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TED演讲 | 人类输不起这场与抗生素耐药性的赛跑

2017/04/18 来源:药明康德
分享: 
导读
你们肯定都记得《侏罗纪公园》里的台词,“大自然会自寻出路。”所以这看起来并不像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谨记,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大自然都会找到方法解决问题。

本文来源于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ID:WuXiAppTecChina)


你们肯定都记得《侏罗纪公园》里的台词,“大自然会自寻出路。”所以这看起来并不像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谨记,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大自然都会找到方法解决问题。

You all remember the line from that famous dinosaur film, "Nature will find a way." So it's not as if these are permanent solutions. We really have to remember that, whatever the technology might be, that nature will find some way to work around it.

演讲实录:

青霉素的诞生,人类对抗传染病的新纪元开始

第一位接受抗生素治疗的患者是一位来自牛津的警察。有一天他下班后,在花园劳作时被一朵玫瑰上的刺划伤了。这个小伤口被感染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的脸开始浮胀,并出现了脓肿,事实上他的眼球也被感染了,不得不摘除。到了1941年的2月,这个可怜的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在牛津市的Radcliffe Infirmary医院接受治疗,幸运的是,由霍华德·弗洛里医生带头的一个医疗小组成功的合成了少量的青霉素。青霉素早在12年前就被亚历山大·弗莱明所发现,但它从来没有被用来给人治病,事实上甚至没有人知道这种药是否有效。但是弗洛里和他的团队觉得反正他们都需要使用这种药,不妨干脆在已无药可救的患者身上试试看。

霍华德·弗洛里医生是青霉素应用的先驱(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于是他们把这种药用在这名牛津警察的身上,在不到24小时,他的病情就开始逐渐好转。他的烧退了,食欲也恢复了。第二天,他恢复的更快,不过青霉素快用完了,于是医生们提取了他的尿液来重新合成青霉素,继续治疗他,这种做法见效了。第四天,他仍在慢慢好转。这是个奇迹。但在第五天,青霉素用完了,这个可怜的人就死了。

这个故事的结局不太好,但是青霉素的诞生和使用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个福音。20世纪40年代以前,人类一直未能掌握一种能高效治疗细菌性感染且副作用小的药物。当时若某人患了肺结核,那么就意味着此人不久就会离开人世。而青霉素作为一种高效、低毒、临床应用广泛的重要抗生素,它的研制成功大大增强了人类抵抗细菌性感染的能力,带动了抗生素家族的诞生;它的出现开创了用抗生素治疗疾病的新纪元。

抗生素的滥用,耐药性的开始

现在,抗生素已经被用在肺炎、肺结核、脑膜炎、心内膜炎、白喉、炭疽等病,大大增强人们对抗传染性疾病的能力,但同时它也被用于其他不合适的情况,比如仅仅用来治疗感冒或者流感,而这很可能没什么效果。

并且,抗生素大量得以滥用,并非为了治疗目的。也就是说用很低的浓度,让鸡和猪长得更快。只为了买肉的时候省几分钱,我们把大量的抗生素用在了动物身上,而且没有用在生病的动物身上,这主要是促进生长,而非治疗目的。

那么,长此以往会怎么样呢?简单的说,世界范围内的抗生素滥用已经导致其对很多细菌不起作用了,抗药性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你们在报纸上都看到过这个信息,不过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抗生素耐菌性问题都日益严重。很多人认为,这仅仅是医疗问题,我们只需要告诉医生们如何正确使用抗生素,告诉患者如何降低对抗生素的依赖。但远非这么简单。

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了抗生素具备一些基本性质,让它不同于其他药物。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我误用了抗生素,不光是我自己,其他人也会受到影响。就好比我决定开车去上班,或者飞去什么地方,我的出行造成的气候变化对其他人的影响无处不在,而我并不会意识到由此产生的代价。

