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重大突破!揭示III型CRISPR-Cas系统中的一种环寡腺苷酸信号通路
生物谷 · 2017/08/20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立陶宛维尔纽斯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嗜热链球菌(Sterptococcus thermophilus)III-A型CRISPR-Cas系统中的Cas10(以下称StCas10)是否具有ATP依赖的催化活性。


本文转载自“生物谷”。

在原核生物的III型CRISPR-Cas系统中,多种Cas蛋白与CRISPR RNA(crRNA)组装在一起形成Csm(对III-A型CRISPR-Cas系统而言)或者Cmr(对III-B型CRISPR-Cas系统而言)效应复合物,Csm或Cmr复合物通过一种转录依赖的DNA沉默来干扰入侵的核酸。在噬菌体感染细菌之后,它的DNA开始转录,以便建立和维持感染周期。在细菌中,这种crRNA引导的Csm/Cmr复合物作为一种监控复合物扫描入侵者的RNA中的互补性靶序列,即前间隔序列(protospacer)。crRNA引导Csm/Cmr结合到入侵者的RNA上,从而触发Csm3/Cmr4亚基切割这种RNA,并且同时激活Cas10亚基的单链DNA酶活性,从而降解转录泡(transcription bubble)中的单链DNA。Csm或Cmr复合物通过检查crRNA 5’-柄与RNA靶序列的3’端侧边序列之间的互补性来避免自身免疫反应。crRNA 5’-柄与噬菌体的靶RNA存在碱基配对会抑制Cas10的单链DNA酶活性,因而保护宿主DNA不被降解。crRNA 5’-柄与噬菌体的靶RNA不存在互补性会表明转录泡中的单链DNA是非自我DNA模板,从而激活Cas10的单链DNA酶活性,将它降解。

Cas10亚基在III-A型CRISPR-Cas系统中也被称作Csm1,在III-B型CRISPR-Cas系统中也被称作Cmr2。它含有一个N末端HD结构域,两个小的α螺旋结构域和两个Palm结构域。这两个Palm结构域都具有一个铁氧化还原蛋白类似的折叠(ferredoxin-like fold),而且这个折叠区域具有核酸聚合酶和核苷酸环化酶的核心结构域。在体外,Cas10的HD结构域负责降解单链DNA。人们猜测在一个Palm结构域中的保守性GGDD基序会产生环核苷酸(cyclic nucleotide),但是它的作用并未得到证实。来自强烈炽热球菌(Pyroccocusfuriosus)的Cas10(以下称PfCas10)独自时和与Cmr3结合在一起时的晶体结构表明一个ADP、一个3’-AMP或两个ATP可结合到Palm结构域中的GGDD基序和P环基序的氨基酸残基上。这种腺嘌呤结合口袋的保守性提示着Cas10的Palm结构域可能具有酶活性,但是这种活性的性质是未知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立陶宛维尔纽斯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嗜热链球菌(Sterptococcus thermophilus)III-A型CRISPR-Cas系统中的Cas10(以下称StCas10)是否具有ATP依赖的催化活性。他们通过生化反应实验证实在嗜热链球菌Csm(以下称StCsm)复合物中,Cas10亚基的GGDD基序负责将ATP转化为一种未知的反应产物X,而且这种反应依赖于Mn2+, Co2+或Zn2+,此外也较低程度地依赖于Mg2+或Fe2+。当然最为关键的是,这种反应特别依赖于靶RNA识别和crRNA 5’-柄与靶RNA的3’端侧边序列之间的非互补性。

为了确定反应产物X的身份,这些研究人员利用聚丙烯酰胺凝胶电泳、HPLC和质谱技术证实反应产物X是一种环寡腺苷酸(cyclic oligoadenylate, cOA)混合物,其中环三腺苷酸(cA3)是主要的产物。这就表明作为对病毒核酸入侵作出的反应,在StCsm复合物中,Cas10亚基的GGDD活性位点催化cOA合成。鉴于基于核苷酸的小分子化合物,如cAMP、cGAMP、p2Gpp、p3Gpp和NAADP,在多种有机体中作为信号分子发挥作用,他们猜测这些cOA也可能是原核生物的抗病毒防御通路中的信号分子。考虑到这些基于核苷酸的信号分子通常结合到传感蛋白(sensory protein)上,他们也想要鉴定出cOA的传感蛋白。

