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遭遇网络喷子怎么办?Naturejobs给科研人员的8条建议

2017/04/07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分享: 
导读
Twitter和其它社交媒体一方面可以帮助科研人员建立社交联系、掌握时事动态,另一方面也可能给他们造成精神伤害。本文将介绍如何缓解这种精神伤害。

原文以Communication: Antisocial media为标题

发布在2017年3月8日的naturejobs上

原文作者:Amber Dance

naturejobs是《自然》旗下的科研求职信息站点

Twitter和其它社交媒体一方面可以帮助科研人员建立社交联系、掌握时事动态,另一方面也可能给他们造成精神伤害。本文将介绍如何缓解这种精神伤害。


由Getty图像修改而来

去年8月,天体物理学家Katie Mack在推特上评论说气候变化让她感到害怕和难过。她的推文引起了另一名推特用户的注意,该用户回复:“或许你应该学一些真正的科学知识,别再听信犯罪分子们宣扬的#全球变暖骗局!”

Mack看到了觉得很可笑,于是作了回复。“我不造哎,亲,我有天体物理学博士学位,要懂这个问题应该够用了。”她的回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分享了上千次,另外一位推特用户建议她把博士学费要回来。两人开始争论Mack学历的用处,没多久Mack便退出了。她说她感到难过,因为网上她的一些关注者继续攻击那名用户。

2014年《自然》进行了一项关于社交媒体使用情况的调研,有3500名研究人员参加。其中13%的人说他们经常使用推特,40%左右的人说他们使用Facebook和领英。在使用推特的人中,一半使用推特来跟踪与他们研究领域相关的主题,其中40%会参加到讨论中。很多科学家发现参加社交媒体为他们带来了好处:掌握最新科学新闻,跟其他科研工作者沟通联系,受邀开展合作,以及共同撰写论文或参加会议。Mack说:“社交媒体是获取即时科学信息的一个非常好的渠道。”她还表示,她很喜欢能够这样跟其他科研工作者沟通联系,并和大众互动。

虽然很多科学家说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体验总体来说是愉悦而有益的,但是有些平台,尤其是推特、Facebook和很多出版物的线上评论区,也存在不好的一面,比如用户面临着网络喷子的威胁。喷子会挑起争论或发布煽动性信息,从阴阳怪气的讥讽到死亡威胁不一而足。对于没什么威胁性的纠缠,比如可能迅速升级的争辩,一旦你选择加入,仍然会浪费时间和精力。为了确保安全理性上网,经验丰富的社交媒体用户建议在使用社交媒体时设置一些目标并且严格遵守,绝不在动怒时发帖,批评声汹涌而至时也要保持积极乐观——比如想想自己的专业成就。

已故统计学家兼Gapminder创始人Hans Rosling指出,用户的互联网体验至少部分取决于他们的讨论主题。(Gapminder是位于斯德哥尔摩的一家基金会,提供全球发展相关信息。)他于今年2月去世,生前接受《自然》采访时曾表示,他会推送有关全球趋势的最新信息,但是他个人的观点只保留给自己知道,并透漏他很少受到喷子的困扰。他建议,对于那些想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科学家来说,最好一开始就界定并保持一个中心。他说:“深思熟虑,然后一以贯之”。

喷子的语言

批评研究人员帖子的声音有时来自科研工作圈内,有时来自圈外。而科学家在回应的时候需要谨慎小心,以便展开深度思考且有礼貌的对话。但是这也并不是一直都有用。Jonathan Eisen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名演化生物学家,经常随意地发一些关于科学话题、个人科研和有趣的论文或演讲的推文,曾经因为一些推文在推特上深陷“论战”。

有一次,他卷入了一场和某期刊支持者之间的口水战中,当时他转发了一条反对该期刊一篇社论的推文,结果一名推特用户开始攻击包括Eisen在内的批评者。随着争论升级,Eisen屏蔽了该用户。虽然他收到了同事们在该推文下的支持和通过电子邮件发来的支持,但是之后的几周他都没有再登录推特账户。现在,当网上事态升级时,他就起身离开。

