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一次食物中毒影响一生:或诱发心脏病、肾病、关节炎等并发症

2017/05/18 来源:环球科学
分享: 
导读
多数人认为食物中毒后就是有几天不舒服,发烧腹泻,然而有的人却会因此终生遭殃。

撰文 玛丽安·麦肯纳(Maryn McKenna)

翻译 贾明月


很多年后,科莱特·齐亚杜尔(Colette Dziadul)才弄明白女儿德纳的关节问题是怎么回事。现年14岁的德纳从蹒跚学步时起,就一直抱怨膝盖和脚踝疼。因为疼痛,她夜不能寐,只好叫醒父母要止痛药;她也不能参加学校的体育活动。而两位儿科医生和一位骨科医生把德纳的毛病诊断为“生长痛”,说等她长大后疼痛就会消失。

德纳11岁时,齐亚杜尔参加了一项关于食源性疾病的调查。调查问卷是一个名为“安全餐桌优先”(Safe Tables Our Priority)的组织出的。当时,这个现名“狙击食源性疾病”(STOP Foodborne Illness)的组织正在调查食物中毒暴发后,幸存者在恢复过程中的一些细节。德纳3岁时曾住院两个礼拜,当时有50人因食用了被沙门氏菌污染的甜瓜而生病,德纳正是其中之一。问卷中列出了一系列感染并发症,其中就包括某种关节损伤的症状,这种损伤名为反应性关节炎。

齐亚杜尔如梦方醒。她为德纳找来一位风湿病专家,专家肯定了疼痛由关节炎引起,而除了食物中毒,这种关节炎别无其他解释。齐亚杜尔随后又去翻查德纳的病例,发现德纳住院的第十天,一位护士曾记录她走路磕磕绊绊,抱怨关节疼。这些久被遗忘的症状,是否就是她的身体因对抗沙门氏菌感染而出现关节炎的初兆呢?“我从来没想到过沙门氏菌可能与关节炎有关,”齐亚杜尔说,“大部分医生也从未想到。”

我们以为只会持续数天的食物中毒竟能产生终生影响,这个想法相当恐怖。科学家和医生一直认为,这种“后遗症”(用医学术语来说)的发生率是很低的,直到最近,还少有人研究这个问题。个别科研团队的新发现提示,这种症状远比我们想象的常见。

一个常见问题?

“人们并不了解食源性疾病的所有后果,”明尼苏达卫生局的柯克·史密斯(Kirk Smith)说,“人们以为食物中毒后会有几天腹泻,然后就好了。他们不知道会有一系列的慢性后遗症。尽管单独来看每一个后遗症都不常见,但放在一起考虑的话,它们就不容忽视了”。

长期影响不止在住院患者中出现。那些经历了看起来是轻度发烧、呕吐或腹泻症状的人也可能中招。这些长期影响包括:沙门氏菌和志贺氏杆菌感染后的反应性关节炎、泌尿系统问题和眼部损伤,弯曲杆菌感染后的格林巴利综合征(一种脊神经和周围神经的脱髓鞘疾病)和溃疡性结肠炎(一种慢性肠道炎性疾病),以及大肠杆菌O157:H7感染后的肾衰竭和糖尿病。上述微生物很常见,调查人员已经在肉类、奶类、禽类、蛋类、海产品、水果、蔬菜甚至加工食品中发现了它们的踪迹。

研究者回溯食物中毒暴发事件时,不仅确认了幸存者中存在上述并发症,还将可能发生的病症列了出来。比如,有一项研究调查了1997年至2004年间,发生过食物中毒的101 855位瑞典居民,结果发现,这些居民患主动脉瘤、溃疡性结肠炎和反应性关节炎的几率都比正常人高。一篇基于澳大利亚一个大型地方卫生数据库的综述发现,相比于出生在同一时期同一地点但未发生过细菌肠胃感染的人,遭遇过任何此类感染的人患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病(另一种慢性肠道疾病)的可能性要高57%。2005年,西班牙一次沙门氏菌感染暴发后,248位受害者在随后几年里,有65%的人称自己发生了关节或肌肉的疼痛或僵直,而未受感染影响的对照组中只有24%的人发生此类情况。

美国现有的综合性分析还很少。史密斯解释道,传统上讲,食物相关调查的目的是在感染暴发后的8年中发现并访问受害者。而由于急性疾病发作顶多持续数周,人们很少注意在后期追踪受害者——这件事可能会非常复杂,因为他们或许会去看不同的医生,甚至居住在不同地区。

美国一项发表于2008年的研究,追踪了2002年至2004年间明尼苏达州和俄勒冈州食源性疾病的受害者。CDC有一个名为“食源性疾病动态监督”(Foodborne Diseases Active Surveillance, FoodNet)的项目,这个项目主要收集经由实验室确认的、由10种微生物引起的食源性疾病报告。根据这个项目,研究者找到了一些调查对象:4468位受害者中,有575位(13%)报告了与反应性关节炎吻合的后期症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像德纳那样,接受过专科医生的诊断。

食物中毒不简单

不过,食源性疾病与长期健康状况的关系也有可能是一种巧合,尽管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有一个较好的办法可以证明二者的关联,即在患者首次发病时就进行确认,然后在多年内跟踪观察——这样的研究叫做前瞻性研究。全球范围有几项类似的前瞻性研究,而最近开展的一项——唯一在北美开展的一项——得到了让人震惊的结果,而且极具说服力。

2000年5月,因暴雨将肥料由农田冲刷入蓄水层,加拿大安大略省沃克顿镇的饮用水被大肠杆菌O157污染。不久,即有2300多人(全镇人口的一半)发烧、腹泻。2002年,在安大略省政府的资助下,“沃克顿卫生研究”项目开始分析和评估这次污染事件可能对受害者造成的长期影响。2010年,该研究的结果发表:事件发生7年后,与病情并不严重的居民相比,食物中毒暴发后严重腹泻数日的患者发生高血压的几率要高出33%,心脏病或中风的发生率高出210%,肾脏出问题的几率高出340%。

这些健康问题不只是困扰着大肠杆菌O157感染最严重的那些居民,即使是症状较为温和的沃克顿镇居民也有循环系统问题,而没有前瞻性监控,这些症状本不会与大肠杆菌感染联系起来。这项发现提示,大肠杆菌感染的后发性影响普遍存在,威廉·克拉克(William Clark)如是说。他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西安大略大学的肾脏病学教授。克拉克推荐此类疾病的康复者每年检查血压,每两到三年检查肾脏功能。

鉴于投身于此类研究的科学家人数非常少,多数问题能够浮出水面还有赖于患者倡议团体的努力。STOP的原始调查(就是齐亚杜尔参加的那项)从患者处收集了第一人称的叙述资料;非赢利性组织“食源性疾病研究与预防中心”(Center for Foodborne Illness Research and Prevention)则在2009年发布了一份白皮书,让一些埋没在医学文献中的、关于食物中毒长期影响的研究重见天日。

“食源性疾病研究与预防中心”得到了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资助,在研究如何才能更好地调查食物中毒后遗症的发生几率。倡议者希望,公共卫生机构能创造更好的机制,来确认和追踪受害者,他们和克拉克一样,也认为应该让受害者尽快接受预防性医疗。

“我们想真正弄清楚食物中毒的危害,因为政策制定者都是根据危害程度,来决定重点关注哪些公共卫生问题,”“食源性疾病研究与预防中心”的创立者之一巴巴拉·科瓦奇克(Barbara Kowalcyk)说,“只要我们还是只关注食源性疾病的急性形式而非它的长期影响,我们永远都会低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