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滴血测癌”说法不准确,一滴血到底能测啥?

2017/05/03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4月30日,医药界被一篇题为“重大突破!一滴血可测癌症,已被批准临床使用”的文章刷屏。然而对此,一些业内专家表示,“一滴血可测癌症”的说法不太严谨,过分夸大了肿瘤标志物在肿瘤诊断中的作用。


事件回顾

这一事件的关注焦点是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罗永章教授团队自主研发的一款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


2009年,罗永章教授团队在PNAS杂志发文,揭示了肿瘤细胞特异分泌Hsp90α的调控机理,证明了分泌型Hsp90α能促进肿瘤侵袭及转移,其含量与肿瘤恶性程度正相关。同时,他们证实,Hsp90α在肺癌、肝癌、乳腺癌、结直肠癌、前列腺癌、胰腺癌、胃癌等15种肿瘤中均高表达,具有广谱特性。


2016年,清华大学召开“全新光谱肿瘤标志物Hsp90α 成果发布会”。发布会称,罗教授团队在世界上首次证明:肿瘤标志物热休克蛋白 90α(Hsp90α)可用于肝癌患者的检测!依据这一基础研究,罗教授团队自主研发的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在临床中使用。

研究证实,Hsp90α的灵敏度远远高于传统的肝癌检测的标志物甲胎蛋白(AFP),对肝细胞癌、肝内胆管癌、混合性肝癌等常见肝癌类型均有较高的灵敏度。这对肝癌患者进行及时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指导肿瘤个体化治疗具有重要临床价值。据悉,该试剂盒已获得我国第三类(最高类别)医疗器械证书,并通过了欧盟认证。

团队回应

罗永章团队回应媒体称,“滴血测癌”一词,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很不准确”,“不严谨”,系部分媒体误读。

具体的监测方法是,癌症病人在传统方法治疗后再采血检测,通过比较人90α含量的变化,来辅助医生对治疗效果进行评价,并持续地监测。


对此,罗永章也发表微博解释,“一滴血检测肿瘤”的说法很不准确,确切地讲,应该叫“监测肿瘤”。此前罗永章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辟过谣,不过他认为由于射线剂量大和费用较高等原因,CT等影像学检测方法并不适合经常性地使用,因此,肿瘤标志物对于癌症病人预后和疗效评价具有重要应用价值。

昨日,研究团队的代表,清华大学抗肿瘤蛋白质药物国家工程实验室副研究员付彦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付彦表示,“滴血测癌”这个词包含两个方面含义,“滴血”是指取样量,一滴血大约有50微升,而一次检测所需的血量只有2.5微升,约为一滴血的二十分之一。所以,“滴血”只是个概数词。此外,“测癌”指的是对肿瘤进行检测和疗效评价。“滴血测癌”的说法是媒体报道中高度概括的标题,严格讲欠准确。

团队发现的热休克蛋白90α,作为一种全新肿瘤标志物,在肺癌及肝癌检测的灵敏度和准确度超过了现有的常用肺癌和肝癌标志物。比如,在肝癌的检测中,灵敏度达到了93%,比常用的肝癌标志物AFP灵敏度高出近一倍,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数据。团队的研究成果,为医生的诊疗增加了有价值的信息和判断依据,是辅助肿瘤检测的新武器,有助于提高我国癌症的诊疗水平。目前已有很多人因检测热休克蛋白90α而获益。

业内观点

北京博奥晶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科学仪器事业部产品经理 成后龙

北京博奥晶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科学仪器事业部产品经理成后龙在接受生物探索采访时也对此事发表了看法。他认为,首先,蛋白质有多个亚基,蛋白的检测需要很好的特性抗体,如果抗体仅仅特异结合少数亚基,检测的准确性大大降低;第二,媒体将热休克蛋白误解为早诊指标,事实上罗教授团队将其作为病情监控和疗效评估指标;第三,作为疗效评估指标,单个蛋白的准确性肯定没有多指标联合高。