德国雷根斯堡大学的神经科学家Björn Brembs指出,是否招黑也取决于发帖人的身份。Brembs说:“从人口统计学上来讲,我可能永远不会受到攻击—我是个白人老头。”但是对于很多群体来说,比如女性、有色人种、某些宗教的信仰者和LGBTQ群体,互联网世界可能是一个雷区。2016年4月,英国报纸《卫报》分析了十年来7000万读者在其网站上的留言。在“十位受攻击最多作家”中,8位是女性,6位是有色人种,3位是同性恋。10位受到最少攻击的作家全为男性。

喷子管控

网络上烦人的评论或谩骂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无计可施。经验丰富的推特用户提供了这些建议。

● 遵循“三条法则”。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Fabiana Kubke说,如果一个问题没有三条以上短评论就解释或回答不了,那么就不应该在推特上讨论。最好还是写一篇博文,然后给出链接。

● 对事不对人。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Jonathan Eisen说:“可以批评论文,但不要批评作者;可以批评会议,但不要批评会议组织者。”

● 对批评者或喷子只回应一次,以纠正错误的认知,并让网上的跟风者看到事实的真相,社交媒体专家David Shiffman如此建议。David Shiffman不久之后将在加拿大本拿比西蒙弗雷泽大学开始自己的博士后研究。

● 不要在愤怒或烦躁的时候发推。过后你可能会后悔。

● 冷静。如果网上的东西开始让你心烦,那就暂时离开网络世界,休息片刻。

● 记录受到的威胁。未来你可能需要提供给警方。

● 向同伴求助。网上事态一旦恶化,朋友们也许能够提供帮助,你会宽慰许多,或者在你不想牵扯其中时,他们可以帮你查看你账号收到的威胁。

● 想想自己的专业成就,保持自信,英国牛津大学Marcusdu Sautoy建议道。

另外,推特提供屏蔽或举报过激言论的工具:

● 开启“消音”功能。喷子仍可以关注你,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被“消音”,而你将看不到他们的评论。推特现在也增加了“消音”掉一个单词或一个短语的功能。

● 屏蔽其账户。这样他们就无法关注你,也看不到你的帖子。如果他们去你的推特主页,会看到一个他们已经被屏蔽的通知。

● 考虑“高效过滤”。这个功能选项是为了清除疑似来自木马的帖子,或者重复的评论。你也可以设置一个过滤器,这样只有你已经关注的推特用户发评论时,你才会收到通知。2月份,推特发布了一篇博文,介绍‘安全搜索’的设置。该设置将确保搜索结果不包括被识别为‘潜在敏感型’推文或者来自被“Mute”或屏蔽掉的账号的发帖。推特也表示,该平台将增加一个功能,收起‘劣质’或‘潜在侮辱性’推文。这样,只有用户想看才会看到。

● 举报挑衅谩骂者。如果你受到或看到攻击,你可以向推特协调员举报相关评论。推特公司可能暂停或锁定发表攻击性言论的账户,或禁止该用户使用推特。去年11月,推特在其博客中宣布,将不断努力通过扩展“Mute”功能(使之覆盖短语或对话)和允许用户举报他们目击的网络言语挑衅谩骂现象,来打击网络暴力。2月,推特发文承诺加大工作力度,防止那些被暂停的账户利用新的身份重新注册。

争议性的科学研究可能也会招黑。5月,海洋保护生物学家Daivd Shiffman即将在加拿大本拿比西蒙弗雷泽大学开始博士后研究,他曾经因在互联网上传播科学知识获得嘉奖。他说,他因为自己的鲨鱼研究而在网上受到了最恶毒的攻击——攻击他使用鲨鱼的组织样本来研究濒危物种的饮食和栖息地。他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大学读博期间,他和同事坐船去采集野生鲨鱼的血液和其它样本。为了最大程度减少这些动物的伤痛,他们极为谨慎小心,但是批评者谴责他们的研究不仅残忍而且毫无价值。

虽然一些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科研工作者对喷子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但是Shiffman不同意这种做法。他说,保持沉默意味着其他用户将永远无法了解到女性和其他群体所忍受的网络暴力,而且那些有关科学的错误观点将不会受到挑战,而通过推特圈传播开来。他通常通过转发评论,解释评论观点错误或者不恰当的原因,并提出回答一个合情合理的问题,以此来曝光喷子。但是他的目的并不是说服喷子。“我的目的是说服其他旁观者。”

