如果在它们被宰杀之前它们来不及将体内的药物完全排出,那么这些残留药物就很有可能会被传递给人体并造成风险。这种风险对于敏感人群尤为显著:儿童,老人以及某些患有特定疾病的人群。比如如果你患有肾病或者心脏不好,而某些类型的残留药物对于人体的心脏和肾脏会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损害健康。

因此如果说你给牲畜喂食了某种药物,然后这些牲畜进入了销售市场供消费者食用,这些消费者会接触到这些药物吗?答案是肯定的,毫无疑问。

必须注意的一点是,如果你给动物喂食了什么药物或者化学物质,这些成分可能会在动物体内保留下来,但也有可能发生变化。打个比方,人们会吃蔗糖,这些糖分为我们的身体提供能量,并在此过程中被转化为二氧化碳和其他代谢产物。但是是否可以说我们身体会将所有摄入的糖分都分解干净?答案是否定的,只是我们的身体会将体内糖分的含量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而已。不论我们吃了什么,结果不外两种:要么摄入成分没有变化,但被我们直接吸收掉或者排泄掉了,再要么就是在我们体内发生了成分改变。

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此制定有相应规定并会对相关农产品进行检查化验,美国农业部也会进行检验。如果你饲养的牲畜想要上市销售,你必须取得销售许可,并提交各种证明文件,详细说明这些牲畜是如何饲养的和喂食的,它们生病时如何接受治疗,有没有服用过让动物更快速生长的激素类药物,等等。所有这些规则都会确保消费者购买到的食品是安全地,有很多法律法规,监管是相当严格的。

二)皮特·麦考伊(Peter McCoy)

身份:“激进真菌学”(Radical Mycology)网站创办人;亚马逊“Mycorenewal”项目的首席栽培专家(该项目旨在利用微生物手段帮助南美国家厄瓜多尔修复因石油开采等导致的土地污染);《北美开源生态农业杂志》真菌学顾问

皮特·麦考伊博士的回答:

二甲-4-羟色胺和裸头草碱等精神致幻剂在世界各地数十种蘑菇种类中都有发现,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所谓的“魔幻蘑菇”(墨西哥光盖伞)。一旦人们食用这些蘑菇,上述化学物质就会迅速扩散到人体内,但它们很快会被人体内的单胺氧化酶分解。因此一般在食用这类蘑菇后的12小时内,人体内上述化学物质的含量就已经被基本清除了。

单胺氧化酶在其他动物体内也有发现,但这类物质在不同物种体内的行为会有所差异。在缺乏实证研究的情况下,很难去断言在经过特定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该种生物体内二甲-4-羟色胺和裸头草碱等物质的残留量。完全可能的情况是,一只鸡误食了含有这种物质的蘑菇然后很快就被宰杀,那么它的肉里肯定会含有这些致幻剂成分。

不过,关于这些误食了上述这些化学物质的动物会否将这些物质传递到它们产下的卵内,这一点我不太清楚。不过,某些蘑菇的其他化学成分或许可以,比如虫草素。观察显示,在给母鸡喂食虫草素的情况下,可以在它们产下鸡蛋的蛋黄内检测到虫草素成分。

三)汤姆·塞穆尔(Tom Seymour)

身份:博物学家,采集者;《缅因州的野生植物》以及其他多部书籍的作者

汤姆·塞穆尔博士的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这也是为何我们现在有那么多进化出了抗药性的细菌种类,这是因为农场主们给动物喂食了大量抗生素和其他不恰当的药物。这些药物残留在动物体内并最终进入消费者人体内,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如果问题是说假如动物食用了含有精神致幻剂的蘑菇,是否会将这种精神致幻剂成分传递给人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这是因为蘑菇中的这些物质是会很快分解的。如果你想将某种药用植物长久保存,那么你应该设法保护其中的活性成分,如果不这样做,那么这些化学成分很容易会发生分解。以大麻为例,有些人吸食了大麻然后变得非常兴奋,但是这种兴奋感觉只会持续很短时间。因此,如果牛或者鸡被喂食了大麻,它们体内的大麻化学成分同样会很快被分解。不可能有人吃了鸡肉或者牛肉然后突然变得跟吸了大麻一样很嗨。一句话,这些化学物质都是非常短效的,不能持久存在。

四)大卫·阿切森(David Acheson)

身份:阿切森集团创办人兼CEO,该公司致力于帮助食品与饮品公司改善运营效率,风险管控以及法规监管指导

大卫·阿切森博士的回答:

那样的事情要想发生,必定牵涉到有意违反相关法规。当然这样的事情绝对存在,毫无疑问,但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从全球范围来看,这样的情况是有先例可循的:在那些监管法律不那么完善的国家,在那些人们可以合法地以自己不了解相关法规为由躲避监管的国家,类似情况的出现是意料之中的。