上海美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医学总监 王路博士

上海美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医学总监王路博士对生物探索表示:“一滴血测癌这个说法不准确,夸大了文章的结果,应该更科学地解读这个蛋白的作用。”

浙江省肿瘤医院 苏丹教授

浙江省肿瘤医院苏丹教授表示,“一滴血可测癌症”这种说法不太严谨,过分夸大了肿瘤标志物在肿瘤诊断中的作用,“文章标题会误导老百姓认为靠一滴血就能测出自己是否会患癌症,患哪种癌症。”

苏丹教授认为,通过一些血液肿瘤标志物的检测,的确可以对人体癌变提供指示和判断,可监测肿瘤的进展和预后。但在肿瘤早期诊断方面,这种判断通常需要与传统、经典的检测方法联合应用。(青年时报)

烟台普罗吉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罗亮

这款名为“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酶联免疫法)”的医疗器械注册于2013年4月。 在食药监总局(CFDA )上市批准文件上标明,该产品的预期用途是“定量检测非放疗肺癌患者EDTA -K2抗凝血浆中的热休克蛋白90α,该指标用于对已明确为肺癌患者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2016年6月,CFDA又同意将产品预期用途变更为“已明确为肺癌、肝癌患者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烟台普罗吉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亮向南都记者解释,按照官方给出的用途说明,该试剂确实是用于疗效和病情的监测,而非筛查检测。

CFDA在医疗器械上市批准时,只批准了已确诊的肺癌、肝癌患者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估,而没有批准用于对健康人群的早诊早筛。包括Hsp90α肿瘤标志物在内,国内常规的血液类肿瘤标志物检测已经有20多项,其中大部分是借鉴国外的,而且“其中不少标志物一旦测定超标,该患者很有可能已经是晚期了,没有早筛癌前病变的功能”。(南方都市报)

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 郭林

现在体检单上有很多“肿瘤标志物”指标,这些指标升高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得癌?“不必太过惊吓。”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郭林透露,全球也没有一个血液标志物能百分百地诊断肿瘤。通过一些肿瘤标志物的检测,的确可以对某些肿瘤起到预警作用。但只是预警,不是确诊。肿瘤标志物最主要还是用于疗效评估和预后监测上。(新闻晨报)

肿瘤医院检验科 卢仁泉博士

肿瘤医院检验科卢仁泉博士特别指出,目前肝癌的肿瘤标志物特异性比较强。像原发性肝癌的肿瘤标志物是AFP,也叫甲胎蛋白。而一些癌症则需要联合检测,以降低筛查的假阳性率,在一群假的癌症患者中“揪”出真正的患者:比如,前列腺癌是PSA,适用于高危人群;消化道癌症是CEA;卵巢癌的是CA125;乳腺癌的是CA153;胰腺癌的是CA199等。(新闻晨报)

河南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消化二病区主任 陈小兵

河南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消化二病区主任陈小兵博士介绍,肿瘤标志物目前临床最主要用来监测抗癌疗效和病人预后,而很少用于早期诊断,即便应用也是辅助筛查和辅助诊断。

准确地讲应该是,检测血液中的肿瘤标记物“热休克蛋白90α”,可以监测肝癌、肺癌等多种恶性肿瘤。

“目前临床应用的肿瘤标记物有很多,罗教授研究的‘热休克蛋白90α’,只是其中的一种,目前还没有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应用。”陈小兵博士表示。医学界迄今尚未发现真正完美理想的肿瘤标记物。(郑州晚报)

相关科普

肿瘤标志物又称肿瘤标记物,是指特征性存在于恶性肿瘤细胞,或由恶性肿瘤细胞异常产生的物质,或是宿主对肿瘤的刺激反应而产生的物质,并能反映肿瘤发生、发展,监测肿瘤对治疗反应的一类物质。

肿瘤标志物存在于肿瘤患者的组织、体液和排泄物中,能够用免疫学、生物学及化学的方法检测到。至今,可供临床应用的肿瘤标志物已有100多种,每一次新的肿瘤标志物被发现都会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

常用肿瘤标志物


一滴血,可以检测什么?

