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Nature:科学不是商业!莫把“研究生命”做成“发财生意”

2017/07/28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7月26日,Nature官网发表了纽约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和分子药理学主任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Michele Pagano的撰文“Don't run biomedical science as a business”,意思是不要把生物医学研究当成生意,科学研究不在于发表多少论文,更重要的是研究质量。

7月26日,Nature官网发表了纽约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和分子药理学主任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Michele Pagano的撰文“Don't run biomedical science as a business”,意思是不要把生物医学研究当成生意,科学研究不在于发表多少论文,更重要的是研究质量。

以下是生物探索对原文的翻译:

由于白宫和美国国会继续锁定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提出的预算,科学家们再次担心资金水平。但更多的钱不足以创造更好的科学。事实上,科学本身就会因为对研究经费管理不善出现问题。

二十年来,Pagano一直在学术界,先后承担过许多研究项目且足够的资金。

1993年,Pagano从意大利搬到了美国,在他看来这是从事世界生物医学研究最好的地方。从那时起,他已经慢慢地把科学转移到一个令人不安的路上。现在关于科研经费分配争论,是时候该好好讨论如何扭转学术研究态度和文化,评估已经失去的东西和可以恢复的资源。

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年度预算几乎翻了一番,从137亿美元增长到272亿美元。这本应该是鼓舞人心的好事,增加科学家的奖励,减少科学家花费申请经费的时间,并获得更好的研究工作,但是结果事与愿违。

加大资金投入只是增加了科学家队伍规模和论文等科研产品数量,但几乎没有提高卓越成就。它带来了一个“重视数量而不是质量”的现象,在研究科学方面本应该是与之相反的。

于是乎,这衍生了把科学研究变成一种生意的趋势,使得政府需要每年持续追加投入才维持这种趋势。这种“商业化”的行为过分强调增加就业机会和学术可转化性,会因为追求表面成就破坏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思想才是促进不可遇见的巨大科学进步的关键因素。

从1993年到2007年,美国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博士学位授予数量翻了两番,达到每年8,000多人,同时学术机构也在增长。此外,研究机构为获得NIH的项目资金,在这方面的积极性很高。研究中心越来越多,学术队伍越来越大,许多人建立了更多的研究设施,这些设施通常由科学家在任职轨道之外的“软钱”职位中填补。而这些“软钱”一部分来自NIH的资金,一部分来自各公司的赠款资助。获得NIH资金的承包商倍增销售试剂和设备的公司蓬勃发展,经常夸大其价格,从而盈利颇丰。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大学生物医学专业排名的主要标准之一就是获得NIH基金总额。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繁荣可能会削弱科学素养,总体结或果导致人均基金资助数量下降和申请失败率增加。

自2003年以来,随着通货膨胀率调整后的NIH资助规模的下降,促使了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员成为的廉价劳动力,收入显著下降。

“当科学成为事业时,重要的不在于产品质量,而是是否获利。”(“When science becomes a business, what matters is not the quality of the product, but whether it sells.”)

“繁荣-萧条周期”(Boom–bust cycles),但也往往不够稳定:快速扩张之后是超级竞争,这鼓励人们专注于数量以及高度可见的质量替代品;“繁荣-萧条周期”也刺激了新兴的、不必要的市场。

试剂公司犹如饥饿的狮子,后面跟着一个可怜的包鬣狗:伪科学期刊为赚取出版费用积极接受明显缺乏科学性的论文;虚假的学术会议反复在异国情调和风景名胜的地点进行;不完善的课程和师资却标榜“撰写成功的基金申请书,你需要知道的一切”的各种培训班办得如火如荼。总之,每个人都能闻到铜臭味。

这种情况鼓励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把精力都放在如何申请更多研究经费,而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科研工作本身,每一项研究都是为申请更多研究经费,每个会议都是为认识更多可能的评审员。

经费机构和学术职位评论委员会对科学家的“生产力”进行判断,这个词属于业务的说法,而不是学术词汇。只要有学术论文,只要有高影响因子期刊的学术论文,经费职务都不是问题。

这到底这是商业,还是科学?

商业化已经席卷整个学术业界,包括学术出版领域。由于“主张膨胀”(claims inflation,见W. G. Kaelin Jr Nature 545,387; 2017),每篇论文都必须是一个基于基本发现和立刻转化的完整故事,即要有理论和应用的双重意义,这往往是不可能的。

学术的Study“研究”更多被杂志的Story“故事”代替,这是科学媚俗化、科学信息小报化的典型表现。

在这个狂热中,出版商为了获得商业利益(收集作者和站点许可证费用),发表了许多吸引眼球的论文。同样地,研究人员希望在高引用期刊中尽可能多地提供手稿,以获得更多的更多研究经费及随之而来的就业、晋升和加薪,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论文出版在著名学术期刊上。

买方和卖方共同努力下,这必然产生对科学有危险的利益冲突。

出版成为学术研究的唯一驱动力,这就决定了成功比正确更重要。当科学研究成为一种业务,重要的已经不在是高质量的产品,而是能否获得更多的经费。

重塑科学品格不是很容易的事。

政治家必须明白:创造就业不是并且不应该是NIH或任何其他科学基金机构的主要目标; 基金分配应该根据研究问题的重要性,而不能以地缘政治和利益作为基础。

研究机构需要调整自己的思想和原有的学术使命,减少不必要的简单为增加经费设置的学术职位。

出版商不应该关心出版华丽的故事,而应该关心学术论文如何更多更有效传递坚实的科学。

科学家应该强调卓越和严谨的学术贡献,而不是越来越长的论文和经费列表。

学术界和出版界应该恢复为制药公司和其他人提供免费发布结果的平台,尤其是那些是可靠的发现。

科学不是商业,但高质量的科学有利于商业获得实实在在的品质。

参考资料:

Don't run biomedical science as a business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