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证实!调节人体肠道菌群,这一“开关”非常重要
2017/07/13
肠道菌群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研究领域之一。先前的研究发现,它们不仅与多种疾病的发展以及个人情绪有关,还能预测机体将如何响应“垃圾”饮食。本周发表在《细胞》杂志子刊上的一项研究首次证实,免疫球蛋白M(IgM)在维持肠道菌群多样性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图片来源:网络

7月11日,发表在Cell子刊Immunity杂志上题为“Human Secretory IgM Emerges from Plasma Cells Clonally Related to Gut Memory B Cells and Targets Highly Diverse Commensals”的研究中,科学家们首次证实了由人类肠道分泌的免疫球蛋白M(immunoglobulin M,IgM)在维持肠道菌群多样性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研究人员解释道:“我们发现,除了免疫球蛋白A(immunoglobulin A,IgA),IgM也能与肠道微生物群相互作用,并积极参与维持其多样性。此外,我们还证实,IgM是免疫记忆系统的一部分。通过该系统,我们的机体能够识别和适应它的微生物环境。”

在这一研究中,科学家们使用的是人类肠道组织样本,而不是小鼠动物模型。这一点很重要。一方面是因为IgM在小鼠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另一方面是因为直接用人类样本开展调查能够促进研究结果后续的应用。


图片来源:Immunity

免疫球蛋白是能够发挥抗体作用的一类蛋白质,可保护机体不受微生物和“外来物”的危害。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微生物都是有害的。据估计,肠道中含有对健康有益的数百万微生物。这些微生物包括细菌、病毒和真菌,也被称为肠道菌群或微生物群。

免疫系统在微生物群的控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方面,它清除了可能有害的微生物,同时,又能将有益的微生物保留在体内。IgA是被研究的最充分的与肠道菌群调节相关的免疫因子之一。这一分子被分泌到肠粘膜后,阻止了有害的细菌侵入我们的机体。

该研究的共同通讯作者Andrea Cerutti说:“尽管IgA的重要性是无可争议的,但有很大一部分人缺乏这类免疫球蛋白,且并没有出现疾病的症状。到目前为止,IgM被认为是在IgA缺乏时扮演了一个补充性的角色,但我们的这项研究证明了它在肠道微生物群调节中的基本作用。

肠道菌群是目前最热门的研究领域之一。除了与多种疾病有关,近期的研究表明,它们还与个体情绪有关,同时,还能够被用于预测机体如何响应“垃圾”饮食。这一新成果找到了调节肠道菌群的另一关键“开关”,有望帮助开发相关的疾病疗法。

参考资料:

Key immunological mechanism for regulating intestinal flora discovered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9/06/24
    赛诺菲6月20日宣布,作为重组研发团队的一部分,将在法国和德国裁减466个职位,此次的目的是将重心聚焦至癌症、免疫学、罕见病、疫苗领域,同时放弃一些不再适合其重心的研发项目。
  • 2019/06/20
    从引发“空调病”的危险分子——嗜肺军团菌中,来自浙江大学的研究团队鉴定出一种新型毒素RavD,它能定向“切割”来自宿主细胞的标签,逃过免疫识别,让自己不断扩增壮大,最终导致重症肺炎。这项研究发表于近期的在《自然·微生物学》杂志。
  • 2019/06/18
    面对前沿创新疗法的转化与工艺挑战,由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和商图信息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国际免疫&基因治疗论坛(IGC China 2019)”定于2019年8月30-31日在北京举行。
查看更多
  • Human Secretory IgM Emerges from Plasma Cells Clonally Related to Gut Memory B Cells and Targets Highly Diverse Commensals

    Secretory immunoglobulin A (SIgA) enhances host-microbiota symbiosis, whereas SIgM remains poorly understood. We found that gut IgM+ plasma cells (PCs) were more abundant in humans than mice and clonally related to a large repertoire of memory IgM+ B cells disseminated throughout the intestine but rare in systemic lymphoid organs. In addition to sharing a gut-specific gene signature with memory IgA+ B cells, memory IgM+ B cells were related to some IgA+ clonotypes and switched to IgA in response to T cell-independent or T cell-dependent signals. These signals induced abundant IgM which, together with SIgM from clonally affiliated PCs, recognized mucus-embedded commensals. Bacteria recognized by human SIgM were dually coated by SIgA and showed increased richness and diversity compared to IgA-only-coated or uncoated bacteria. Thus, SIgM may emerge from pre-existing memory rather than newly activated naive IgM+ B cells and could help SIgA to anchor highly diverse commensal communities to mucus.

    展开 收起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