让我们来看一下抗生素的情况。当你口服抗生素,其中一部分会进入你的肠道,而另一部分则会被吸收进你的血液。你或许在治疗脓毒性咽喉炎或者支气管炎,于是你口服了抗生素,但它们究竟是如何作用于你的身体的?答案是,这些药片在被你吞下之后会进入你的肠道,然后在那里发生分解,并将抗生素成分吸收进入你的血液。在你服用抗生素之后的一到两个小时内,你的血液中就已经能够检测到抗生素成分。血液会在你身体内到处循环流动,于是这些药物也就能够抵达你身体的任何地方。

如果有人给动物喂食抗生素,两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在动物体内的器官内检测到抗生素成分,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如果此时你把动物宰杀销售,那么这些抗生素成分就会残留在动物肉里。不过不同的药物本身也有不同的半衰期,一般抗生素的半衰期是在两三个小时,而那些你每天只需要吃一片的那些药物,其半衰期会更长一些,可能达到12个小时。首要一点是,至少在人体内,必须要经过至少6个半衰期的时间,药物含量才会降低到检测值以下的低水平。实验显示,一般经过6个半衰期时长之后,你体内的某类药物含量基本上就低于检测线,难以被检测出来了。

一般在法制健全的国家里,监管机构在食品安全方面往往会留足风险余量。比如说,理论上认为某种药物在24小时后在动物体内的含量就会低于检测线,但是我会规定你必须在10天甚至两周之后才能上市销售,从而留足余量,确保安全。

五)科特·派平布林克(Kurt Piepenbrink)

身份: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博士后

科特·派平布林克博士的回答:

简短版本的回答是:是的。但在实际情况下这样的情况难以发生,因为从生产者到监管部门会有层层把关。食用动物身上用到的药物主要有两类,分别是荷尔蒙激素类(促进生长)以及抗生素药物(防止感染)。大量研究已经表明,进入市场销售的动物制品中基本都检测不到以上这两大类药物的成分。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人们应当意识到食品安全并非理所应当,而是严格监管的结果。很多类型的药物都很容易随着食物进入人体。不过好消息是,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消费者并未因为消费动物肉类而受到其中所含药物成分的影响,这一点并不意味着对动物使用药物(尤其是抗生素药物)就没有任何风险。随着动物使用的抗生素药物增加,很多具有耐药性的细菌会出现。具体有多少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出现是由于牲畜滥用抗生素药物所引起的,这一点还有相当大的争议,但是这种情况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目前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农场已经表示将自愿削减抗生素的使用量,而美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FDA)也已经制定了新版的指导方案,要求生产商减少对抗生素类药物的使用。但从全球范围里看,对抗生素的滥用仍在持续,尤其在中国,其消费了全球每年超过一半的抗生素类药物并将其用于牲畜饲养,尤其是家禽类的饲养上。

六)杰夫·克罗能伯格(Jeff Kronenberg)

身份:美国爱达荷大学食品科学学院食品处理专家

杰夫·克罗能伯格博士的回答:

有时候奶牛会患上乳腺炎或者其他疾病。此时农场主们一般会为奶牛用药来进行治疗。他们使用的药物有挺多,比如β-内酰胺类抗生素等,都可以在之后这些奶牛产出的牛奶中被检测出来。因此这些兽用药品生产商一般都会要求农场主在为奶牛用药之后应当等待接受药物治疗的奶牛产出的牛奶中不再能够检测出药物成分之后再开始饮用奶的采集。

然而,如果农场主未能遵循相关时间间隔规定,那么病牛所产下的牛奶中就会含有抗生素类药物。而这些牛奶可能会被送往加工厂,变成液体奶,奶酪,黄油或者其他日常食用的产品上市销售。关于这种药物残留问题,最严重的可能性在于某些人群对于抗生素类药物是过敏体质,那么在他们无意间食用了含有抗生素残留的奶制品之后就有可能触发过敏反应,甚至导致危及生命。

除此之外,抗生素可能会对某些有益菌群造成破坏,比如用来制作酸奶喝其他发酵奶制品的乳酸菌。总体而言,预防这类风险的关卡始于农场。当然奶类加工企业一般也会对农场送来的鲜奶进行检测,看看其抗生素残留量是否符合美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规定。那些不符合规定的牛奶则会被加工厂拒绝接收。如果这两关全都失守,那么在牛奶加工过程中进行的加热处理也会极大程度上破坏抗生素物质,使其含量下降,但并不能完全消除它们。

而在肉牛的身上类似情况也同样存在。肉牛一旦接受抗生素治疗,同样会有一段强制等待期,之后才可以被宰杀上市销售。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