Mack在回应批评时也谨慎小心,而且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在这上面。她关于自己博士学位的反驳是个例外。她说:“有时你不得不看开,一笑了之,否则就太压抑了。”

如果用户在推特上遭到攻击,推特公司提供了不同的解决方案(见“喷子管控”)。但是有时屏蔽或举报网络暴力者并不是唯一必要的做法。常用社交媒体的用户也有一些让自己可以在受到网络言语攻击后冷静下来的办法。Shiffman通常会暂时远离自己的电子设备,去逗逗狗或找个朋友聊聊天。社交媒体还能帮助研究人员与志同道合的同事和合作伙伴取得联系,这些人可能会提供支持和安慰。


由Getty图片修改而来

Mack说,她有时会让朋友帮忙筛选垃圾信息,以便避免读到一些最严重的侮辱性评论,朋友可以确保筛选后的信息不含任何危险。

Mack和Shiffman说,某些关注者会发布暴力威胁,但是他们认为大部分都不可信。Shiffman将此类威胁都记录下来,这样有朝一日警方需要的话,他可以提供信息。

关键的决定

Eisen说,分享观点,甚至是负面的观点,正是社交媒体难能可贵的地方。但是他又说,重点是你要了解跟你网上争辩的对象,并且要谨慎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建议:“尽量对事不对人。”

社交媒体用户也需要小心,别人可能会对你发的帖断章取义。Brembs曾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曾经就另一个研究者的研究发了一条包含两方面内容的推文,既指出自己之前有过相似的想法,也祝贺这位研究者完成了他未完成的研究。

结果,Brembs在推特上关注的另一名用户只摘了前部分的推文,就放在自己的博文中——使Brembs看起来像是傲慢自大地声称自己早就有了这个杰出的想法了。作为回应,Brembs在那篇博文后面写了一条评论澄清自己的立场。之后,他就没有再理会这件事。

由于140字符的限制,推特平台特别容易使误会发酵。Brembs曾经在推特上陷入一场激烈的争论中,争论的内容是一个人是否应该给导师的书籍项目提供几个章节。他的反对者屏蔽了他。之后,他意识到他和这个人只是对‘导师’这个词的定义不同。他说:“如果我一直冷静,可能就不会产生误会”。“我的建议是永远也不要在激动的时候发推。”但是如果你要反击恶劣的言辞攻击,或者辩驳难以避免,那么他建议用幽默化解,甚至通过自嘲来缓解紧张的气氛。

有时,研究人员必须决定是否参与网络争论。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神经科学家Fabiana Kubke就竭力避免在推特上进行她认为可能会引发误会的讨论。如果一个问题用三条或三条以内推文不能解决,她就不会再在推特上回应,而会在自己的博客上回应,然后把链接放到推特上。

社交媒体用户表示,使用社交媒体存在遭受批评或招来喷子的风险,这意味着它并不适合每一个人。Shiffman说:“如果有1000位德高望重的同行告诉你你很不错,但随便一个人告诉你不行,你就怀疑自己不行,那么社交媒体不适合你。”

当然,尖锐的抨击并不只限于推特。自1994年以来,英国牛津大学的数学家Marcus du Sautoy一直为报纸和其它出版物撰写科学方面的文章,供大众阅读。他警告:“枪打出头鸟”。一开始批评他的是一些科学家,他们指责他为了让门外汉阅读,抄近道,简化了科学解释。

但是他从一开始就避免阅读他的线上文章下面的评论区,因为网上论坛里的评论通常并没有建设性的意见,可能还会很恶毒:曾经有一个攻击者就因为他娶了一个犹太女人,养着一群犹太孩子而诽谤他。

他补充说:“保持正确的心态很重要,这样就不会轻易被这些事情击垮。”他建议研究人员在面对他人攻击时,想想自己在科研方面取得的成就。例如,他喜欢安慰自己,他第一个发现了“高维空间内的一个新对称体”。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