很多CRISPR-Cas系统与似乎并不直接参与间隔序列获得、CRISPR转录本加工或干扰入侵性核酸的蛋白结合在一起,其中最为常见的是Csm6/Csx1蛋白。嗜热链球菌的III-A型CRISPR-Cas位点编码两个Csm6同源物:StCsm6和StCsm6’,不过它们都不是这个StCsm复合物的一部分。这两个同源物具有保守的Csm6结构:N末端的CARF结构域,接着是α-螺旋区域和C末端的HEPN结构域。分子建模揭示出StCsm6和StCsm6’的CARF结构域核心区最类似于嗜热栖热菌(Thermusthermophilus)Csm6蛋白(TtCsm6)的相应结构域。属于HEPN超家族的结构域经常表现出RNA酶活性。

为了理解Csm6蛋白在嗜热链球菌CRISPR-Cas免疫系统中的作用,这些研究人员发现StCsm6和StCsm6’表现出不依赖于金属离子的单链RNA(ssRNA)降解活性,而且这种降解活性依赖于保守的HEPN活性位点上的氨基酸残基:RXXXXH。显著的是,它们的ssRNA降解活性是较弱的,仅在较高的蛋白浓度(微摩尔范围)下才是明显的。他们猜测StCsm复合物产生的cOA可能作为StCsm6和/或StCsm6’的CART结构域的配体发挥作用。他们首先证实cOA混合物显著地增加StCsm6和StCsm6’的单链RNA酶活性,降低所需的蛋白浓度大约1000倍,而且它们不能够降解双链RNA(dsRNA)和单链DNA(ssDNA),这意味着它们是ssRNA特异性的核酸酶。此外,通过开展一系列实验,他们证实StCsm6和StCsm6’的CARF结构域作为StCsm复合物产生的cOA配体的传感蛋白发挥作用。

为了确定哪种cOA是StCsm6和StCsm6’的激活物,这些研究人员开展核酸酶测试,结果揭示出在所有测试过的cOA中,仅cA6(环六腺苷酸)激活StCsm6和StCsm6’的RNA酶活性。有趣的是,是cA4(环四腺苷酸)而不是cA6激活TtCsm6的RNA酶活性。在相同的反应条件下,线性的寡腺苷酸并不激活StCsm6或TtCsm6。这似乎表明cOA是多种III型CRISPR-Cas系统中通用的信号分子。这一发现提示着Csm6/Csx1和与Csm/Cmr复合物结合的其他CARF家族蛋白可能是由cOA调节的。

总之,这项研究揭示出原核生物免疫防御系统中的一种基于cOA的信号通路。这些研究人员证实当结合到靶RNA上时StCsm6合成出的cOA作为第二信使,结合到Csm6的CARF结构域上,激活Csm6的RNA酶活性,从而激活非特异性的RNA降解。当Csm复合物对有转录活性的DNA和它的转录本的协同降解不能够抵抗病毒时,这种信号通路可能作为应急措施发挥作用。不过不能确定的是cOA是否也能够作为进行细胞间通信的胞外信使发挥作用。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 A cyclic oligonucleotide signaling pathway in type III CRISPR-Cas systems

    Type III CRISPR-Cas systems in prokaryotes provide immunity against invading nucleic acids through the coordinated degradation of transcriptionally active DNA and its transcripts by the Csm effector complex. The Cas10 subunit of the complex contains an HD nuclease domain that is responsible for DNA degradation and two Palm domains with elusive functions. In addition, Csm6, a ribonuclease that is not part of the complex, is also required to provide full immunity. We show here that target RNA binding by the Csm effector complex of Streptococcus thermophilus triggers Cas10 to synthesize cyclic oligoadenylates (cAn; n = 2 to 6) by means of the Palm domains. Acting as signaling molecules, cyclic oligoadenylates bind Csm6 to activate its nonspecific RNA degradation. This cyclic oligoadenylate–based signaling pathway coordinates different components of CRISPR-Cas to prevent phage infection and propagation.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