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署名“讲人情”,中国学者真的更严重吗?-观察-生物探索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论文署名“讲人情”,中国学者真的更严重吗?

2017/04/23 来源:科研圈/任孝鹏
分享: 
导读
论文署名对科研人员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但鲜有人注意到,不同国家作者的署名“习惯”也略有不同。近期发表于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的一篇论文(Culture and Unmerited Authorship Credit: Who Wants It and Why?)指出,“集体主义”文化背景的科学家更倾向于考虑学术贡献以外的因素。


图片来源: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来源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撰文 任孝鹏(中科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

尽管各类科学共同体对作者署名有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则,而且很多学术期刊对于作者署名有很具体的规定,但有关作者署名的争议仍不时发生。除了学术贡献以外,还有什么样的因素能够影响作者署名?不同文化的科学家在考量作者署名时会在意什么因素?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任孝鹏和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欧阳峥峥、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 Thomas Talhelm 一起,通过5个研究检验了文化与作者署名的关系。

该团队首次尝试从个体主义/集体主义的角度来分析文化对于作者署名的影响。与个体主义文化(英国、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科学家相比,集体主义文化(中国、日本、韩国等)的科学家更重视与同事或合作者的关系,这是否意味着集体主义的科学家在署名时更倾向于把贡献不大的同事或合作者列为作者之一呢?假定你是一个科学家,设想在下述情境中,你会如何选择:你刚刚完成一篇论文,准备投稿,在你完成这篇论文的过程中,你的同事提供了一个建议,你是否会把你的同事列为作者?

论文几人署名?

在研究1中,他们统计了三个顶级学术期刊 Cell、Nature 和 Science 在2002至2011年所有的学术文章,按照国家计算了单篇文章的平均作者数量。发表文章数量超过100篇的国家纳入分析,共有21个国家。分析采用 Hofstede 的个体主义的分数,结果发现在国家水平上,个体主义分数能够负向预测作者数量,个体主义越高的国家,单篇文章的作者数量就越少。



个体主义/集体主义与作者个数的关系

“赠送”与“被赠送”

研究2通过电子邮件请这些在 CNS 上发表文章的作者在线回答有关他们对六种情境的行为意向,如“你刚写了一篇论文,准备投稿。你的同事对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贡献,但是你们关系很好。你会不会把他/她作为作者之一?”总共有23位来自集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263位来自个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以及24位在集体主义文化中长大但在个体主义文化中工作的科学家完成此次调查。

结果发现,与个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相比,集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更愿意把这些实际贡献不大的同事或合作者列为作者。有意思的是那些在集体主义文化中长大但在个体主义文化中工作的科学家的调查结果更接近来自个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

研究3在中国和丹麦的研究生中进行。共设计两个情境:

一是“你刚完成了一篇文章,准备投学术期刊。有位同事,你过去和他/她合作过,未来也会和他/她合作。但是在这篇文章上他/她没有做贡献。不过,你的同事问你是否可以把他/她作为作者。你是否会考虑把他/她列为作者之一?”

二是“你的同事完成了一篇文章,准备投学术期刊。你过去和他/她合作过,未来也会和他/她合作。但是在这篇文章上你没有做贡献。不过,你的同事问你他/她是否可以把你作为作者。你是否会同意他/她把你列为作者之一?”。

研究3发现,个体主义文化(丹麦)的研究生在这两个情境下的得分均低于集体主义文化(中国)的研究生。


研究4与研究3采用同样的方法,但是在个体水平上探讨个体主义/集体主义与作者署名的关系。研究人员对93位研究生和大学生进行了调查,情境同研究3,同时用 Singelis 的自我构念量表测量个体主义,结果发现个体主义能够预测自己是否愿意将同事列为合作者,但是不能预测自己是否同意被同事列为合作者。

研究5则是用启动方法对个体主义与作者署名的关系进行检验。研究采用了 Triandis 的32道题的个体主义/集体主义问卷,通过乱序重组的方式,分别启动被试的个体主义和集体主义。结果发现启动了个体主义的被试与启动了集体主义的被试相比,更不愿意将同事列为作者。在情境2(是否同意被列为作者之一)中虽然也呈现同样趋势,但是不显著。

文化、规则与未来

5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尽管存在着具体的署名规则,但文化仍然会影响科学家在作者署名时的行为。与个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相比,集体主义文化的科学家更倾向于考虑学术贡献以外的因素,如人际关系,从而导致学术文章中出现更多的作者。

此系列研究的理论意义在于:从文化心理学的角度,个体主义/集体主义不仅能够影响我们不受理性规则控制的日常行为,而且也会影响我们有明确规则约束下的经过考量后的行为。从学术伦理的角度,可能需要细化规则,把一些不那么清晰的模糊地带进一步规则化,建立更明晰的规则,来帮助科学家处理作者署名问题,减少不符合学术伦理的行为。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为任孝鹏,文章已经在线发表于 Frontiers in Psychology。上述研究受到了科技部基金(2009FY110100)和心理所行为科学实验室开放课题的资助。

相关论文信息

【题目】Culture and Unmerited Authorship Credit: Who Wants It and Why?

【作者】Xiaopeng Ren, Hong Su, Kewen Lu, Xiawei Dong, Zhengzheng Ouyang and Thomas Talhelm

【期刊】Frontiers in Psychology

【日期】27 December 2016

【DOI】 10.3389/fpsyg.2016.02017

【摘要】Unmerited authorship is a practice common to many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but are there systematic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practice? We tested whether scientists from collectivistic countries are more likely to add unmerited coauthors than scientists from individualistic countries. We analyzed archival data from top scientific journals (Study 1) and found that national collectivism predicted the number of authors, which might suggest more unmerited authors. Next, we found that collectivistic scientists were more likely to add unmerited coauthors than individualistic scientists, both between cultures (Studies 2–3) and within cultures (Study 4). Finally, we found that priming people with collectivistic self-construal primes made them more likely to endorse questionable authorship attitudes (Study 5). These findings show that culture collectivism is related to unmerited authorship.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