古有“滴血验亲”,今有“滴血验癌”。“滴血验亲”已经被现代医学证明是不准确的,那么,“滴血验癌”就一定能检查出癌症吗?事实上。目前还不存在能100%诊断出癌症的肿瘤标志物,并且,“滴血验癌”只能算是肿瘤诊断的“辅助工具”,而不能成为确诊方法。

目前,一滴血检测在临床上应用得最为广泛的是快速血糖测定,通过使用袖珍快速血糖仪测定患者微量末梢血中的血糖。其操作简便快速,能减少患者反复穿刺静脉的痛苦,结果与静脉血的葡萄糖氧化酶法检测血糖浓度基本一致。

但当血液中存在大量干扰物时,血糖值会出现一定的偏差;而对患者手指末梢采血时须先进行消毒,消毒液或可对检测结果产生影响,因此,临床上对于血糖测定采取的血液是第一滴血还是第二滴血标本存在异议。有研究对此进行比较,结果显示,虽然第一滴血标本中水分和酒精的稀释可能高于第二滴血,但两者所测得的血糖值之间无明显差异(P>0.05),表明采取第一滴血检测并不会影响到血糖结果的准确性。

除了用于检测血糖,科学家们也在开发“一滴血”检测的新用途。2015年6月5日,《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研究表示,一滴血或可检测患者的病毒感染史;此外,2014年,来自日本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项利用一滴血简易快速检测阿尔茨海默症的新技术,这可能有助于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发现。

近期研究

Nature Medicine:一种用于癌症治疗的新生物标记物

2017年1月,法兰克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了一种新的生物标志物——细胞酶SAMHD1能够高精度检测出哪些患者会出现有效的疗效,而哪些患者则不会。这也为目前无法得到有效治疗的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这一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 Medicine杂志上。

NEJM:中国人群低级别胶质瘤预后的新标志物

2016年12月,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上的一项研究表明,TP53基因或H3.3组蛋白中的突变可能作为生物标志物,帮助分类一些中国的低级别(lower-grade )胶质瘤病例。这些病例缺乏其它已知的分子标志物。来自香港中文大学和复旦大学的科学家们研究了超过450名II级或III级弥漫性胶质瘤患者的肿瘤样本。结果发现,在17.4%的所谓“三阴性低级别胶质瘤”(即三种已知的胶质瘤生物标志物是阴性的)中出现了TP53突变或组蛋白H3.3-K27M突变的过度表达。

Cancer:血液检测被说不靠谱,这次错在生物标志物

2016年10月,根据一项发表在Cancer杂志上的研究,在预测膀胱癌发展以及确定最佳治疗方案中被寄予厚望的血液检测可能并不可靠,研究人员发现膀胱癌生物标志物NLR经不起推敲,从而使得基于其的血液检测不可靠。

【Nature】精准医疗最新综述,四类最有前景的生物标志物

2016年7月8日,Nature Reviews Cancer发表综述,揭示了生物标志物在精准医疗领域中的发展现状,以肺癌为例概述了四类最有前景的生物标志物,同时对国家级精准医疗研究面临的挑战进行解析。


Nature子刊:研究人员发现肝癌诊断的新型生物标志物KHK-A

2016年4月,发表在《自然细胞生物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一种被称为KHK(己酮糖磷酸激酶或果糖激酶)的基因在癌细胞与正常肝组织中的表达有所不同。研究人员表示,正常肝细胞催化葡萄糖和果糖发生反应产生能量、氨基酸和脂类。但是,研究发现,肝肿瘤停止使用果糖。因此,监测果糖代谢可能被用于肝癌诊断。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