这就是经济学家们所谓的“溢出效应”:一个经济主体(生产者或消费者)在自己的活动中对旁观者的福利产生了一种有利影响或不利影响。而这种效应则是我们在抗生素使用上需要面对的。我们应该认识到抗生素的实际使用方式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这里的“我们”包括个人,患者,医院,以及整个卫生系统。

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我们可以借鉴能源领域的解决方案。众所周知,能源的使用不单大量的消耗了能源,同时也导致了地域性的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而对于这个问题,有两种解决方法。一个就是我们可以更好的利用现有的原油,同理,也就是说我们同样可以更好的利用现有的抗生素,而另一个选择就是所谓的“不断开采”方式,也就是找到新的抗生素。

如今这两个问题已经不能区别对待了。它们是相互关联的,因为如果我们大量的开采新的油田,我们就削弱了保护原油资源的动力,对待抗生素也是如此。相反的情况也同样会发生,如果我们适当的使用抗生素,在新药研发领域也就不需要什么投资了。

我们尝试在这两个选择中找到平衡,事实上我们在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类似于共同进化,而共同进化在这幅图片中就是非洲猎豹和瞪羚的关系。非洲猎豹已经进化到能够跑得更快,因为如果它们不跑的再快一些,它们就吃不到午餐。瞪羚也进化的跑得更快了,因为如果它们不跑快点,就会被吃掉。

提高研发能力,对抗超级细菌

这就是我们要跟抗生素做的斗争,只不过我们不是非洲猎豹,我们是瞪羚。在抗生素治疗过程中,细菌经过变异存活下来。我们所要做的是抢在细菌前面。我们可以通过筛选分子,进行实验室和临床试验,研制出更强大的新药,尝试更进一步对付所谓的超级细菌。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能够长期进行的游戏,或者仅仅通过革新就能保持领先优势。我们需要减慢共同进化的脚步,我们可以从能源领域借鉴一些想法,能够帮助我们。如果你们想想我们是如何应对能源价格上涨,打个比方,我们考虑一下排放税,也就是说我们在向使用了那些能源的人们征税。

扩大疫苗使用,在源头控制感染

我们会想要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抗生素,这样可能会保证抗生素能得到合理的使用。洁净能源补贴用在不会产生太多污染的燃料上,或者可能完全不需要化石燃料。现在,相似的地方就是,可能我们需要避免使用抗生素,你们想一下,抗生素有哪些好的替代品?任何可以减少对抗生素需求的东西可能都行得通,也就是说可能包括提高医院的感染控制能力,或者给人们注射疫苗,尤其是针对季节性流感。

监管和监督并行,规范抗生素使用

第三种选择可能包括可交易许可之类的东西。这些看起来像遥不可及的计划,但是如果你们思考一下这个事实,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抗生素让所有受到感染的人都用上,我们可能考虑到一个事实,可能想要把这些抗生素分配给那些更需要的人,而其中一些人需要考虑临床需要以及价格。当然消费者教育起了作用。

多数时候,人们用了过量的抗生素,或者开了太多处方,而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确实做的过头了,而反馈机制也被证明很有用,对能源来说也是一样——当你跟别人说他们在高峰时间段耗费了太多能源,他们会开始节约,同样的例子在抗生素上也有所体现。圣路易斯的一家医院会记录外科医生上个月用了多少抗生素,并列了个表,进行直接信息反馈。这也使得外科大夫更加规范抗生素使用。

还有一些强化方案,也就是人们正在努力研究的很多其他技术,包括噬菌体,益生菌,细菌群体行为调控机制,合生剂。

你们肯定都记得《侏罗纪公园》里的台词,“大自然会自寻出路。”所以这看起来并不像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谨记,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大自然都会找到方法解决问题。

本期讲者Ramanan Laxminarayan博士是一名经济学家,旨在运用跨学科和多手段方式来呼吁政府和民众关注一些社会性问题,如抗生素耐用性等。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